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9它的错喽/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一早。

夏尚尚掀开鹅绒被,从宽大的床上起来,小脚丫踩在长毛地摊上,一路奔进浴室,洗涑、换衣服,梳两条简单的小发辫。然后对着镜子深吸一口气,怯怯的下楼。

夏渺渺这一胎有些闹,恶心、乏力、人也没什么精神,偏偏还睡不着,就像不想学习的人有一根悬梁链吊着,让人无法安宁。

夏尚尚到底不怎么怕妈妈,至少和怕亲爸比起来,妈妈就不够看了,妈妈和高爸爸比起来,当人妈妈就凶悍了。

夏渺渺睡不着起的早,餐桌上已经摆满了早餐,夏渺渺又喝上了花生牛奶,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原因,知道怀孕后只好这一口。

夏尚尚小心翼翼的磨蹭过来。试探性的喊:“妈妈早上好。”小心的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夏渺渺嗯了一声,昨天的事已经抛到脑后,只是精神气不高。

尚尚本来就是试探妈妈,见妈妈好似没有生气,还跟她说话,立即嘟嘴道:“我没有想过对爸爸不好,是爸爸他……”吓人!很吓人的,夏尚尚想到被‘抛弃’的恐惧,现在提起来眼睛里还盈满害怕的泪水。

夏渺渺嗯了一声,没给女儿表演情怀的机会,本来她也不抱希望说服尚尚,就是当时看不惯她的小样子刺激她,但都是当妈的,刺激完了又觉得孩子只剩下可怜了,哪里还会再责怪她,只想着回头慢慢教,说不定就教好了。

尚尚骤然抬起头,有种自己准备了情绪,被人一拳挥过来,禁止表演的闷顿感,明明昨天……

夏尚尚见妈妈兴致不高,不禁小心了三分:“妈妈……你怎么了?”

“没事,你爸不在家怪无聊的。”

夏尚尚不太能懂这句话,爸爸妈妈相爱,她能听懂字面意思,也不到理解‘相爱’是什么意思的地步,有些词,都是学会了,要慢慢才会懂:“哦。是挺没意思的……”其实完全感觉不到。

但已经回说照顾被人情绪的客气话了。

“你赶紧吃,司机等着了。”忍不住叹口气:“让你别跟来山上不听,上学多远。”

“人家想多陪陪你吗。”甜言蜜语说来就来。

夏渺渺忍不住笑了,忽然就想到了‘撩完不负责’这句话。

“你笑什么?!”

“你可爱呗。”

……

“离半个月还有几天呢,也不打声招呼,不想让这些人去接你是不是。”夏渺渺洗涑完,穿着大花底色的真色睡衣,掀开被子躺进去,赤红带绿的素颜搭配,落在高女士手里也做了让人眼前一亮的风情:“你说说大两岁怎么了,看把彤彤笑的!”猛然盖上被子!好像被子跟她有仇!

何木安开完会,今天下午刚下飞机,没有回公司直接回来,正在小客厅的书桌旁开着电脑处理文件。

夏渺渺躺在薄薄的被子里,还有些不甘心:“先别说女大三抱金砖,对我弟来说,女人年龄大一些就是比小一些懂事,好像我弟就要找一个十七八岁的才附和他现在的胃口一样,他有什么胃口?什么才是他的胃口!得瑟的他!”

“二宇如果找个十七八的,你找个什么?没毕业的?小学没毕业的,你也下的去嘴!”

“彤彤就是有偏见,她跟小陈那事怎么样了?”

“……”

“小陈也是,他原配对不起他,又不是全世界的女人都那样那,好女人还是多的,反而是你们男人,专情、痴情的难找。不就是被伤了一下,还不打算过日了!”

“都像你们那样想,哪还有你们男人的好日子过,一点都没有宽容的美德。”

何木安看她一眼,看她仰着头说的义愤填膺,想了想,没有开口,继续处理文件。

“我就不明白了,他想得到怎样的安慰才能把这件事过去,要不然就别跟彤彤好,彤彤也是不知道在想什么,谈了几个都是二婚不说都有孩子——”

“最让我生气的是,她找的这些一个比一个大,她还在那里说夏宇,我们夏宇也是有追求、有品位、有眼光,不是只看嫩的好不好。”

“不跟你说了,说半天听不到声音,睡了!”夏渺渺带着怀孕后暴躁的情绪转身背对着他睡觉!

翻来覆去三分钟,又不高兴道:“你就不能把空调降下来!?”

何木安看眼桌上的温度计:“十九度。”

“调到十度!”

何木安按了一下控制面板,调到十八度。

不一会,夏渺渺翻过身又起了话头:“我大姑家的小儿子,就是小鱼结婚的时候带着很漂亮老婆的那个,有印象吗?”

没印象。

“也不知道怎么了,两人正闹腾呢,我表弟那么好脾气的人竟然也能闹起来,上次见的时候我还以为我姑挺喜欢她的,谁知道为什么,我大姑也问不出什么来,听我妈说一开始,我大姑向着表弟妹不想他们离,觉得丢人,后来两人打架时,表弟妹打的我弟脸上带了彩,我大姑就嚷嚷着必须让他们离!”

“不过还没离成呢,女的不愿意,要分财产,我大姑那是什么人,一分不给,为这事现在闹的不可开交,天天找我妈哭,我妈能解决什么。你说说这都什么事,那天我看那姑娘挺好的,谁知道……所幸还没有孩子……”

“说起孩子我就有气!我怀孕怎么了,我怎么就不能怀孕了,非说我没有远见,说我挖政策墙角,人没有自己的主张,是你们家的生育机器,呵呵,机器,再说了,我跟机器长的像吗!像吗!”夏渺渺气的坐了起来:“你给我回话!像吗!?”

“不像。”

夏渺渺又满意的躺回去:“我以后都不跟她们说话!绝交!没思想、没主见,人云亦云……”

“回你的办公室工作去,关灯!”

何木安关了灯,摸上来。

夏渺渺心烦,类似孕期综合症,感觉他上来更烦了,脾气来的莫名其妙却压不住,掀开被子,摔摔打打的去客房睡了。

何木安茫然的在黑暗中叹口气,重新打开床头灯,靠在床边,思考怎么解决这件事。

这间被装修的很有格调的房间,在女主人的声音消失后,仿佛终于散完了说不尽的家长理短,带着它的男主人,重新恢复了它豪奢下的内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