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8好久了/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哼,就算知道她怎么想的又怎么样!她就是那样想了,要怪就怪她的职业让人想入非非,何况……她敢保证她没有过吗?现在找上他可怜的师父了,切,他师父值得更好的。

凌零转头巧笑晏晏的看着岳源,讨巧又可爱的开口:“师父,你不会觉得我烦吧……”

岳源苦笑,他能怎么回答:“没事。”然后起身,对傅珍儿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傅珍儿嗯了一声,手指拨弄了一下掉落的发丝,露出奶白色的脸颊,她年长不假,但无论长相和吹弹可破的肌肤都不是面前的女孩能比的,论外貌,她不在大多数女子面前有看法,只是也不怎么用自己的脸而已。

岳源看了她一眼,离开。

凌零顿时觉得无聊的看着眼前一堆吃的,不知道待会怎么打发掉。

傅珍儿吃着眼前的食物,没有跟不喜欢的人套近乎的爱好。

凌零吃不下去,苦着脸,见对面的女人吃的放松,心里不高兴,眼睛突然一闪,立即放下刀叉,甜甜的道:“姐姐,你们是不是见过很多成功人士?”说完眨眨眼睛,装作天真好奇的样子。

傅珍儿抬头看她一眼,阅历这种东西有一点很好用,就是能轻易听穿对方认为隐藏在背后的意思。

而她没功夫热脸贴非男朋友家人的女人冷脸,于是,傅珍儿也放下刀叉,看着她:“你想为岳源决定什么?!你身为一个不相干的授予者,却想为给予者决定未来,你哪里的自信和使命感?还是说你觉得就算你师父找不到好的了,还有个你这么好的在后面接盘。那我告诉你,你这种行为叫不知廉耻,妄自尊大!”

凌零瞬间爆了:“你——”

“你什么你!做的出来怕人说,叫没有担当,小姑娘,你这一套玩的太嫩了。我是他女朋友,就意味着他没有看上你,怎么?你认为自己只要稍加手段就能勾到他,他就会为了你甩了我吗?那好,这样见异思迁的男人,你帮我试出来后,我万分感激,你也赶紧带走。”

傅珍儿含笑相对,她相信对面女孩的家世不错,要不然不会如此肆无忌惮的出现在别人约会的场所,也没有找个男人改变生活状态的迫切感,所以还有良知可以被攻击。

“你——你兼职——”

“别好心办了坏事,万一把我赶走后,你发现自己对他的迷恋过了,不喜欢了,他就成孤家寡人了。”

凌零想被戳中了软肋,顿时站起身,怒气滔天:“你胡说八道!”

傅珍儿示意她别那么大火气:“你不在这里找事,我也懒得暴露我们的修养,小妹妹,是你的所作所为,让我生不起对你尊重的意思,怨恨不到我,自己做了什么难道没有感觉吗?”

凌零脸色铁青,气的数不出话来,她——她——“你少得意!”气的拿起包转身就走!

傅珍儿闲闲的看着她的背影:“这么多东西不吃了吗!”

凌零把鞋踩的很响,好像这样能增加自己的气场,自然‘傲然’的离开,看她回头向师父上眼药,让那个女人好看!

傅珍儿叹口气,对这顿本来很甜蜜的晚餐失了最初的心情。

岳源回来后疑惑的问:“人呢?”

“说有事,走了。”

岳源不禁松口气:“终于走了,她是我一个同事的家属,工作的时候跟了我一段时间,实在闹腾的很,都是被家里惯的。”

傅珍儿笑笑:“小姑娘挺可爱的,活泼开朗,招人喜欢。”

岳源没有接话,看着满桌的东西苦笑:“这些东西怎么办?”

“帮她打包带回去吧,走的急,估计心里还惦记着没有吃上呢。”

“也是。”两人又聊起了别的,多出来的人俩开没有对两人后面的话题产生任何影响。

……

“路熙玉呀,卷了陶家的钱跑了。”夏渺渺穿着紫桃色宽松家居服,边跌衣服边跟靠在床头看书的何木安说话。

何木安穿着与妻子同色的回纹形家居服,长腿伸展在妻子一臂之外的位置,盖着薄薄的蚕丝被,放下书,当正事一样跟妻子回话:“这样呀。”难得带了语气助词,表示对这个话题的看法。

夏渺渺点点头:“路熙玉,看不出来吧?也是陶成风活该,就是可怜了陶家父母……”

何木安点点头,神色认真:“嗯……”

夏渺渺被他的认真逗笑了,忍不住探身揉揉他紧绷过度的脸:“你那么严肃干什么,有意思透了——”

何木安转身制住她,压在床上,看着她笑的开心的样子,也跟着她笑:他们好久没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