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9小鱼的爱情(三)/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邢小行下车的那一刻觉得自己她妈怎么没死了!海边?!除了浪漫他还能浪死!他会成为千万年来第一个被海风冻死的帅哥,然后普天同哀,痛苦自己的世界少了一个优秀无比的帅才。

夏小鱼还好,穿了外套,又加了围巾,但夏小鱼也贴心,家庭环境让她想为别人着想时,能看到很多可以贴心的地方:“今天风大,海边也没有什么可看的,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可以去喝杯咖啡吗!”

邢小行几乎感激涕零,别说喝咖啡了就是让他喝茶听戏都行,这该死的风带着冰不要命的往他鼻子里钻,他都不知道出来的是鼻涕还是刺骨的海水,他怎么帅!

邢小行一步三跑的把夏小鱼塞车上,赶紧开走了!

夏小鱼看着他的样子,觉得好可爱,看他红红的小脸,就像睡热了的小外甥一样,可爱透了。

邢小行见她笑,决定回去就把她甩了,他怎么能不是另一半心目中最帅的男人!

邢小行想到计划,也就不那么走心了,反正都要分手了,还费什么心。

所以也不去咖啡厅那种不符合他咖位的地方,直接开去了他的老巢,酒吧。

说这里是她的老巢一点也不夸张,对于他们这类在家里不需要继承家业,没有压力,家里长辈无限溺爱着长大的么子就是有钱在外面躁,专挑那些在他们心目中很跟上时代的地方钻。

围城酒吧就是这伙人开的,经营的有声有色,但入不敷出,因为老板没事就请客、一高兴就免单,多喝两杯就赠送,夸他两句就店庆,对不在乎钱的他们来说,根本不理解什么是盈利什么亏损!

亏损?!没事。回去抱着妈妈奶奶的脚哭两滴眼泪,什么都有了。

这里只有他们才能进的开阔包厢内,三五群内在烟雾缭绕的环境的玩着各自的玩意,筛子、牌还有没有技术含量的比大小,也别指望他们玩出什么花样,因为在纨绔的群体里他们甚至算不上入流你,更别提有什么头脑,玩出新高度。

邢小行被暖风包裹着,舒服的把自己扔进沙发里,随便让夏小鱼坐。

口哨声四起:“邢哥,新妞?!”不知道打赌一事的追随者开口。

如果邢小行算不入门,这些跟着这些不入门的纨绔混的人更不入门,家厂撑死几百万,不乏有上进的为了门路跟邢小行这帮人来往,但那些人这个时间不会出现在这里,因为很忙。

夏小鱼不喜欢这样的环境,不是因为清高,她不清高,纯粹是因为以前的心里阴影所以不喜欢。

但这里是邢小行的地方,给了她一些安全感,她含笑的坐在邢小行身边。

夏小鱼这孩子其实挺奇葩,夏宇跟她相处时间很长但却不怎么喜欢她,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两人的理念从根本上就不一样。

夏宇同样和夏小鱼生长在一样的年代,如果说夏渺渺的时代赶上了勤劳是美德、付出才有收获的尾巴,夏宇和小鱼正好赶上安逸是福、张扬个性的浪潮。

夏小鱼就不讨厌这样的环境,如果不是又那场惊讶,在生活困苦的时候不定走哪条路发家致富呢,保证谁都拉不住,好在小时候被惊吓过,长成了又有她大姐结婚,她姐夫当家的局面,震着她当小绵羊。

其实本质她是很叛逆的那种小姑娘,她和邢小行是酒吧里认识的,郎儿啷当的邢小行如果被夏渺渺遇到尽管不会跟小孩子一般见识,但对邢小行绝对不会有好印象,更不要说交往了。

夏小鱼不,她很欣赏邢小行那种毫无根基的‘豪迈’,喜欢他个性的穿着,喜欢他的不羁,更喜欢他的臭脾气,典型的男人不坏她就不爱的小女孩样。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夏小鱼跟邢小行算一类人,所以见过一面,信息平台上聊了几次后,就爱的可以托付终身了。

“这妞比上次的好看多了!”烟雾缭绕中周围的人跟着起哄,有人的手甚至不尊重的搭在了夏小鱼的肩上。

夏小鱼笑着拍开,不反感,觉得这是表示自己人的方式,如果可以她也想抽烟,穿超短裙,打六个耳洞,涂很浓但妖娆的装,可惜,她大姐不喜欢,如今她大姐夫肯定也不喜欢。

如果她一意孤行,惹怒了大姐,大姐夫一定会把她卖的远远的,折磨疯她,所以她淑女,她也不想为了耳洞、钢钉放弃自由和如今的幸福。

邢小行摇摇手,什么漂不漂亮,冻死大爷了!

邢小行犹如被东郭先生刚放入怀里的蛇,静静的贪婪的复苏着,浓重的鼻音,让他恨透了今天的行程哪有功夫管夏小鱼那个让他帅容折了一半的倒霉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