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7笑/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冤枉,冤枉的……何木安重新懒洋洋的靠在躺椅子上,耳畔响着渺渺急吼吼的夺何不勺子的声音还有大女儿笑小儿子傻的得意样子,嘴角扬起一抹笑,笑容还没有完全绽开,温和平缓没有任何烟火气的声音响起。

“晒夕阳很有意思是不,小不的碗筷掉地上了听不见——”

何木安一个激灵起身,掉哪了——

夏渺渺看着他,转过头忍不住笑了——傻样。

……

万籁寂静的卧室内,夏渺渺突然挪开何木安伸来的手:“困了……”软糯可期。

“何不不在——”

夏渺渺迷糊的想起她把何不交给何叔了:“行了,行了,快点吧——”

“——”

一分钟后。

“你笑什么——”

“我没有笑。”夏渺渺一本正经,她怎么可能笑,尤其在这种姿势下。在这种时候不是破坏气氛嘛。

“你有。”很肯定。

“没有。”

“你有!”

夏渺渺无奈,非要说这个问题是不是:“好吧,我有。”

何木安文言,看看现在的处境,不禁恼自己为什么非要问出所以然了!她笑就笑了,问出来是要怎么样!

……

夏小鱼的婚礼热闹非凡,夏家一片欢声笑语,比夏渺渺的时候更温馨喜气,夏渺渺结婚夏家多少有点以男方为主,迎合男方安排的意思,接亲的时候除了夏渺渺的好友根本没有人闹何木安,亲朋好友更是没有人开何木安的玩笑。

于是说是结婚不如说是陪着何家完成一个盛大的仪式。

夏小鱼临出嫁这一晚,夏家的亲戚都到了,灯光通明的夏家大院内,里里外外坐满了人,聊天的、大牌的、看影片的、陪新娘子的。

小鱼的卧室里不时传来潮气蓬勃的笑容。

夏渺渺忙碌的招呼着客人,还要应付七大姑八大姨拉着她念叨嫁得好、女婿好,夏渺渺用自己的尴尬,完美的取悦着自家的亲戚。

在热闹的氛围中,也有不那么热闹的,比如陪着岳父应酬的何木安一桌,明显像商务会谈,桌上的瓜子、坚果、酒水整整齐齐的摆放着,说着随时可以冷场的话。

夏宇和束松璟坐在末尾,两人也中规中规的坐着,束松璟完全没有平日肚子面对夏宇的随意,一本正经,与侧位上的何木安同出一格的郑重。

夏宇偷偷的替坐姿比值的束松璟一下,以前两人上课时,他也偶然这样干,就是看不惯束松璟随时完美无缺的样子。

束松璟看眼夏宇。

夏宇神色如常,好似认真的听着父亲讲自行车的杠杆原理,不停的点头表示原来如此。

周围夏宇的同事、夏爸爸的同事、夏家重要的男性亲属也一致点头。有把夏爸爸的话当成课题研究的意思。

这样无聊当大事的氛围下,不私下做点小动作,夏宇都对不起大姐夫和束松璟的人品。

束松璟又被踩了一脚,立即抬脚狠狠回踩,结果踩了空,猛然落空的脚踝一阵刺痛。

夏宇低头喝口水。

束松璟装作不经意的把手放在盘边的叉子上,神色自然的把叉子往袖子里拨,打算给夏宇来个狠得。

何木安的目光骤然看过去。

束松璟把手拿下来——认了!心里不禁叹口气,为夏宇的逆天运气唏嘘,可不是谁都有运气能让何木安当外戚照顾。

“渺渺,渺渺,快来看!亲家远过来的这一缸鱼真好看。”五米长两米宽三米高,几乎相当于一间普通卧室的大小,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没有见过的鱼,在灯光下好看极了,刚送来便引来很多人观赏。

夏渺渺认出都是热带品种:“嗯好看,邢家真是太客气了,以后两孩子不愁鱼吃。”

小姨拍她一下:“你这孩子,就会拿我们寻开心,这是让吃的吗!你吃一条我看看。”

夏小鱼在朋友的拥簇下也出来看,免不了又得了亲朋好友一阵夸奖,说邢家会疼人的、说小鱼命好的、说邢家重视儿媳妇的、说邢家客气的,说的小鱼脸颊滚烫。

夏妈妈知足的在一旁笑着,孩子们大了,成家了,都好好的,好好的——正在老人家心满意足时猛然想起还有一个最该结婚的单子,心里的美不禁减了三分,操不完的心。

夏渺渺在和乐的气氛中回头,见院子中央的一桌还在一板一眼的对视着,不禁一笑,转身叫何木安去楼上接电话,有人找。

何木安离开后,她二叔三舅瞬间各找借口赶紧离开,夏爸爸说腰疼也走了,留下夏宇的同事,想离开又没有借口。

“我看我们也散了吧——”

院子里的钉子户终于散尽,留下妇人一阵起起伏伏的笑声。

------题外话------

看到有人问了。本文快完结了。

其实你也可以当完结了,后面有夏宇的婚事,夏令一小段长大后的情节,一些其他的何家的坑填一下,基本就是完结了,当然何家肯定不止两个孩子,这些都可以在番外里,我之所以没有打上完结,是怕对番外太随意,扔着不管就没有了,所以把这些会在正文部分处理。就是说本文不会有番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