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7一更/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束松璟最后也没有洗,八点半,托着行李,出了夏宇的宿舍,很长一段时间估计他都不会过来打扰两位热恋的人生活。

夏宇下午三点多醒来,穿着睡衣,精神不错。

傅庆儿回头看他一眼:“醒了。”年轻就是好,熬夜依旧恢复的这样快:“我煲了汤,给你盛一碗。”傅庆儿说着要起身。

夏宇赶紧按下她,顺便俯身拿起她边上的遥控器帮她把电视声音调大:“我去,你歇着。”煲汤非常费时间,一锅浓汤没有三个小时根本不符合庆儿眼里的标准,他家庆儿辛苦了。

夏宇走进厨房,路过餐桌时见上面早已收拾整齐,不单餐桌,客厅应该庆儿也收拾过,夏宇以往觉得自己挺爱干净,但女生跟男生的干净不同,傅庆儿更善于整理家务,一点没有大姐说的成功女性有几个愿意把时间放在家里的。

夏宇觉得庆儿就很好,至少不像她大姐,有时候脾气上来,简直难以沟通。

夏宇神色安然,没有腹诽自家老姐的负担,给自己盛了一碗汤,一口喝下去一大半,饥饿的肚子稍稍缓解。

傅庆儿站在门口,纵然不觉得婚前同居有什么,因为男方的不同,心境的不同,也有些被发现后的不自在:“昨天没有让你难做吧……”

“松璟?”夏宇回头,正好喝完了剩下的半碗汤:“他没事,就是蹭住,早上赶飞机,经常过来,你不用把他放在心上,昨晚没有打扰你休息吧。”

傅庆儿嗔怪他一眼:“没有,就是觉得……”

怎样?夏宇又给自己盛了一碗,因为好喝。

傅庆儿略带点调侃又认真的笑道:“怕他觉得我太随便,不建议你跟我结婚。”

夏宇闻言嘴里的汤险些没有喷出来,赶紧擦擦嘴咽下去,嘴角有些想笑,但最终忍住了,就束松璟的私生活,他还嫌别人,他自己就是一摊乱线,自己都理不清楚。

“很好笑吗?”傅庆儿神色危险的看着他。

夏宇赶紧摆手:“没有,没有,你放心,他绝对不会那样想,他人很好的。”

傅庆儿也就是随便一说,就是有点想在他所有亲朋中表现最好的私心,如果偶然表现不好了,也不是太纠结,就是觉得遗憾:“我知道,你朋友有不好的吗!赶紧吃吧。”说完转身。

夏宇赶紧叫住她:“你不吃?”

“吃过了——”

……

夏渺渺在安胎,没什么事不出霞光山,灵感来了就在工作室忙一会,大多数时间跟着高女士在浓密的丛林木屋中织布、绣花,一层又一层蔽日的叶子筛透了阳光的温度,徐徐凉爽,仿佛小屋中还是初春。

高女士最近新收了一位徒弟,三十多岁,是以为沉默寡言的老手艺人,丈夫很早以前便过世里,如今的独自抚养一双儿女,生活不容易,可能这么些年赖以生存的技能都与秀品有感,大姐的手保养的很好,丝线从她手上滑过,没有任何滞涩感。

夏渺渺还发现,虽然对方生活可能不太如意,但容貌丝毫不见不如意的衰色,精神状态也很好,头发高高挽起,穿着立领对襟盘扣旗袍,坐在绣案前,伴着摇曳的枝影,木屋树香气,说不出的古朴优美。

夏渺渺想这大概就是懂生活、会生活的女人,不管生活遭遇多大挫折,她都不允许轻易折损她的质量。

夏渺渺不太能理解那种力量,但她羡慕对方拥有传承般的认真,甚至羡慕着,就像羡慕高女士那辈的人经历磨难也不忘的初心。

那辈的人坚持住的,现在哪一位没有苦尽甘来;坚持不住的,也让自己的姓氏消失在了斗争里。

夏渺渺大概懂高女士选新徒弟的标准了,有阅历、有坚持、有初心,有悟性。

高女士心里对自己没有那么高的评价,她的很多徒弟离开这里后确实做出了不同的成就,但如今又有几个是真正静下心来做东西的,大多到行政位置上去了,尽有的几位做手艺的,追求的也是成品背后的利益。

虽然没有什么不对,毕竟没有价值的物品等同于废物,但出发点呢,高女士不喜那些人的出发点。

她也就想开了,干脆找位有年龄有坚持的徒弟,省的从小养起,还的等着她们弯路走完后返璞归真的追求艺术。

高女士选中现在的徒弟,就是觉得她能静下心来,在现今浮躁的氛围下,能静下来就是好。

夏渺渺绣一会,便要站起来缓解腰间的不适,站在绣楼的窗台,看着下面层层叠叠的茂密枝丫,看不到下面绿荫遮盖的小路。

尽管望不远,夏渺渺也喜欢坐在这里往远处看,有种身心融入大自然的玄妙,容易静心养气。

何木安推开门,无声的走进来。

高女士看了先生一眼,平静睿智的眼里露出一抹少有的喜意,若不是教导徒弟们不能上课时分心,她老人家一定已经站起来,冲过去服侍她心爱的何先生了。

夏渺渺很快发现他,对他嘘了一声,瞧瞧转身往外走。

两人走在绿荫环绕,遮天蔽日的小道上,清凉的夏风,吹起夏渺渺耳畔的头发,轻松惬意:“怎么过来了?”夏渺渺弯腰捡了一片叶子,在指腹间把玩。

何木安陪着她走在身后:“看看夫人消气了没有。”

夏渺渺乐呵的笑了,转身挽住他的胳膊:“早不生气了,你这么好我有那个胆子吗。”

何木安闻言表示保留:“你问我的事,我查了,邀请函有,就是没有时间,不可能去。”

夏渺渺不意外,他本就少参加类似聚会意思没有效益的宴会,更何况他毕业学校多,上的不走心,也就没有她们这些人对母校身后的感情。

“邀请函你要吗?”

“不要,我要去干吗,盯着你的身份去,等他们看见我失望的踢出来。”

何木安嘴角微微上扬:“你不用也好,我一直没有参与过秋门的活动,学校发邀请函下来也没有指望我去的意思,就是意思下表示客气,并不是你们想象的多么看重我出席。”

------题外话------

下午六七点左右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