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2离婚/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木安嘴角上扬了一下,因为她靠在他手臂上的动作。伤心不至于,虽然遗憾,但孩子好就好了,不是每个父母都能和孩子好好相处。至于同等交流,跟小辈有什么可交流的。

他以前是对尚尚不错,但也因时制移,哪能从一而终。

……

夏渺渺觉得婆婆和公公这件事不像以前那么简单,第二天,西山的人来说,老爷和老夫人回去后吵的非常厉害,砸了不少东西,老爷和老夫人以前从来没有这样争吵过。

一个星期后,西山总管坐不住了找到她这里:老爷和老夫人走后,至今没有回来,老爷邀请的朋友今日过来小聚,老爷也没有吩咐一声撤销,夫人,是不是让先生找一个老爷,老爷以前虽然也会临时有事,但没有通知撤宴还是第一次。

夏渺渺表示知道了,看向一旁带孩子的可真和帮她配色的高女士:“老爷和老夫人这是怎么了?”

可真年幼不好说主子的事,知道的也不多,抱着少爷哄睡觉,没有接口、

高女士拿起一条土黄色细线,柔软褶皱的玉手为它寻好位置,沉稳的开口道:“看过了好的,动了心,再看老爷,自然就没有心如止水时的无所谓,觉得一辈子没有好好活过,也想体会普通人的日子,先生又不管他们的事,这种想法自然无法克制,我看老夫人就算知道和晋魏不可能,也不想婚姻虚度了。至于老爷子……”

高女士叹口气:“没用的,爱不是爱,心疼不是心疼,喜欢的浮于表面,又管不住自己,老夫人又不是自爱自怜的,但他有何家做底气,再无能也养出了高傲的性子,从不觉得自己从在哪件事上栽跟头,定时老夫人提出了离婚,打击到了老爷子,乱了方寸,才不敢露面。”

“离婚?!”夏渺渺穿着宽松的卫衣,跪坐在一堆色彩斑斓的丝线上。

“八九不离十,爱过的女人没有理智可言的,何况老夫人又过于孩子气了些……”高女士说道这里又叹口气,很是无奈,老夫人不是孩子,讲道理是没用的,如今儿孙又不会揽着她,觉得最是无拘无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连后顾之忧都没有,谁能拦得住老夫人。

夏渺渺握着手里的线:“哎,木安肯定没反应。”

“自然不会有,一年前我记得先生还疑惑过他们两人竟然能过道一起,而且先生早表态过,不干涉老爷子和老夫人私事,两年前老夫人追着晋总跑了,多难看的事,先生没有都没有皱一下,业内谁敢拿这件事取笑先生,先生立的起来,别人也自发把禾木和何氏、木氏分开,不要紧的事,让老爷子和老夫人闹腾去。”

夏渺渺看着高女士地方都没挪一下,眼睛也没有抬的说完,就像说别人家一件无关痛痒的小事,不值得她当正经事一样汇报,说的也便轻描淡写。

夏渺渺也不是多惊讶,上行下效,何木安这样他养的人自然也是高女士这样的,就是;“报到我这里了,我总要过问。”

“西山的管家是处理好了宾客的事才来报予您的,告知您一声也事怕您不知道老龙去脉不知道怎么应对,并没有真让你拿主意的意思,希望你告诉先生有这么一会事是真的。”

“公公婆婆会离婚吗?”夏渺渺缕着手里的线,看着神色自若的高女士。

高女士穿着绣纹旗袍,八十多的高领,坐在那里稳如泰山,比木女士更像高门老太太。

夏渺渺知道不单高女士这样,何总管查大厨他们做派也足,不经意间流淌着云卷云舒过,我自逍遥的风流。有的时候夏渺渺在这种氛围下,不自觉的会理解,高女士当初和她母亲谈话的绵里藏针和高贵典雅,她肯定一个不合适的字都没有说出口,反而悲天怜人的让她不能嫁入高家,更疼爱她的小孙侄,希望他生活顺遂。

高女士仿佛没察觉夫人的目光,淡淡一笑:“当然会,老夫人心态年轻着呢,总要闹一闹才甘心。又不是什么大事,随老夫人去闹吧。”

夏渺渺低头,见这么短的功夫,高女士手下凌乱的丝线已经形成五六个色彩搭配温和的组合,哎,有这等本事自然不把外物变迁放在心上,这也是何大总管坦然喂猪的原因吧。

夏渺渺正胡思乱想着,佣人道:“夫人,何饲员来了。”

想曹操,曹操到:“让他进来。”

高雅美不可思议的看向何夫人,这是她今天首次当事一样看向夫人。

夏渺渺觉得挺逗,说了半天木女士的事她头都不抬一下,只提了一声何饲员,她便抬头了,这位曾经的何大总管在他们之中声望很高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