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老女人/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宇推开当时的夏小鱼直接上车。

夏小鱼赶紧跑到另一边打开门跟进去,絮絮叨叨的警告他:“你别打我朋友的主意!”心里又恨得意,切,昨天装的像不知道女生是什么一样,今天就装不下去了要去看小勺,男人就是贱东西口是心非的货。

夏宇才不管她想什么:“怎么走!”

“就不告诉你!?”夏小鱼颇为得意的仰着小下巴:“求我呀,求我就告诉你。”追女孩子怎么能不放点血。

“你少啰嗦,我问你那个女人家怎么走!不知道就给我滚下去!”

夏小鱼顿时委屈的不得了:“你冲我喊什么!你这是追人家的态度吗!你就不能好好跟我说话!”她怎么有个这种哥哥,对她正常点会死吗!夏小鱼委屈的想哭,她这半年对二哥还不够低三下四的,就连今天他态度不好要看望小勺,她都没有介意他对她的态度,她还不够乖巧懂事的,二哥怎么就看到她的好!

夏小鱼不忿的想哭,但自从那件事后,她也是有心缓和和大姐二哥的关系,不忍夏宇错过好女孩,没有真的下车走人。

夏宇直接踩刹车:“不知道下去。”

夏小鱼直接开口:“德胜路。”说完心理不停的诅咒夏大宇,有本事以后别让她说好话。

……

夏小勺在学校附近租的房子,方便在外打工,小姑娘心眼多不假,心眼坏更不假,但小姑娘也货真价实的是贫苦出身,穷凶极恶,说的便是这类人物们的选择。

她们甚至没有发达的肌肉,没有过人力量,只能依赖上天赋予的女性柔美,人人都利器,她只是只有这一点凸出拿来用了而已。

若放在《求生》的层面说,真说不清对错,何况思慕强者、追求‘力量’。

夏小勺打开门看到夏宇,小姑娘脸上立即露出一抹歉意的又温柔体贴的笑意,转而对上小鱼娇嗔的开口:“怎么过来了,我都说没事了,你还带哥过来,好像我多严重一样,有那个时间你们应该去看那个小偷。”

夏小勺让开门,让两人进来。

夏小鱼笑着,小表情得意不已:还能是什么原因,她哥居心叵测呗。

夏小勺被小鱼看的羞红了脸,同时又送了一口气,果然如她所料……夏宇还是来了,虽然夏家大姐那人不好相处,但好在夏家这对兄妹都是容易打教导的人:“快做,虽然地方小了点,但是打扫的干净吧。”夏小勺语气俏皮。

夏宇冷冷的扫了一眼,别人有没有心眼他看不出来,但想到这个现在看起来一派天真浪漫的小姑娘做过的事,怎么看都觉得对方心思深重,这样的人看中的怎么回事他夏宇,肯定是更大利益才能满足她精湛的演技,自命不凡的小孩子性格!

夏小鱼赶紧看眼大哥:坐呀!小勺都那么说了你不坐装什么大少爷。

夏宇冷淡的开口:“不坐了,坐不起夏同学的地方,我是来告诉你一声,不管你想对夏家做什么随便,小鱼这样的,你爱怎么交往怎么交往,但你如果敢用小鱼做跳板打我姐夫的主意……”

夏宇嘲讽的看着她:“你信不信我什么都不要只要掐死你!”

“哥!你说什么呢!”

“我说什么,这位夏同学心里清楚!我们夏家庙小装不起夏同学这样的大佛,别把别人都当傻子,觉得踩着谁都能上去,一脚踩空了,跌下去可能不是土地,也可能是刀子、悬崖!”

夏小鱼焦急不已,她哥怎么能这么说话,没看到小勺都要哭了吗。

夏小勺紧紧的攥着衣摆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心里惊慌他怎么知道的,还找到她说这些话:“我……我没有……我只是……”

“康曙业的事我听人说了,真是看不出来夏同学交际挺广,如此人脉还屈就在敏行做小小的接待,真是屈才了。”

夏小勺慌了,她一切的计划还没有开始,怎么可能被个愣头青识破了:“我没有,你不能血口喷人!康先生是我的资助人,他只是自助我上学,我们认识不假!但我不能因此赖上康家!我自己找工作怎么了!你的想法怎么能如此肮脏!”

夏小鱼闻言站在中间不动了,惊异的看着小勺,她……喜欢小勺不加,但觉得二哥更不会无辜说谎,二哥对小勺反应这么大,肯定有十足的信心,她还是懂夏宇这人的。

“小鱼!你也相信他说的!”夏小勺急了,觉得心里委屈的不得了,眼睛立即红了,一颗一颗的眼泪瞬间串成珠子,我见犹怜,悲泣冤枉:“我家条件不好……我成绩虽然好但不到什么都减免的地步,我也是命好,当时康夫人要自助贫苦生,选中了我,我知道康家心善,康夫人更是好人,可我不能一辈子指望她们……”

夏小勺哭的更伤心了:“何况……何况我妈妈还需要医药费……我不可能总向恩人伸手我成什么了,康先生看过我两次……我一个学生,我能怎么办,我也怕呀!”

夏小勺几乎是哭着喊出来,各种意思不言而喻,就算有什么,也是康曙业一厢情愿跟她有什么关系!

夏小勺悲伤的不能自矣,更像不愿谈起耻辱的因此,无力的呆坐回沙发上:“我……我不想让人觉得我攀附康家……我很赶紧康夫人、康先生对我的帮助,但……呜呜……我也想不到还是……我只是想多赚点钱,给妈妈付医药费……”夏小勺哭的更加伤心了,带着不被理解的悲伤和无可奈何的妥协。

夏小鱼瞬间心疼不已,她太理解那种无可奈何,小勺比她坚强,小勺想要自力更生,她当年猪油蒙了心一心攀着姓江的不放,最后能有什么好下场!

夏小鱼向看到了另一个更完美的自己,小勺就像大姐一样,生活虽然不容易但一直靠自己想努力活出一片天,这是她身上没有的,小勺不应该被误会。

何况小勺如果真的有那样的想法,以她的长相和条件,她怎么可能活的这么辛苦,她可是知道做接待,一站几个小时不能动多么痛苦,如果不是没有办法,谁做这样的兼职。

夏小鱼觉得二哥过分了!男人要偷腥女人有什么办法,他康曙业仗着家大业大想打别人的主意,就是别人的错了!小勺也是为了离开他才如此辛苦工作的!

小勺该被同情而不是指责,至于康夫人,察觉到老公有外心,言辞过激些也是能理解的,但外人该客观,不能把错都算在无辜的女生头上。

夏小鱼急忙坐下来,握住小勺的手:“别哭,一切都会过去的,你做的很好,你是一个好女孩,值得更好的。”

夏宇眉毛都不皱一下:“更好的是多好,比康曙业更好的男人又没家没子的可不多。”

“夏宇!?”

夏小勺拦住夏小鱼,哭着摇头,表示自己无所谓,听多了,她承受的住。

夏宇讽刺的一笑:“那夏同学解释一下,高尔夫俱乐部的工作听说每小时一百多,比夏同学在我妹妹手下辛苦一个月赚的多吧,如此缺钱的夏同学,为什么舍近求远?”

夏小勺抬起头,眼里的泪痕还没有干,依旧楚楚可怜,但心里惊涛骇浪,他怎么知道?他调查她?这个男人调查她!?他以为他是谁!竟然多心的调查她!

夏小勺这一刻恨透了这个自以为事的男人,觉得自己就像可怜的蚂蚁,这些人肆意的扒开她的皮、掏开她的洞穴,想看什么看什么!“俱乐部有人对我毛手毛脚不能吗!”夏小勺更镇定的堵回去!幸好!幸好她有准备!

但那个该死的康夫人,夏宇又是这么一个性子,她怎么还可能从他身上入手,简直要气死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