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1不透风的墙/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夫人是谁,是何先生自己的事。

禾木集团身为一个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在运转的大型机器,对何夫人本人的关注不多。何夫人不隶属于工作机构,本身没有与何先生的比肩的成就,不可能被放在同等的位置上。

没有人说她高攀已经是禾木集团家教很严,无人敢随意议论先生的私事。

夏渺渺闲适的座在一楼庞大的会客室看杂志,犹如每一个走进这里等人的朋友一样,不出彩也不显得格格不入。

禾木一楼的会客室对外开放,是知名室内设计师回国后的第一份作品,这份作品之后便被各大公司争抢,都忘了敢对一座普开的会客室下资本的背后禾木集团。

这间装潢不俗,小桥流水,景外教育花香,高蓬、木主、软椅搭配舒适的休息室,是很多禾木集团员工友人的最爱,室内还有超豪华的儿童休息区。

夏渺渺坐在门边上的位置,流水美食的半米水槽从手边穿流而过,随意选了一杯果汁,翻着杂志。

柔和的音乐伴随着风铃声,清脆悦耳。

“我说禾木的咖啡很纯吧,比咖啡店里的口感还好,你尝尝?”

“要不要吃甜点?他们的巧克力也不错,不过我觉得面点更好。”

儿童区内,小朋友兴奋的尖叫因屏风的阻隔渐渐消减,并不闹人。

夏渺渺心情愉悦,顺便想想中午吃什么大餐,外面千好万好,还是家里的感觉最好,好久不没有吃地道的中餐,怪想的。

时间悠闲的滴答,水声、人声悄悄走过。

“您在这里休息一下,觉得好点了再走。”

“谢谢……”悦耳又怯生生的声音。

夏渺渺下意识的抬起头,因为声音动听,夹杂的情绪也不讨厌,温温柔柔、凄凄切切,入目的容貌跟想象中差很多,女孩并不是很温柔的长相,相反很漂亮,漂亮的具有攻击性,但也更耀眼更璀璨。

但女孩眼角扑了很厚的粉,从夏渺渺这个角度能清晰的看见拙劣的掩盖痕迹,可即便不高明的化妆计划,女孩已经很大气很漂亮。不过被掩盖的痕迹很让人替她担心,是遭遇了什么吗?需要帮助吗?

夏渺渺事多,还喜欢管闲事,会在机场、火车站闲聊,但都不会涉及隐私。

夏渺渺再疑惑,也不会打着关心的名义上前问一个成年人是不是遇到了家暴、殴打。

夏渺渺重新低下头看杂志。

周围零零散散的目光落在与这里格格不入的女孩身上,并不是说女孩穿的一般不适合来禾木,而是气质,她看起来很拘谨很害怕很可怜,很需要照顾,尤其闪躲拘谨的目光,更是让人下意识的多看她几眼,好奇她找谁,又出了什么事,是不是出来大城市被人骗了,需不需要帮忙报警。

虽然很多人对禾木集团的员工报以人品上的善意,但也不排除有人渣骗小姑娘。

掩盖在窃窃私语下的揣测也是一种肆无忌惮的围观。

夏渺渺不擅长围观,任何形式的也不擅长,早已经把小姑娘忘在脑后,定制她的私人菜单。

隐隐的哭声穿来,夏渺渺再次抬起头,让成年人在大庭广众下哭出来的事很好,除了很的委屈就是为了利益的演戏。

夏渺渺因为坏心的揣测了别人,小心的挪开位置,找了个距离哭点远的坐着。

立即有工作人员上前安慰她,又给她换了一杯葡萄糖饮品。

周围的议论声更大。

夏渺渺觉得尴尬,别人哭你看着,能不尴尬。夏渺渺整理好眼前的东西,拿着包出去了。

也没有地方去,她便在门口站着,不知道工作人员进去说了什么,女孩抬起头愣了一下,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不断的往下落,看起来可怜死了。

夏渺渺确定她没有狼吞虎咽的吃工作人员放在她面前的食物,看看时间,走向一旁何木安专用电梯。

禾木通行卡她带了,刷了电梯,电梯叮的一声打开。

三两个看到的工作人员惊讶的看向彼此!她们刚才有没有衣着不整、聊天唠嗑!

叮——

夏渺渺走下电梯,繁忙的虚无仿佛要化作质感控诉这座城市,锐利的数字一体化进程,在快速变换的各种文字和数据中,用一百多种语言匆匆闪现又消失。

“夫人好。不行,我说过是u—90不是u—5!差别就是老子不喜欢u5!”

“夫人好,先生在办公室,姚秘书!我要的是六份,你给我提七份,让他们自己抄去!”

夏渺渺悄悄的打开何木安办公室的门,先把脑袋伸进去四下看看,从门口到最里面,一眼望去,毫无遮挡,一目了然,空荡荡像做数字的坟场,葬了所有外面疯狂的数据。

何木安没有抬头,但语气温和:“看什么?”几乎可以想象,也许他真嘴角微抬,像个恋爱中的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