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5就要跟/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尤其不想傅庆儿成为某些人不负责任的目标,虽然他觉得不太可能,但也要以防万一。

夏宇见状,没有动,依旧站在傅庆儿左侧,距离傅庆儿一拳的距离,脸上的笑容收住,没有给这个人客气的意思。

同僚见状,脸上的笑意也淡了,不是觉得他们三人间有什么。他们华航多少青春貌美的小姑娘追求夏宇,夏宇动过吗,傅姐和夏宇以前关系就好,很多人都知道。只是因为不熟悉本能的在外人面前收敛过于豪放的情绪。

还有微小的一点,就是每个小团体看似和蔼可亲但都是相当排外,就像赵总在场上出糗,他们笑的高兴,但不见得希望别人笑赵总圆滚滚的身材,那是对他们团体的挑衅,好在赵总积威已久,没有外人真有胆子看他笑话。

笑闹声渐疏,以傅庆儿和夏宇为中心的‘吵闹’让开了两人位。

傅庆儿心情不太好,没有让岳源加入的意思,便也没有充当润滑剂。

岳源有些微妙的尴尬,但又觉得是自己多心。

同僚散去,就剩夏宇还站在傅庆儿身边,便显得突兀出来,夏宇仿若未觉,还跟刚才一样情绪高涨:“赵总竟然要突破障碍区了?”

傅庆儿看过去,跟着乐了,胖乎乎的赵总吊在直立的墙面上,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样子要多逗人有多逗人,他还故意做个鬼脸,给人就是在搞笑的错觉,众人笑的更欢快。

傅庆儿已很久没笑的这样放肆过:“不行了,赵总太能搞事了,笑的喘不过气了……”

夏宇凑近一步,让她把手搭在自己胳膊上支撑力道,嘴角带着舒缓的笑意:“赵总就是故事的,引诱黄总上场。,”

傅庆儿笑的眼角带泪还不忘接腔:“咱黄总是沙场老将,运动从来没有落下,赵总不怕黄总上去他更圆了。”

“黄总几年没练了估计够呛。”

“也是,赵总这是找垫背呢。”

场中,赵总拖着圆鼓鼓的身材一滚,竟奇迹般的滚过了高墙向泥潭冲去。

场外,赵夫人苦笑不已,已经懒得再理会闹出人来疯的丈夫,转身携了女儿去后面向何夫人打招呼,让这些人闹腾吧。

傅庆儿擦擦眼泪,不忘凑热闹:“你觉得谁会赢?”黄伟业已经下场了,身材直逼赵天成,黄总丝毫不觉得自己老,挂着紧身黑衣黑裤,酷酷的与己方阵营欢呼,仿佛一定能过关斩将。

夏宇想想:“谁也不看好,你看冯总!过半了——”

傅庆儿视线急忙越过拥挤的人群忙看去。

岳源越来越觉得不自在:“你们冯总吗?哪个,最前面的还是中间的,赵总挺有意思的,看他的肚子,多少年没有运动过了吧……吧……”他觉得在他话落后,身边,尤其是刚才跟庆儿笑的开心的同事看他的目光充满审视,明明刚才这些人笑的最高兴,胖也是她们先说的。

傅庆儿见状,无意让岳源在这里难做,便要离开。

夏宇想跟。

傅庆儿没有同意,岳源让凌零跟着那是他的事,她无意有样学样,又不是什么好事,而且她也不能装心大觉得自己跟夏宇没什么就当真没什么,谈恋爱带着弟弟妹妹还碍事呢,多心大才觉得带着没有血缘关系的异性不是事。

这也是傅庆儿又觉得岳源不上心的原因,但考虑到男人心大,她郑重的提过几次不想看到凌零,但岳源似乎都觉得不是事,所以她也没了非他不可或者必须争取的动力。

“我们去酒会上走走,刚才就想试试何先生的珍藏了一直没有机会。”傅庆儿说话很给对方面子,这是一种本能。

夏宇就像没有明白刚才傅庆儿的暗示,闻言赶紧道:“我也去,姐夫了开了一座地窖,难得真没大方,我也去尝尝。”

“你还害怕没酒喝,赶紧给你家冯总加油吧,免得冯总看不到你伤心在赛道上,回去就没好果子吃了。”非常委婉的拒绝。

“没事,我替冯总尝尝,回去好探讨心得。”

傅庆儿狐疑的看向他,夏宇不是没有眼色的人,虽然她和岳源在一起时间长了,没有所谓的二人世界,在酒席上碰到个同事带上也正常,但夏宇从不是在这种事上主动的人,而且这里是他姐夫家,他完全没有必要凑群。

夏宇目光坦诚,让她看。

傅庆儿顿时笑了,心里忍不住乐呵他孩子气,不会还记得刚才那个小姑娘的仇的吧,没看出来,夏宇也挺有意思。

------题外话------

昨天忘了请假,哎,晚上孩子有点发烧,闹腾的我忘了。估计明天也在中午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