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2男瑟/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午三点多,夏渺渺穿着当天的深红色绣花旗袍,含笑的送走大部分客人后,捶捶肩,终于完成任务了。

家里除了自家亲戚和关系很好不用招待的朋友,没有什么人了。

“好累,妈,你也去休息会,忙了一天了。”

夏妈妈嘴角都是笑意:“不累,不累,我累什么,都是坐着,什么事也不用我操心,看着你们结婚了我也就放心了。”

“妈——人家儿女结婚,父母都是伤心的,看你说的好像多高兴,小鱼要是知道了还不说你偏心。”

夏妈妈虚打大女儿一下:“就你话多,我就是高兴。”老大难嫁出去了她能不开心:“老大,你来。”

夏渺渺握住轮椅往前推:“怎么了?”

夏妈妈神秘的问道:“你跟我说二宇是不是跟那他们公司那个老女人好了?”

“妈,看你说的,你好像比人家年轻一样。”

夏妈妈脸色不太好:“那能一样吗!二宇才多大,那个女人都能给他当妈了。”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比我还小几个月呢,再说了,女人大点怎么了,大了会疼人。”

夏妈妈急了:“你什么意思!他们两人真有什么!”

夏渺渺推着她上楼:“妈,你小点声,我姑姑她们还在呢,小心被听到了都来‘关心’你。”

夏妈妈不悦的四下看看,看来也知道亲戚间碎嘴的魅力,再说了又不是什么‘好儿媳妇’人选,有什么值得嚷嚷开炫耀的。

夏渺渺安抚着老妈:“我说的事如果,看你听到就好像真有这回事一样,人家还不一定看得上二宇呢,就你儿子那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儿子怎么了,我儿子要学历有学历,要模样有模样,现在还能攥钱,性格也好,哪个女人跟了他是那女人的福气。”

“然后伺候你这个脾气古怪的婆婆,你当什么好事!”

夏妈妈回头又要虚打她。

夏渺渺把妈妈按回去:“给点面子,木安还没有走呢,你也不怕他有样学样!”

夏妈妈立即不动了,虚张声势的道:“他敢——”想想又不放心:“他没打过你吧?”

“借她全世界的胆量。”夏渺渺嘴角下意识的扬起笑容。

“我告诉你,你别——”

“我知道,我知道,你跑题了,说二宇、二宇……”

夏妈妈心思立即又回到二宇身上:“我看女人年纪太大不配二宇,咱二宇找个什么样的不好,听说还是一位空姐,空姐,什么名声?”

“人家空姐怎么了,不就是长的漂亮些,长的漂亮的人谁没有谈过几次恋爱,你不能因为人家的职业就挑拣人家,我还听说人家是高管,业绩很好,比你儿子工资还高。”

“你向着谁说话呢,你是没见,你看她走路的姿势,扭呀扭的,看着就不正经,我不同意,我告诉你,你也少从中间起作用。”

“什么扭呀扭的,人家那叫仪态,是身条,我看比裴颜有气质多了。”

“总之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跟二宇说去,你看二宇听你的吗!妈,我可把丑话说在前面,你也就跟我说说你不同意这事,别听七大姑八大姨说,小心到时候打脸,被人看笑话。”

夏妈妈张张嘴想反驳,但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万一二宇真看上了,到时候娶进来,她还不被老姐妹暗地里笑话死:“行了行了,我什么不知道,不对,这么说来他们两人真有什么!”

……

下午六点多,夏家嫁女的气氛更淡了,有事的亲朋也走的差不多了,就剩为了牌局舍不得走的一家人,凑在一起打发时间。

束松璟从夏宇房间出来,向不远去的露天阳台走去。

“束总好。”陆家小表弟遇到了他,诚恳的向束氏当家人问好,等着他过去。

束松璟突然站定,神色严肃,漫不经心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耳钉,语气严厉的道:“这是尊夫人的吧,告诉她,的确在我车上,顺便转告她一句,再一再二没有再三,自己的东西自己戴好了,不是每次都有好运气找回来。”说完冷着脸扔他身上,神色冷硬的向前走去。

陆家小表弟脸色顿时难看,心里翻江倒海!裴颜她——裴颜她——不会的,裴颜那样善良,那么好,肯定不是那样的,裴颜是那么好的姑娘……

可束松璟的话又不断在他耳边响起,束松璟不会说谎的,束松璟根本没有必要说谎,束松璟跟裴颜根本不认识,没必要无限她,她真的故意把耳钉落在束松璟车上了?

不会的,不会的!小颜也学是不小心落上去的,只是不小心呢?

再一再二没有再三,陆小表弟脑海里不断回响着这句话,不是第一次了?竟然不是第一次,陆小表弟都快哭了,怎么可能!不可能的!他的小颜那样好!不嫌弃他,要求不高,待人和善!肯定是有人要陷害她!肯定是的——

陆小表弟护妻心切就要追上去替小颜解释,但解释什么呢?万一束松璟有确切的证据呢?万一是真的呢?

裴颜到处在找老公,猛然看到他,又是抱怨又是娇嗔道:“你怎么还在这里,快点,妈跟舅舅他们告别要走了,过来呀,你怎么了?”裴颜纳闷的走过去。

陆小表弟下意识的把耳钉窝在手里不让她看到,努力调整好自己的表情:“没事,我……我来了……”

来了不快点,墨迹的让人心烦!裴颜这样想着,脸上的笑容没有减弱一分。

走廊的尽头处,隔着丝薄的纱幔,束松璟把一切尽收眼底,他没有想过一件事就能收到什么样的效果,只是给某个人提个醒,这个醒提到了在他心里有个数就行。

至于事情不是真的,并不重要,不是吗。

夏宇猛然打开门,眼睛迷离,衣衫半退,手工定制的高级白色衬衫无人理睬的斜挂在肩上,漏出男子锻炼解释的肌肉、有力的线条,修长的身形被走廊的风伴着倒影不断拉长,拉长,迷离、贵气,只是嘴里的不清楚的喊叫冲散男子的慵懒之气:“松璟!束松璟!是不是男人——不如老子长就跑——”砰!关上门回去了!

阳台上,束松璟点烟的手一颤,又稳稳的点燃,深吸一口。

门突然又被打开,夏宇高喊着:“束松璟!滚回来睡觉!”砰!门又被大力甩上!

束松璟吸着烟,望着窗外的花色,深色宁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