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4被爱着的人/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束松璟凉凉的看他一眼。

夏宇嘴角赶紧递上笑容,心里挺不好意思的,昨天要不是他在,他就难看了:“我就是觉得……”是喜事,邢家那么热情就接了他们家递来的杯子。

束松璟闭着眼都知道他要说什么,所以没必要听:“出去。”

夏宇老实的后退一步,要不是他昨晚失态,他昨晚早走了,也不会耽误他的事:“谢谢你呀,要不是你——”

束松璟脚尖一勾砰的一声关上了洗手间的门。

夏宇叹口气,两人多年朋友没有把束松璟的脾气往心里去,:“那我下去了,你也快点。”

……

夏尚尚正在吃早餐,见到小舅,恭维的话立即到了嘴边:“小舅越来越有型了,我妈昨天说很多阿姨看你的目光都直了。”

“别瞎说,我什么时候说了。”夏渺渺让秦嫂给他盛饭。

夏妈妈闻言立即哄外孙女:“尚尚告诉姥姥谁看小舅舅看直了。”

夏尚尚瞬间嘟着可爱的小嘴控诉的看向姥姥。

夏渺渺无奈:“妈,你吃饭吧,她就早上待了一会,知道谁呀,这样说无非是为了哄夏宇高兴,你也跟着起哄。”

我这不是怕儿子娶不到媳妇:“松璟呢!”松璟也不是外人,但除了要上学的尚尚开吃了,其他人还是等着他一起用。

夏宇觉得没什么,拿起筷子要吃。

夏妈妈无情的敲在他手上:“你姐跟我说你谈恋爱了。”

夏宇瞬间看向大姐。

夏渺渺无辜的回视,我可什么都没说。

夏宇不担心大姐说了,是担心母亲的态度,要说多担心也不尽然,无非就是他妈妈不同意,大喊大叫一段时间,她又不是没听过,但傅庆听了心里多不好受,以后婆媳关系也会有隔阂,他希望母亲接受了,再把她带回来:“我都多大了,谈恋爱有什么,小鱼还结婚了呢。”

束松璟很快搭理整齐,玉树临风、器宇不凡的从旋转楼梯上下来:“不好意思,来晚了。”

“哪有,也没有事,正好说会话。”

饭菜很快上桌,夏家习惯了何木安气场,对束松璟在场没有任何不适:“谈恋爱是没什么,你谈的那是谁,我看跟你姐一样大了!”

夏渺渺先不干了:“妈,都说了好几回了,别拿我年龄说事,我大怎么了,那也是地球自转的结果,关我什么事。”

“行了,行了,你给我住嘴。”转头又看向夏宇:“妈不反对你谈恋爱,但也谈个跟你差不多的,你说你——女人比男人老的快,你——”

“女人还比男人耐活呢。”

夏妈妈对打女儿戳锅的行为十分懊恼,无声的指责了她一眼。

夏宇对小姐笑笑,反驳道:“这么说您老是看出来,对,就是她,我喜欢她,而且只喜欢她,你打算和她结婚,你不用再给我介绍女朋友了,你介绍了我也不会去。”

夏妈妈瞬间看向束松璟:“你看看他,从来都是这样,那个女人有什么好,一把年纪又是空姐,我就不信二宇能斗得过她,小束你平时见的多,你给他讲讲那些女人有多乱,别傻乎乎被人骗了还不知道,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最喜欢找你们这些老实巴交,又好骗的人金盆洗手,就二宇傻,他这傻样,替人背了锅还不知道呢,小束呀,你可要多替伯母看着他呀。”

夏宇顿时不高兴了:“妈,你说什么呢!人家庆儿——”

束松璟打断他道:“伯母,我知道,我一定会看着他的,傅庆儿是吧,想不到伯母也见到了,那位大姐长的不错吧。”

“哼,长的好有什么用,招蜂引蝶。”

束松璟立即附和:“伯母说的对,长得漂亮的女孩子都招人喜欢。”

夏宇闻言就要跟束松璟干仗。

束松璟看都不看他一眼:“伯母应该还挺说她的名字,就是夏宇刚进华航实习的时候,伯母忘了吗,就是那位帮夏宇说话,夏宇才没有被刷下来的女高管,就是她。”

夏妈妈闻言,所有打算说的话都噎在嗓子里顶的她心肺翻转,当年微末时,人家拉夏宇一把,她们家现在不同了,就反过来说人家长道人家短,夏妈妈脸皮再厚,在外人面前也没有这个脸皮:“是……是她呀……”

“是她,当初我也是通过她见的郑总,实习的事才定了下来,就夏宇这性格在部门里能不被人排挤,听说当事出了不少力,心思挺好的,对夏宇颇为照顾。”

“是……是这样呀,那人家对夏宇恩情挺重的……”

夏渺渺见老妈说的那样勉强,开口道:“可不是,那时候夏宇能留任华航对咱家来说是多大的事,人家傅庆是出了大力了,换句话说人家对夏家有恩,如果不是她,束松璟去哪里找人,说不定夏宇就不能留任了,就算后来可以通过木安进去,让别人一说也是走后门进去的,好说不好听,对夏宇将来发展也不好,束松璟,你说是不是。”别说没有傅庆儿,就是束松璟当初走的关系,就不见得有傅庆儿什么事,不得不说人家束松璟就是会说话。

哎,以前总觉得人家私生活混乱怕他带坏了夏宇,现在看人家为了夏宇的婚事挺用心的,不禁觉得自己这些年对他的偏见有些对不住人家,人家不就是私生活放的开些,那也是人家有本钱,再说有没有结婚,就是结婚了,谁又知道人家的婚事模式是这样的。

夏渺渺越想越是那么回事:“吃,松璟尝尝这个,小查的新手艺。”

“谢谢大姐。”

夏妈妈被说无言以对,心里也明镜似的,人家傅庆儿当初可没有看不起她儿子,就算人家当初就抱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心思,对那时候的夏家来说,也是攀了傅庆的高枝。

夏妈妈就是觉得现在日子好了,每毛病她都想挑出别人三分毛病,更像自家儿女嫁的最好,娶的最好,最不济也不能让那些靠着大女婿生活的亲戚们比下去,丢不丢她的人。

陆家那要学历没学历要模样没模样的傻小子都能娶到裴颜那样的姑娘,她家夏宇要什么有什么当然要娶更好的,跟年轻的、更漂亮的。

夏渺渺太了解自家妈,太立即家里这些三姑六姨的小心思,有时候颇让你哭笑不得:“傅庆是飞国际航线的,人家会好几国外语,学历比你宝贝儿子还高,真正才貌双全的女精英。”

夏尚尚默默的下了餐桌,上学去了。

夏妈妈惊异道:“会说外语呀?!”会说外语就是了不得的事,现在的小孩子一个个都从双语教起,学校老贵了,如果儿媳妇就会说,能省不少钱呢!而且有本事的儿媳妇,总比只长得好看,在舞台上扭呀扭的好多了,裴颜可是拍过吻戏的,露了大半个肩,哎呀——简直——

夏渺渺目送女儿出了门,再回过头看母亲,看她老人家的脸色,不定脑补出几部大戏了,看情况应该都是好事。

夏宇感激的看兄弟和大姐一眼,尤其为刚才误会兄弟不应该。

束松璟不理他:少来马后炮,爷不差这一个。

……

夏宇开车送束松璟回公司的路上全程带笑、殷勤备至,对他老人家关键时刻仗义凌然时买账,大姐说的再好听在老妈心里,都有见识浅薄的危险,束松璟就不一样了,他说好就是真的好,是专业的束总眼光。

束松璟被他笑的烦,拉长副驾驶位,仰躺着养神,昨晚某人起来又吐又闹,没有睡好。

束松璟朦胧间,手机响了,不想接。

夏宇用胳膊推推他:“手机。”

束松璟不动,当没听见铃声。

“喂,你赶紧的,万一有什么事呢。”

束松璟依然不动,和煦的空调风吹着,灼热的人就在旁边,迷迷糊糊的状态,让他连手指都不想动一下。

“你真是,万一有什么事你找谁哭去。”夏宇趁红灯,转身翻开他的上衣,从他里侧的口袋里掏出手机:“喂。”这不是第一次了,两人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手机另一端的人愣了一下,继而小心翼翼的开口,声音清爽如风:“……是束总的手机吗?”

夏宇看像瘫软成泥的男人一眼,神色全是不赞同,但依然礼貌道:“束总在开会。”

束松璟闻言大概猜到是什么人了,也没有不好意思,依旧懒洋洋的躺着。

夏宇帮他把手机放回去,车子继续上路,他认识束松璟的时候束松璟就这样,男朋友、女朋友都有,他不是不认同,这种事既然古往今来都有市场,一定有它独到的地方,他只是不准自己接触,从小到大,他就抵御诱惑的能力比别人强——因为穷到消费不起,消费起的时候已经有了自制力。

“到了,下车。”

再睡一会……

“你员工来了——”

束松璟忍不住一笑,很想提醒这个白痴,你今天开的你姐夫的车,你姐夫的车不单防窥还防弹!

算了,跟他一般见识做什么。

束松璟起身,整理整理衣服,推开门下车,又是不苟言笑、风姿俊朗的束松璟。下午三点,他要带领他的团队决策市区的民心河。

夏宇看他进去后,脸上立即露出热恋的人才会有的甜腻表情,拿出手机给傅庆打电话,口吻前所未有的带着男人的阳光气,还有男人恋爱后对女人的宠爱,如果现在有熟悉他的在场,说不定因为他man到不正常的样子侧目他一百遍,所以他不当着家里人的面给傅庆打电话。

“对不起,昨天让你自己回去的。”

另一边,傅庆儿穿着到大腿的连身睡衣,栗色的波浪长发垂下,漂亮精致的五官因为收到心爱小男朋友的电话,神色飞扬、性感美艳:“你那么忙,我又不是不会开车,还用你送。对了,昨天喝成那样,头疼不疼。”

傅庆儿把手机放下扩音放在茶几上,素白的手提起一旁的茶壶给自己倒杯茶。

夏宇不自觉的摸摸头,心里受用庆儿的关心:“不疼……就是……想你了……”说完没有像刚开始两人说情话时那样不好意思,坦荡真诚,真切思念她了。

傅庆儿忍不住笑了,虽然过了期待爱情的年纪,也不会为了谁一句‘爱你’或等待,感动的失去自己,但面对比自己小一些又笨拙真诚的男朋友,傅庆儿还是很感动,能用心感受他的真心。

傅庆儿的声音也不禁放柔了几分:“我也想你——”

夏宇顿时满血复活,宿醉又开了一个多小时送松璟的疲劳瞬间一扫而空,慢脑子都是庆儿姐的那句‘想他’,激动的像所有第一次恋爱奔着天长地久的小伙子一样:“我现在去看你!”说着已经迫不急的发动了车子。

几十米高的窗后,因为车子的离开,转身去处理公务。

傅庆儿有些不赞同,急忙道:“你开过来很远的,好不容易请假休息几天,别过来了,又不是见不到,明天你想不回来都不行,在家多陪陪阿姨。”可能年长,对他,下意识的就会为他着想,担心他开车会累,酒醒后是不是头疼,适不适合开车。

夏宇戴上耳机:“我就在市区,一会就到了,你等我。”

“你在市区做什么?”

“送松璟上班。”

傅庆儿点头:“那好,你过来吧,开车小心点。”末了又羞涩的加了句:“我会担心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