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6有些冤/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很多人眼里,最开诚布公的秘密,是夏令没有‘大出息’。这取决于她前期生活造成的潜意识追求的知足性。

在夏渺渺看来夏令最乖、最懂事、最得她心,是她的可爱小宝贝。

在何木安看来尚尚首先是他的女儿,至于其她的品性有没有都不重要,有自我独立性就行。

至于剩下的孩子和他以后可能会有的儿女,不努力被淘汰了,他应该不会多看一眼,他对子女没有很强烈的慈爱心,属于差不多就行了的感觉,如果不是渺渺成天抱着,他一个月看一眼就行。

……

夏渺渺心里想的很女王:你们爱喜欢不喜欢,大不了以后孩子都是我带,反正她也没想过以后请保姆。

但想归想,夏渺渺更知道自己的斤两,出现异变时,还是喜欢问问安安的意见。

傍晚的霞光山上,落日夕阳,晚霞漫天,吃完晚饭的一家四口,坐在手臂粗的蔓藤小路中喝茶品茗。

夏尚尚拎着一桶自制的橙汁往碗口大的杯子里倒饮料。

何不站在姐姐身边傻粑粑的看着,心痒了就伸手就要姐姐手里特制的大碗。

夏尚尚眯着可爱的眼睛笑笑,把大木碗移开:“妈妈不准你喝的?你的牛奶在那边,去哪。”

何不穿着肥嘟嘟的七分裤仰着头茫然的看会姐姐,然后伸出手使劲要够姐姐移开的木碗。

灿烂的余晖拖长姐弟两的身影,一旁闭目养神的何木安自始至终没有睁开眼,似乎并不艳羡姐弟和美的一幕。

“哎呀,都说了不行啦!妈妈会生气的。”

“啊——妈妈妈妈嘛嘛嘛——”

“我是姐姐,姐姐——”

“妈妈嘛嘛嘛妈妈……”

夏渺渺推着切好的水果过来,就看到两个小家伙热情的迎上来。

何木安依旧对着暮光,闭目养神。

夏渺渺接住颤颤巍巍的小家伙,阻止他手欠的爪子抓车上的水果。

夏尚尚立即接过妈妈的小推车往‘野餐’地推。

三个人坐在藤木根雕成的小凳子上,你挨着我,我挨着你,一口一口的吃着美味果实。

夏渺渺用小电勺把水果打成果泥,填一些蔬菜饼喂给何不:“安,没睡着过来说话。”

“……”

这就是没睡着,夏渺渺喂了何不一口猕猴桃:“我带着何不不影响你什么吧?”

何木安神情散漫的看向渺渺:“不影响。”

“那影响他什么吗?”

何木安看眼腻在渺渺怀里的生物:“不影响。”

“我怎么觉得何叔最近不太高兴我总带着和何不,你们家里这些从小跟到大的人对你们有什么影响吗?”

“我从小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带。”

“好像成长的不太愉快?!”

“……”

夏渺渺不死心:“真没影响是不是?我跟你说,你事你就跟我说,我承受得住,都是为孩子好,我分得清好坏。”

“……”喂你的水果。

“我跟你说,以后要是让我知道,你在何不的事情上对我有什么隐瞒,咱们说不清的——”

何木安已经开口:“他们想把孩子抱过去亲自培养……”简单的把下面的人啰嗦的事重复了一遍。

夏渺渺当场把何不放下来,冲着何木安就过去:“这么重要的事你不跟我说——”嘚啵得、嘚啵得的把何木安从头喷到尾!

何木安坐在椅子上垂着头,一句话不说。

夏尚尚吸着手里的果汁,像看白痴一样看着老爸,也只有这个时候她爸没有任何威严可言。

何不趁机用手把果泥往嘴里塞,一边塞一看看妈妈跟爸爸‘大声说话’。

夏尚尚把老弟的手从他嘴里拿出来。

何不又塞进去:甜甜的好吃!

“脏死了。”

好吃,不要打扰我进食。

“——我要是不问你,你就自己咽了是吧!理由又是为我好!你也不怕咽多了撑死你!我没长脑子不会自我判断,你娶了个智障是不是——”

椅子的花纹不错,自然生长,又排类的像一幅画,难怪会出现在这里。

“我警告你多少次了!有事就跟我说事!别自己觉得没必要就什么都替我做主了,享受暴风雨也是我的权利!”

也不怕把你自己吹跑了!

“这个不说,那个不讲!你当你是我爹!就算你是我爹我也成年了!我有权利全然了解我的生活,尤其是涉及别人的时候,你儿子、女儿也是别人!知道了吗!”

椅子上的花纹真的不错。

夏尚尚看戏的空档再拍落弟弟的小手。

何不转过身急急忙忙的往嘴里塞。

夏渺渺喊的嗓子疼!恨不得把何木安吊起来抽两遍!每个月不发生点这种事他就过不下去:“这点小事有什么不能捅到我面前的!”

何木安抓住了绝好的机会:“你也说了是小事,既然是小事——”有什么可说的1

“你有理了是不是!是不是小事你自己不知道!你脑子进屎了——”噼里啪啦又是一轮。

椅背的舒适度不错。

打算路过的园丁,隐隐听到声音,悄悄的绕过藤蔓区远去。

夏尚看着看着,突然觉得老爸好可怜,眼睛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蓄了一汪池水——

夏渺渺本打算继续的嗓门无意中看到尚尚后硬生生忍住,威胁了他句,你给我等着!笑眯眯的表示爸爸妈妈没有吵架:“乖宝,快喝,喝完了妈妈陪你去做作业。”

妈妈的笑容安抚了夏尚尚突来的情感,可她还是觉得爸爸好棒!爸爸那么厉害刚才都没有把不讲理的妈妈扔出去呢!她爸爸真棒!

夏渺渺摸摸女儿的头发,安抚:“乖啦,真的没有吵架,妈妈很爱爸爸的。”

何木安觉得这句话顺耳。

夏渺渺如果知道女儿想什么,估计会先把夏尚尚扔出去。

何木安不是瞒着她,是懒得说,就像渺渺自己说的,她又不是小孩子不用别人替她做主,其实他觉得,哪天他蒸发了,她也能挺过去,还差这点小事。

哎,他真不知道在他看来养孩子的小问题需要提前汇报,他顿排头吃的有些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