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善否/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来接我。”

夏小鱼神经顿时紧绷:“姐……你……”崩完又觉得自己怕什么,自己又没有闯祸,这件事硬说就是夏宇的错,夏小鱼立即有了底气,她一定要向大姐告状:“我马上出来。”

小鱼把手机移开看向小勺,微带着骄傲的道:“你等一下,我姐过来了,咱们肯定没事,什么乱七八糟的小贼,判死他,我告诉你,当初敢欺负我的那些玩意,都被我姐夫弄残了,现在还在大牢里天天挨打呢,放心吧,待会你想怎么出气就怎么出气,等着,我去接我嫂子。”

夏小勺觉得机会来的太突然,还有些隐隐的骄傲,何夫人是仗势欺人的人?仗势欺人没什么不好,但表现的这么明显就惹人厌了,何先生厌恶她了吗?

夏小勺下意识的整整立即的状态,她刚遭了劫,一夜没什么睡,应该是疲惫又不失激进的气愤,还有对夏小鱼赶来后的依赖你。

夏小勺嘴角忍不住一笑,能就此因为夏家姐妹的过失认识何夫人真是太好了,就留下个好印象吧。

……

夏渺渺是就近过来的,夏宇那个脑子不知道长在什么位置的男人,办的都是什么事。

但到底心疼自己弟弟不开窍,弟妹有的等了。

要说多怪夏宇,没有。就是怕后续造成的事给大宇三鱼惹麻烦,所以从加班的路上折过来看看,毕竟现在流行连带责任。

夏小鱼见到大姐,不是她的错,她也下意识的蔫了,上次的教训太深刻,她敢吼夏宇,不敢再对越来越不一样的大姐生出任何想靠近的意思,尤其看到大姐身后跟着的冷着像姐夫一样脸的一男一女时更是不敢喘气:“大姐……”

夏渺渺看着她这个样子就有气,半夜三更的,谁家迎新迎到凌晨几点,就显摆你们懂友情、会交集、关系铁了是吗!

夏小鱼因大姐亲自到的兴奋已经没有了,头垂的更低,渐渐有些害怕,大……大姐她……看起来……

夏渺渺手放在已经显怀的肚子上,瞪小鱼一眼:“走吧,我去问问怎么回事。”

身后的人立即跟上。

夏小鱼立即跟上走在大姐身后的人……

不管夏渺渺以前出身怎么想,现在的她,是一家资产即将破亿的工作室副总,就算是以前也是在世界五百强企业占有一席之地,嫁给何木安后,毁那么一两个人的前程眼也不眨一下的恶毒。

因为身份不同,看的更多、见的更广,所有人更不敢抗她脾气,也就跟何木安撒泼的时候觉得跟以前一样烂泥扶不上墙,其实离开了何木安,她就是何夫人,有何家渲染出的气质,不用刻意显现,也有雍容华贵、淡然寡情的光。、

夏渺渺走进去一眼便扫到了受害者,前一刻前簇后拥的气质撕开一点亲民的光。

夏小勺的心顿时咯噔一下!用了很大的劲才没有在对方看似温柔的目光下躲开!为什么她会想躲开!

夏小勺心里骤然有些惊慌,惊慌来的莫名其妙、不知为什么,只知道在她的笑容里也赶紧笑,甚至争取比对方笑的更无害、更谦和,努力欲收起那些小心思,唯恐被踩个正着。

夏渺渺目光微厉,她不喜欢这个小姑娘,过来人看局中人,一眼夏渺渺就能看出这个小姑娘心术不正,就像大人看机关算尽的孩子,端看跟不跟她们计较。

夏渺渺因为夏宇没有送对方到门口遇害的同情心顿时烟消云散,有些庆幸自己弟弟还没有开窍,若是给她弄个非此女不娶,她岂不是要天天看着她闹心。

“没事吧。”夏渺渺眼里的亲切淡了些,带着姐姐辈的差不多的客气礼貌。以她现在的身份,只要不亲切,就莫名的给人肃穆的距离感。

夏小勺不知为何还是低下了头:“没……没……”

已经有人迎了出来,夏渺渺背后的男人也迎了上去,没有让这些人聊到何夫人一个嘴角。

夏渺渺顺势坐在一边,目光淡淡的看着受害者,示意小鱼也坐下,声音不悲不喜:“吃早饭了吗?”

夏小鱼正襟危坐:“没……没吃呢……”

夏小勺突然有些害怕,因为这个女人就这么坐着,没有去和那些看起来就在局里很有地位,昨晚到现在她都没有见过的人。

可夏小鱼的姐姐就坐在这里,好像她真的只是来看她。那……那些人不是……不是该跟眼前的女人大招呼吗,她……她才是正主……

夏小勺不知怎么,就想起那天在球场,那个男人也是这样,明明周围都是人,可就他自己可以自顾自的站着,看似很不合群,却所有人都知道他在。

这种超出她理解范围的事,让她心里突然没底,不知道该用哪种方式应对,才不显得拙略。

夏小勺努力让自己从这种被屈辱的情绪中回神,不断在心里建设,她就跟想的一样长像一般、她眼高于顶,你怕什么,怕什么!夏小勺你要有骨气!

夏渺渺是长的不拔尖,但绝对不难看,相反,气质绝佳。否则就算何木安眼瞎,高湛云也不可能眼瞎。在有一个拖油瓶的情况下,能让一个不错的男人娶她,夏渺渺也不可能是靠,傻、白、甜。

所以夏渺渺看夏小勺,一眼一个准!“没吃就去吃饭,警察就不用吃饭只盯着你们办案了,走吧,去门口吃点东西,一会小李会告诉你们怎么处理。”随即起身,边走边把小鱼拽身边教导:“长本事了!半夜三更还在外面溜达!”、

“姐,我有正经事,我……我迎新……”

夏小勺垂着头,从头到尾被压制精神的压力,让她愤怒,但她就是抬不起来跟她对视,好像只看一眼,她就能知道你在想什么!像扒了皮一样令人不舒服!

夏小勺这一刻再自恋,也知道自己轻敌了,眼前的女人一点也不想夏小鱼形容的那样,品质高洁、一心为善、看不得人间疾苦!夏小鱼眼瞎了才觉着这么一个毒物最纯洁无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