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2不得好死/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尚尚诧异的咬着牛奶杯的边缘,用眼角瞥着看的认真的母亲,嘴角有一圈淡淡的奶渍,眼睛圆圆的,脸颊因为温牛奶的晕染红扑扑的可爱:“妈,写了什么?”

典市不大,但典市有商业标杆坐镇,经济十分发达,这里聚集了众多国际品牌,软硬工业,虽然很多家总部都不在这里,但分店都有,可以说典市的地头蛇倒台,虽然不至于让人民报大书特书,但典市的经济动态,全是张氏的版面。

内容那个凄惨呀!那都不是最重要的,一万多员工面临下岗,这么多人以下融入找工作的浪潮中,给典市用人单位带来多大的不良影响。

夏渺渺顿时看向何木安。

何木安今日穿了一件纯手工高定制的黑色对劲中山装,肩膀向下一拳的位置是高女士最那拿手的提花隐线工艺,一副瓶盖大的福寿图组成的竹叶,在黑色丝线折射出的日光中,隐隐闪现,高雅尊贵。

何木安神色如他肩头的图案,内里尽乾坤,但不是谁都有资格近距离观赏到,所以依旧平淡:“怎么了吗?”

“张氏经济危机!你不知道!”

何木安放下汤勺,仿佛神色恍然:“张氏啊,今早倒是听施秘书说了,挺可惜了,挺不错的硬工业,很有品牌意识,产品技术过硬。”

夏渺渺闻言觉得自己小人之人了或者想的太多:“不是……不是……”因为我说的你做的,所以……

“啊?!当然不是,你想什么。禾木虽然有影响力但也不至于让人家好好的企业瞬间倒闭,撤单的事挺多对张氏有影响,但缓过来只是时间问题,可能是他内部的状况,你知道大企业总有很多事在里面。”

夏渺渺点点头,这人就是奇怪,如果真是她造成的,她现在或许会心虚、。同情对方,可知道跟她没有关系后,顿时变了态度:“该!看他还给不给人添堵!”

夏渺渺不同情对方,更不换位想想这样大的企业倒台后张老天能不能缓过来,会不会想不开,年纪一大把的张老天会不会落魄,只觉得心里舒畅,老天有眼,小米粥都多喝了几晚!“该——”

何木安淡淡的喝着汤,郁结了一晚上的不痛快,现在万分舒畅。

“妈,谁该呀!”

夏渺渺赶紧打自己嘴:“没,妈嘴欠,赶紧吃,吃完去上学。”

何总管把吃完奶的小少爷推过来放在先生和夫人中间,躬身出去了。

小家伙踢着小腿,咯咯笑的玩自己的手指,大有酒足饭饱后愉悦的私人小世界。

夏渺渺看了爱子一眼,继续吃饭。

何木安看都没有看他,对于他从始至终看在身边的孩子,没有突然知道有女儿时的喜悦。

夏尚尚同情的看眼弟弟的方向,顿时觉得自己也不是最可怜的,自己老爹也不是对自己才冷情冷肺,至少她说话他爹每次都搭理她:“我上学去了。”

“拜拜。”头都没台继续吃。

何木安很正式的对她点头。

夏尚尚嘴角僵硬的一扯吗,还是觉得老妈亲切。

……

张氏倾覆闹得风风雨雨。

禾木集团再觉得自己天下第一,也不会傻缺的满世界嚷嚷是他们要灭了对方!那不是能力强,那是没脑子。

但张氏的倾塌还是要归在禾木集团头上,因为觉得是他们隐形撤单引起的张氏内部矛盾,让人觉得有机可趁才对张氏下手。

不管别人怎么揣测,禾木锅都不冤枉,所以禾木也不辩解,但影响最大传播最广的是何夫人的凶悍、擅嫉!你说说要不是她,人家张氏能那么倒霉!

但长心眼的更知道,如是让何夫人抓住了给何先生送女人的尾巴,下一个倒霉的就是他们!只要不觉得自己有病的,从今天起都不会自寻死路的给何木安送女人!

“何木安也是,太惯着他夫人了!完全没有必要!一个女人而已!”

“谁说不是,不过也是何木安不在意吧,毕竟跟不跟张氏合作也不差那一个,对禾木没什么影响,还能耳根子清净,估计就是顺手执行的。”

最近哪家哪业的商业聚会都是聊这个闲话,议论的仿佛自己能指点江山,但不管说的多轻描淡写,多不把这件事当回事一样的态度,也没有人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挑衅一下!

……

张氏外哭天呛地的条幅。随着张氏集团大厦的门关上,是无数人的血与泪。

……

夏渺渺日子如常,坐在沙发上跟摇篮里玩的高兴的儿子聊天,聊着聊着何不哇的一声哭了,夏渺渺起身要抱。

门突然开了何总管、何真快速进来,一个抱起孩子,一个换了干爽的被褥。然后快速退了下去。

摇篮里再次响起何不咿咿呀呀的童音,无忧无虑的音线。

夏渺渺使劲薅一下自己的头发,她刚才跟何不没有聊什么敏感话题吧!比如诋毁何总管或者嫌弃何真没生养过照顾的不好——

……

“夏渺渺!你听着!你这个毒妇!不得好死的女人!我老张家有今天我老张家记住了!总有一天我让你不得好死!”张夫人牵着儿子!泼着油漆,脸上是扭曲的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