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7小鱼的爱情(一)/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宇也神色一滞:“我马上回去。”挂了电话,穿上外套,跟里面的庆儿喊了一声,急忙走了。

傅庆儿疾步出来后只来得及看到关上的房门:“这么急……”

傅庆儿看着关上的门,忍不住想夏宇今天的意思,后又觉得这不是走了吗,或者他自己走不知道自己发了什么疯。

傅庆儿微微一笑,反身回去关了咖啡机,准备休息。

……

何木安不好相处,唯一一个正常交往过的人夏渺渺,在他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时也是以分手收尾,不管他表现的多么温和,他的想法也天然与大多数人背道而驰,除了利益相交的属下、对手,能跟他相处的朋友没有。

夏妈妈对女婿有一万分的真诚。

何木安对岳母也不讨厌,甚至看在渺渺的面子上,在她不在国内时也愿意按照她的习惯,每周带孩子回来坐坐。

夏妈妈搜刮完脑子也不知道在说完‘来了呀’‘坐’‘喝茶’后跟他聊什么,早已经带着尚尚去厨房消磨时间了。

夏爸爸一个人坐在客厅里陪他,大女儿不在,两个人之间连润滑剂都没有,以前还可以训训女儿没话找话,如今女儿不在,才发现大女儿是多么重要。

夏小鱼打了招呼后早跑回自己房间了,向姐夫撒个小娇这种事,她想都不敢想,她印象里大姐夫就是那个在她痛不欲生时,残忍的站在一旁观看的刽子手!

夏爸爸身上有很多话题,比如工作怎么样呀?年龄大了能适应公司的结构吗?腿还疼不疼呀?哪个牌子的药好?哪种假肢舒服?

如果敞开了聊,根本不可能冷场。

但夏家装修的越发有韵味的客厅内安静若无人一般。何木安觉得以上话题都是废话,夏爸爸的情况自然有人向他汇报,夏爸爸现在具体什么装填,他知道恐怕比夏渺渺和夏爸爸都多。

而何木安从不废话,所以客厅里只有煮茶的声音,和夏爸爸从嗓子眼里憋出的:“喝。”

“你喝。”

“茶真香……”呵呵,等无意义的字符。

夏宇赶回来时,夏爸爸腾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天色不早了,我去睡了,你们聊,你们聊。”

何木安起身送老丈人。

夏爸爸赶紧让他坐,飞也似的跑了,估计腿脚没有问题能达到的速度也就是这种极限了。

夏宇懵了,尴尬的站在门口,他是晚辈,是晚辈——

何木安看看时间:“我带尚尚去休息。”他没必要陪晚辈坐,浪费时间,夏爸爸有精力坐这么长时间已经在他意料之外。

夏宇顿时觉得万光普照,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有如此幸运的时候!

在夏渺渺的房门落锁的一刻,整个夏家别墅的氛围为之一松,仿佛可以听到自由的呼吸声。

从夏小鱼房间传出的按键声都轻快很多——‘嗯,我们明天去,你来接我。’——

——‘好,明天见,赶快休息,别熬夜,乖。’——

夏小鱼甜蜜的笑了,翻个身,把手机抱在怀里,眼里散发着小女孩的明媚幸福。

另一边,夏宇也在和傅庆儿打电话:“……到家了……没事,你不用担心……是我姐夫来了。”语气里是姐夫能来坐坐的满意。

夏爸爸夏妈妈也一样,虽然平时不知道怎么应付女婿,但不妨碍出门后逢人就说,女婿来了,买点什么什么改善伙食,是表现一家人相处合乐的简单方式。

傅庆儿躺在床上眯着眼忍不住笑:“想不到何先生如此有家庭观念。”都以为何先生结婚也只是公事公办,想然不是,也没有他传说中对女色不上心的无情,传闻果然都是不靠谱的。

“是呀,何先生人很好的。”

“那你忙吧,我睡了,晚安。”

“晚安。”夏宇看着结束通话的手机,想着她睡了一觉后还惦记着晚归的他,心里忍不住雀跃,连带这开了四个小时车的疲惫一扫而空。

……

冷风过境,初冬已经有了彻骨寒意,夏小鱼在高领的米色毛衣外加了一件粉色宽袖的厚外套,带了一条同色的围巾,穿了厚厚的靴子,开开心心的和老妈告别后,像个孩子一个样跑了出去。

夏宇看了门口一眼,没有表示什么。

何木安已经上班走了,只有尚尚在餐桌旁期待姥姥的惊喜早餐。

夏姥姥也在使出浑身解数不让外孙女失望。

……

冷风呼啸的公路上,听着一亮改装过外表看起来很拉风的越野车,车旁靠着一名比车更拉风的年轻人。

说他拉风都是给他面子,这样寒冷的天气里,车旁的人只穿了一件亮片小夹克,瘦腿铅笔裤,还带着墨镜,手里拿着手机,正在说着什么,偶然可以看到他冷的瑟缩一下,但下一刻又耍帅的让自己站出与秋风比高的姿势。

“靠!老子就是人见人爱!英俊潇洒又多金!——不就是一个女人,哥已经约到了!你们现在还是考虑考虑待会怎么给小爷写服字吧,哈哈!”说完赶紧跺跺脚,冷死了冷死了,早知道在车上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