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5两个概念/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真觉得何先生是拿何不小先生的未来哄夫人高兴,有些不近人情。

可真虽然心里有些微词,但先生是孩子的父亲,她是先生的员工,情感上为何不小先生惋惜,行为上却不得不接受先生的任何安排。何叔最近不是也调整过来了吗,身为人的下属,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多余的情绪不必存在。

再说先生都不介意,她们这些下面的人,有什么发言权!

可信看姐姐一眼,无所谓的上楼,她大概能懂姐姐的心思,但没有像家里长辈一样安抚姐姐,她是照顾大小姐的,大小姐从小不养在先生身边,还不是一样长的很好,这有什么?

虽然外面的人都说让她照顾大小姐,其实就是被自己爹妈放弃了,所以才想都不想的把她扔给了五六岁才被找回来大小姐!

她不觉得呀,大小姐很好的,而且大小姐很得先生宠爱,初期基本上是先生亲手手制定的大小姐入门成长计划,还为了大小姐考虑了很多,可以说小心翼翼的试探也不为过;即便到了现在也会过经常问大小姐的饮食情况,小姐的很多衣服还是先生亲自要求高女士定制的。

别以为这些都是小事,二少爷就没有这样的待遇,先生从不过问二少爷的细节,都是谁送上来什么计划,就吩咐下面的人照着养,吃什么喝什么从来不问。

现在何先生甚至不在意二少爷是不是能长成一个优秀的人才,这足以说明她先前的猜测:大小姐小时候不长在何先生身边,何先生觉得对大小姐有亏欠,所以会对大小姐额外照顾。

她多么有用,照顾着这样一位有‘本事’的小主子!不是谁有机会让何先生觉得亏欠良多的,哈哈哈!

所以可信觉得自己是有用武之地的,用武之地就是照顾好大小姐,让大小姐高兴,先生高兴。与自己姐姐想跟自己的小主子‘征战天大’追求不同,所以看问题的角度就不同。

她觉得姐姐不应该听家里的话,准备生病,然后退出对何不小少爷的抚养,照顾谁不是照顾,照顾好就好了,何必非要挑选最后胜利的,成功绝对不属于一开始就积极钻营的,都是无心插柳的。

可信觉得如果自己家这样功力,最后说不定未来的何先生根本不是从她们家手里照顾出来的,那时候丢脸才是丢大了。

可信认为姐姐不该唉声叹气,应该给小少爷准备入秋的衣服,老实的待在小少爷的地方等夫人带腻小少爷,继续带。所以不必安慰。

可家大院内,穿着严谨、做派古朴的可家爹妈见可信抱着零食从楼上下来,见了她们畏缩的收敛了夸张的动作,小心翼翼的看她们一眼,提着鞋子没规矩的一跳一跳出去。

可妈妈不禁冷哼一声:“就她的性格也养不出上进的少爷小姐。”

可妈妈说的没说,可信跟了夏令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给孩子讲过禾木多大、禾木多好,禾木多么有权势、禾木旗下有多少忠心耿耿的追随者、你肩上的责任有多大、你要多么努力才能成为它的掌舵者。

她大多数时间都是和大小姐并排坐在太阳下感慨:活着的感觉真好啊。

可爸爸不在意那些,大小姐从小生活一般,未来的日子不遇到挫折,对生活的追求未来就不会多高,撑死养成一位性格不错、有见识的女性;至于遇到挫折?那就是何先生破产,整个何家崩溃,真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也不用争权了!

“可真的事怎么办?”称病?!先生又不是傻子,惹恼了先生,就永远病着吧!真儿是他们可家这一辈最优秀的孩子,所以下了大力气送到长子身边,抱了什么心思不言而喻,谁知道……

“如果真如此了,就是可真时运不济……只能放弃她这一边了……”

“你说的什么话!那是可真!”

……

何叔这边没什么想法,年龄大了,对感情看的开。长时间不带,感情就会梳淡很多,如果以后夫人再把少爷给他,他就从头好好带,不给他就准备带下一个,没有可真那样大的打击。

孩子小,想法和现实遇到巨大差异时会有情绪起伏很正常,就看怎么迈过去了。

……

夏渺渺完全不知道,外面因为她的行为造成了怎样的站队。

她还停留在想让孩子多乐呵乐呵的小追求上。她知道任何人的成功都不是偶然,都有付出,甚至仲尼厄而作春秋那段,她也能背下来,可她不知道自己想的成功跟何家要求的成功完全是两个概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