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0功课/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躺下就睡了的夏渺渺,何木安神色渐渐放松,帮她拉好被子,把人圈在怀里。

过了一会,忍不住笑哼一声,闹什么,才回来,就闹成这样,何木安调整好姿势,慢慢的靠近她熟睡的脸,闭上眼,也睡了。

……

昨晚不是何木安应酬完回来那么简单,中途有主家安排的‘小节目’,送活物很讲究水到渠成,尤其对不沉迷这方面的人来说,要送的没有痕迹,送的不恶心,还要有诗意,最好再不着痕迹的浪漫一下。

何木安去洗手间的路上遇到了被‘迫害’的女学生,为求逼真,真打真踹,女学生脸上有没有放过,看到的时候绝对想不到哭的唯美、长相好看的句子,就觉得对方可怜。

而对方也有一个真正的可怜绅士,甚至百分之八十的成分都不是演的,只有在这里遇到何先生是打人的一方安排好的,那位被打的女学生也不知情。

真情演绎才最动人心,任何表演迹象都是对何先生智商的侮辱,主家秉承这一理念,势必要把这份礼物送的真心实意。

主家也不急于第一眼就让何先生见到女学生脱离凡俗的脸,慢慢的认识才更有情调。

何木安不是多管闲事的人,挡住他路了,他也不会因为别人的小心思,让自己不痛快。

“别打了,别打了……别打了……”女孩躲在何木安身后哭的胆怯懦弱。

“行了!”何木安心情不好:“陈秘书,处理好。”说完抽出自己的脚,向洗手间走去。

所有人对视一眼:这是成了,还是没有?

陈秘书也不是善男信女当然看出了事情的蹊跷,但先生发话了他便会处理妥当。

现场的人,除了瑟瑟发抖的女人,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场局。

……

夏渺渺穿着睡衣,洗好脸,漱漱口把毛巾放在架台上,解开散乱的头发,用木梳小心的打理。

夏尚尚站在小洗漱台前挤牙膏:“妈妈,你眼屎没有洗干净。”簌簌口,吐掉。

“不要乱说话,你那个角度看得见眼屎是什么。”夏渺渺把头发梳平。

何木安走进来,夏渺渺往里面让让。

夏尚尚盯着水台不再说话。

不大不小的洗手间站着三个人有些小小的拥挤。

夏渺渺把梳子放好,对着镜子看了看:“我今天不上班,有什么想吃的吗,中午给你做。”

何木安打开水龙头,洗脸,哗哗的水声在不大的空间响起:“你要有时间午饭一起出去吃。”

“嗯,也行。”夏渺渺拍拍何木安的屁股,从他后面出去:“尚尚,你快点,七点了,司机等你五分钟了。”

“来了,来了!”尚尚随便簌簌口,吐出来,擦擦嘴,跑了出去,她现在一年级,贪睡,什早餐什么的赶不上了也是自己负责,要不饿着,要不自己掏钱去吃,因为自己起晚了。

“爸爸再见,妈妈再见。”哐当——人飞了出去,远远的听见她喊:“何爷爷早,小弟弟早——”声音越来越小。

“红枣豆浆粥吗?”何木安走到餐桌前,帮渺渺把低头抢粥喝的头发隆起来,用刚才从洗手间捡的皮筋系上。

渺渺觉得敞亮多了,头发终于不乱跑了:“刚才没找到,也有米粥,你要的话让小查给你送来。”

“没胃口。”昨天生闷气,现在还没有缓过来:“都是被你气的。”

夏渺渺从桌底下踢他一脚,给他个白眼:“爱吃不吃……”过了一会抬头看他:“真不吃。”

何木安温和的看着她,手随意的放在头上,穿着色彩柔和的睡衣,整个人松散无害,眼睛柔和安逸:“看着你吃。”

夏渺渺看着他懒洋洋的样子,抿嘴一笑,侧身亲了他脸颊一下,又快速收回:“德性——”

何木安突然低下头,拦过她的脖子,吻上她笑盈盈的嘴,不是浅尝辄止,带着不容拒绝的侵略性。

夏渺渺不走心的锤了他肩膀一下:“唔……”

何木安把她包裹在怀里,抱起她……

……

夏渺渺一觉睡到十一点,迷迷糊糊的又躺了五分钟,起身,头发随意的理到脑后,让自己清醒一下,下床装备找何木安吃午饭。

夏渺渺对着镜子拉拉扯不回原来位置的衣服,干脆不扯了,直接洗脸:睡个回笼觉就是舒服呀。

洗完脸对着镜子按着脖子上的痕迹:“估计他心情彻底好了。”能心情不好吗,平时哪会这么放纵,除了新婚的时候,他已经偏向绅士了,难为他这么不要面子的折腾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不怕脸面不好放。

夏渺渺关了水龙头,踢啦着拖鞋去了更衣室,何木安不是会让夫妻间的痕迹露在外面的人,这次这么不顾及,可不是彻底痛快了,估计做完时他的气才顺了,说什么昨晚就不生气了,切他一脸。

夏渺渺穿了件米粉色长款羽绒服,里面是高龄毛衣,带着咖啡粉针织毛巾帽子,脚上一双半拇指高的皮鞋,出门了。

------题外话------

这两人一点也不甜!?吵架不算,功课还做的不平凡!?

呵呵,鸟不喜欢看男主总想睡女主的文,爱情绝对不是上床的次数。

其实我现在还有点不喜欢看甜宠文,理解我说的哪种甜宠吗,就是那种,那种,那种……

好吧,我也不知道是哪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