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谁当家/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脸色含笑的起身,丝毫看不出和老公闹别扭,和善的把孩子交给可真:“忘了关水笼统。”转身进屋,做到没有痕迹的——关!——上门,全程没有任何地方不妥。

夏妈妈鼻子没气歪了!这是把女婿扔给她们!

何木安也神色如常,没有急切,和平时刚下班没有任何分别,简单的小姑、丈母娘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夏妈妈见状,立即收起对女儿的抱怨,笑容迅速爬满脸上所有角落:“你看你,刚下班还过来,累不累!惯的她!一会渺渺也该回去了,让她顺便接上你,省的你来一趟。渺渺!渺渺!进屋干嘛去了!木安来了你没看见!去!买点菜,跟木安在家里吃。”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也要憋出完整的客气话。

夏老姑更是陪着笑,赶紧附和:“对,留下吃饭,留下吃饭……”她为什么挑今天过来……

“渺渺!渺渺!你听到没有——”

夏渺渺从房间出来,不高兴,拉后腿,买菜用的着她去:“施实说晚上有聚会,他一会就走。”口气如常,依旧不见火气。她和他闹别扭又不是光彩的事,不必让外人知道。

夏妈妈闻言,心里的石头扑通落地,不吃饭就好,不吃饭就好:“可真,快,抱何不过来。让孩子爸爸好好看了。”看完了就走,也好吃顿安生饭。

夏小姑心里也松口气,面对侄女婿莫名的觉得压力很大,人家丝毫没有看在侄女婿的面子上,跟她们多交流的意思。

虽然侄女婿也结婚几年了,但他们对侄女婿陌生的很,只知道侄女婿很厉害、很刻板、很严厉,说一不二,在加上见识过霞光山的宴会,和被人众人捧月也不见笑脸的严肃侄女婿,谁敢跟对方套近乎。

两边的亲戚更是没人敢打着何木安的旗号在外说话,要是被禾木打了脸,以后在亲朋好友中都抬不起头来。

夏老姑陪着笑,笑的脸僵硬也不敢收,侄女婿不好相处,解决问题粗暴,是一点也不敢在侄女婿面前多说话,给她一辈子花不完的钱,她也不上前总觉得侄女婿肯定不客气的落她们的脸!

“嗯,一会有会。”何木安不急,穿好鞋向前走,他不是来看何不的!直接越过孩子:“我先上去,有点事。”

夏妈妈很乐意不对着女婿:“您去,您去……”

夏小姑也极力笑着:“快上去,渺渺刚才还说怕你累呢……”

两位老人家神色谄媚的恭送女婿、侄女婿走人,均在心里松了一大口气,衣食父母不是那么好伺候的!

夏妈妈确定女婿上楼、关门后,神色恢复如常,再看向还没有回过神的小姑子,便多了份高傲,这个家可都是她说了算,现在的亲戚哪个不是看她的脸色讨生活,什么解决不了的事不得找自己。

夏妈妈满意着呢,满意多了自然就觉得自己现在比谁都有本事,就是在她这里受了气,也要好声好语的讨好自己:“你刚才不是说拿钱的各项手续太复杂,正好木安来了,都是一家人,去提吧。”借你七个胆。又显得自己和睦亲戚,可不是她小气,而是她说了,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胆量。

夏小姑笑的那个谦和,哪有刚才想让嫂子买东西,不买就不是亲嫂子的急切:“不复杂,不复杂,侄女婿也是为咱们好,你说咱们什么都不懂,被人骗了都不知道,这样好,让专家把关好,也不至于让咱们损失了养老钱。侄女婿认真不错,事事都为咱们想到了,咱渺渺能嫁给这样的人,是咱渺渺的福气。”

夏妈妈冷哼一声,刚才据理力争的气焰都喂狗了:“什么福气不福气的,咱渺渺也不差。”

“是,是,不差,不差。”

楼上,何木安叹口气坐在渺渺对面。

夏渺渺转过身看都不看他一眼。

何木安无奈:“我有点忙!”

夏渺渺憋了一肚子气:“是我要上去的吗!我不知道你忙吗!?都说了我带何不在下面玩,是你非要让我们两个上去!结果我们招你惹你了,你来那一套!你怎么不把天花板降下来直接压扁我们两个!”

“周围不是没人吗,你至于发这么大火。”就算他不满意了也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气什么!

“两个人怎么了!我那是没面子吗!你那是嫌我们娘俩烦了!你干脆换个老婆好了!”说完转过身,看都不看他!

何木安拽拽她的衣袖。

夏渺渺用胳膊挥开他的手。

“我错了,别生气了,不是嫌弃你们,是我自己没定力。”何木安哄着她。

夏渺渺闻言心里高兴表面冷硬的瞪他一眼:“德性!”

何木安舒口气,这是满意了。满意了就好。

夏渺渺又不是真的生气,心情好了后又开始埋怨他:“还没有到下班时间呢,你跑出来干什么!就你这么不负责人,我和尚尚、小土以后喝西北风吗!你这人都多大了,还分不清轻重,我告诉你,我可不陪你捡垃圾。”

“……”

夏渺渺娇气的推着他:“赶紧上班去,真是的,又不是小孩子,你跑过来做什么,我还能真跟你怎么样,晚上回来再哄我不是一样。”

何木安也就是听听,如果真等下班了再过来,可就不是这样三言两语就能哄好,必须付出一晚上不进房,外加七言八语的代价才有可能让她满意。

那叫什么来着,对了,‘忙完了才想起我来!我在你心里根本就不重要’!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还能有好。他也是手欠、嘴欠,干嘛没事落那层玻璃。

夏渺渺靠在他身上,被哄的心里很甜:“不走啦,忙完了?”见他靠在沙发上不动,想着是不忙。

何木安拿出一支烟点上:“施实说一会开会。”

夏渺渺拿起茶几上的水,对准亮点浇灭,生气:“逗你玩的还记仇了。”她不管何木安抽烟,但不能熏着她。

何木安把烟扔垃圾桶里:“那我现在可不可以在这里吃饭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