398路熙玉(一)/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荣幸不。”夏渺渺揪着她小辫子,你还敢有意见。

“荣幸,荣幸,快别揪了,脑袋都疼了!”

夏妈妈、夏爸爸、夏宇已经跟何木安拘谨的寒暄上了。

何木安问了好,神色没有什么变化,神态不高傲已经是他做女婿能摆出的最温和的姿态。

夏妈妈也不介意,怎么看女婿怎么满意,她女婿那么有本事,有本事的人哪能天天跟自家三个熊孩子似的看谁都乐呵:“吃饭了吗?这么晚了还过来,坐车累了吧。”

“没吃呢!我想跟妈妈一起吃!”夏尚尚讨趣的帮亲爸解围,爸爸说了,是有好处的。

“快,正好我们也刚吃,一起吃。”

“对,二宇开瓶好酒,我和何安喝一个。”

夏家的餐桌上立即换了一种氛围,乱做的位置因也依次按照夏爸爸、夏妈妈、大女婿和大女儿,这样的位置排开。

桌上胡乱放着的骨头已经被清理干净,饭菜重新摆放了位置,每个人都很讲究的维持着自己的用餐仪态,除了每个人面前的饭菜,稍微远一些的再没有被动过。

夏渺渺扒拉着饭,看着突然很有教养的自家人,看着不断跟何木安敬酒的父亲和老弟,突然有种看电视上豪门大户家吃饭的感觉,诡异又好笑,他弟连中间爱吃的鱼都夹不到,还吃的认认真真,她小妹再没吃过一块排骨,重新上来的都体贴的剃了骨头给了老爸。

夏渺渺看着和乐融融的用餐氛围,其实是装的辛苦的老弟老妹老爸老妈忍不住噗嗤笑了。

所有人顿时看向她,不是她多有意思,是每个人对着何木安找话题很有压力,自家大女儿给个动静,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稻草,使劲抓住,赶紧数落,争取把这件事说出花来,熬过整个用餐时间。

夏渺渺很理解大家,任自己成为出头的锥子,随便议论,私下里示意木安放筷子,她爸都累出一身汗了。

何木安也知道自己的属性,放筷子很快。

一顿何木安吃了没两口的饭,在众人终于舒了一口气中终于结束了……

……

夏渺渺擦擦着头发把尚尚从淋浴下拉出来给她擦擦身子:“玩起来没够了,去睡觉。”

“我要跟——”你睡!想想自己亲爹觉得还是算了:“我去找姥姥睡去。”小丫头咚咚咚的跑开了。

夏渺渺穿着睡衣擦着头发出来,看到从客房沐浴出来半靠在窗边看书的何木安叹口气,心里已然有数,他这是见自己没回去不高兴了,拉下脸跟她道歉来了。

夏渺渺怎么也得配合的作一下,要不然不能满足他的七窍玲珑心:“你不是说没时间吗,没时间还来做什么。”眼神不看他,随便抓胡着自己脑袋,语气似乎还带着早上出门时三分不高兴。

何木安见状叹口气,放下书,神色无奈:“早上时我有事。”算是解释。

“哦,有事呀。有事你忙,今天通头的那个小丫头挺热情的,性格也好,我觉得也挺不错。你忙你的,我有她也一样。”

“渺渺——”

“嗯。”看我多好说话。

“……”何木安无言以对。

夏渺渺给他找台阶,傲娇完后来可怜的:“我就是想你陪我说说话吗……难得假期,你又在家,你还忙忙忙……”

何木安很受用,上前揽着自己心爱的老婆含蓄的腻着。何木安也只能含蓄,他不屑于说甜言蜜语,也不是那种对着女人腻腻歪歪的人,在除了房事上,能摸摸的抱抱,已经是他能相处的极限的腻歪方式。

夏渺渺乐乐呵呵的腻在他怀里享受他身上清冷的能安定人心的气息,她也不用何木安说出来,满口的喜欢她、她最好,或怎么讨她欢心,这样就行,挺好的,像老夫老妻一样。

夏渺渺睡觉的时候把何木安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其实这举动没有必要,男人对没出生的孩子感情薄弱是天生的,就是天天摸也不行。但这样温馨。

何木安也没有拿开手,不是多稀罕他未出生的还是,也是因为——温馨。

他们这个年龄,吵架会吵的莫名其妙,和好也和好的莫名其妙。前者不用歇斯底里的开始,后者也无需软言相劝必须低头才能完的霸道,能为一个眼神一粒米冷起来,也能在下一秒因为一个话题自动和好。

对那些是是非非的理论自发不在意也不看重了。

时间堆积的阅历是过眼烟云最好的诠释。

……

夏渺渺心平气和的挽着老公的手走在人来人往的步行街上,兴致勃勃的细数着自己上学时最喜欢吃的小摊位,感叹算不上,她还正值女人好年华,有经济实力能自主支配生活,日子最顺遂如意的时候,看什么都乐意再吃一遍。

“花甲粉我从不放花甲的,你记不记得。”

“……”何木安目光柔和,她记得,龙虾、螃蟹全都不剥壳,如果有人喜欢瓷器摔碎的声音,那么夏渺渺就不喜欢筷子接触硬核的摩擦声,否则那么爱吃的她能少吃一口饭,也仅仅是一口。

“你笑什么?”

“……”有吗?你看错了。

“走,买快烤面包去,饿了。”

何木安任渺渺带着他在人群中闲逛,她还给他买了一个骷髅头的戒指,十块钱,看样子她很喜欢。他也无所谓,戴上也不觉得不好,都挺好的,戴什么不是戴。

“你换手表了,不好看,你还是戴黑钻的那个好,戴这种玫瑰金的总觉的很那个……”夏渺渺吃着烤鸡排。刚才戴戒指的时候发现的。

“哪个?”

“不好说,反正我不喜欢。”

你不喜欢的东西多了,喜欢的东西反而……何木安看看自己手指上的戒指,再看看距离戒指不远处的限量机械表,也不好评价他老婆的审美观。

“嗯,那边有糖稀,给我来一根去。”

何木安不愿意,她嘴里的鸡块还没有吃饭,糖稀太腻,她又不是小孩子充其量吃一两口,让后剩下的因为不想扔掉,就要吃进他嘴里,她也不想想他是不是嫌腻。

“去呀?”

“……”何木安低头看看自己脚。

“怎么了?”夏渺渺跟着低头,嘴里咀嚼着美食。

“脚有点疼,不知道怎么了。”

夏渺渺有些担心:“那我们在这家卖水煮的摊上坐坐,我看看,怎么了,怎么就脚疼了。”

谁大庭广众下拖鞋给你看,不给!

夏渺渺没那方面顾虑,步行街上,到处都是小摊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各种各样的人,讲究的不讲究的,有什么!谁认识你是谁,干脆点,脱!

两人正争执着,察觉到有人看他们。

夏渺渺抬起头。

路熙玉嘲讽的瞥了两人一眼,毫不掩饰神色上的不屑:“老板,每样来一份。”

夏渺渺没想到路熙玉也有尽显知识分子的一天,她这身打扮说实在的跟校外这条街有些格格不入,但也没多不能理解,人都要吃,吃是不分阶层的,她家何木安这身打扮也够格格不入,但还不是没让人觉得突兀,步行街能包容何木安这样的精英,自然也能包容路熙玉这种神经。

夏渺渺放下何木安的脚,更为不屑的瞥她一眼,仿佛多看一下都对不起自己的眼睛。什么人!

路熙玉家世好不好放一边,她嫁的好,喜欢拔尖,走入社会后又喜欢看不起人,更喜欢踩那些曾经让她更看不起的人,比如跟不要脸的孔彤彤一伙的夏渺渺还有她身边的男人!

路熙玉见夏渺渺还有脸瞥自己,真是觉得好笑:“这年头什么不要脸的人都能出来吃饭!”她为什么要对一个对自己老公有企图的女人的朋友客气,骂她毫无压力!也不觉得丢了自己的修养!对方都不要脸,她当然不用给她们脸!

------题外话------

明天也是中午更新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