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何先生在开会/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逗她:“结果见到了却很失望……”

“也没有啦,就是没想到我活在‘传说中的人’壮年的时代,我以为我只能活在英雄暮年。”说着神秘的一笑:“何先生很帅的,庭庭说他这次过来就是要和何先生谈什么合作计划,很厉害的计划。”

“哦,他们开会?”

“嗯,庭庭说会比较晚,所以中午叫司机过来接我一起吃饭,他有一个小时候陪我,夏姐姐,你平时和何先生一起生活有压力吗?毕竟传说中他那么……”小晨姑娘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夏姐姐给她的感觉就像所有的邻居家的朋友一样,没有高高在上,不近人情的感觉。

“都是过日子。”夏渺渺从小丫头的表情上就知道小丫头想多了,这孩子。

小晨姑娘仿佛猛然想起何不不就是何先生的儿子吗!她刚才怎么没有想到,忍不住伸手拉住小宝贝软乎乎的小爪子:“呀!他是何先生的儿子,我多摸两下。何先生的儿子呀!”

夏渺渺被她夸张的表演逗的摇头:“你行了,好像前一刻他不是何木安的儿子一样。”

“人家没想到吗,一孕傻三年,我已经开始傻了。”

“你怀孕了?”月份浅看不出来。

小晨姑娘腼腆的一笑,手不自觉的放在腹部,脸上洋溢的幸福怎么藏也藏不住:“所以他才那么紧张,连吃饭也要管着,不知道他从哪里听说孕妇会不舒服,挑食呀、呕吐呀、不想吃东西呀,其实这些我都没有,我觉得还好啦,就是他总多想。”

“多想还不好,知道疼人,哪像我家这位,一天到晚也不过问我两句,把我扔给保姆就不管了。”

“那多好,多自由。”

“也是。”

“晨晨——”

夏渺渺转头看到急忙跑来的男人,以前见过一面就知道这个男人长得好,今天见了,想不到收拾的更好,在男人中绝对是出挑的,只是此刻出挑的男人脸色焦急,可见刚才多焦急的在找眼前不省心的小女人。

夏渺渺轻轻嗔她一眼:看把你老公记得。

小晨姑娘傲娇的抬头:本姑娘已经很客气了。

夏渺渺突然想到秦庭既然是和木安开会,现在秦庭出来了,应该是到了中午休息的时候,拿出手机给何木安打电话,正好让他下来一起吃饭。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

夏渺渺挂了电话,或许是自己猜错了,也许在开别的会,想到刚才施秘书助理那边说的是新方案,跟秦庭这里一样呀,想了想,又给施秘书的助理打了过去。

得到的回复一样,何先生还在开会,而且确实是和秦庭的团队开会。

夏渺渺脸色冷了一分,骗她?!“秦先生已经下来了,何木安在开什么会!”

小助理很吃惊:“秦总下去了吗!我没有看见。”急忙向亮着灯,显示着开会中的办公室看了一眼:“对不起夫人,我刚才去了茶水间,我帮您问一问,请稍等……”

片刻后,小助理急忙回话道:“夫人,先生还在开会,刚才秦先生接了一个电话急忙出去了,会议还在继续,您看,我要不要帮您接何先生?”

夏渺渺看看拉住小晨姑娘教训的男人‘接了一个电话紧急出去了’,她大概知道她接的是什么电话了:“不用,我也没事,等你们先生开完会了,让他给我回就行了。”

“好的,夫人。”

哎,人比人气死人呀,想当初刚结婚的时候还会回自己个短信,不管多忙总能找到他的人,这才几年,就又回到了关机的毛病,婚姻呀,过着过着都成了日子!

怎么人家就这么好命,有个知冷知热,只为红颜笑的老公,瞧瞧人家只要美人不要江山的选择,多么让人感叹。

小晨姑娘忍不住跳脚:“哎呀,你别总是问了,我没事,就是不想在外面等着进来走走,见这里漂亮就进来了,还碰到了夏姐姐。”小晨姐姐仿佛找到了更好的话题,兴奋的道:“你还记得吗夏姐姐?夏姐姐——”

秦庭自然看到了一旁的女士,自然的点头打招呼:“何夫人好。”

“你好。”

小晨姑娘见他一眼就猜中了,顿时嘟着嘴,觉得他真没意思,逗他一下都没有成就感:“哎呀,我说请夏姐姐一起吃饭呢,食堂在几楼,听说禾木的食堂不必大饭店的手艺差,远近闻名呢,好想试试,夏姐姐,你不介意我借花献佛吧,虽然你可定腻了。”

“谁说的,我可没有在这里吃过,你可别想甩了我。”

“怎么会!我恨不得跟夏姐姐一起吃。”说着急忙挽住夏渺渺的手,很怕她跑了一样。

“啊!”何不看着摸妈妈的阿姨,啊啊的宣告领地权。

小晨逗弄的拉拉他小手:“一会就有你吃的了,庭庭,你看夏姐姐的孩子,可不可爱,咱们家的小宝贝将来是不是也这么可爱。”

秦庭担心的看着她在石子路上蹦,闻言点点头,视线不敢离开爱动的老婆身上。

“你都没有看点什么头。”

秦庭急忙抬头看何不一眼:“可爱。”

小晨满意的笑了,满脸得意,仿佛便宜了秦庭一样的道:“以后等孩子出生了,我没事也跟夏姐姐一样抱着宝宝陪你吃午饭,怎么样?”

“好。”

夏渺渺见秦庭的注意力都放在小晨的安全上,估计小晨说了什么他也没注意,就只点头了,这样的男人看着挺可爱的,至少对老婆的一份心就很不错:“我可不客气的吃大户了,可别怪我这个电灯泡太亮。”

小晨猛然想到:“夏姐姐你也叫上何先生吧!咱们一起。”

“刚打了电话,开会呢。”

小晨疑惑的看向秦庭,不是说一起开会吗,为什么秦庭下来了,何先生还在开会?!秦庭突然想到男人的那一天,赶紧自圆其说:“何先生忙,也是,也是,肯定不像庭庭这么没事干,咱们吃。”心里懊悔的不得了,她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不是往夏姐姐身上撒盐吗,何先生明显骗了夏姐姐,她真该死!该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