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秋门情怀(二)/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班!”三两个女性兴奋激动的跑过来,微微有了皱纹的眼角,不再紧绷的皮肤,一眼能看出与小姑娘不一样的身形,眼里闪烁着同样久别重逢的不输年轻人的高兴。

夏渺渺尴尬了,校友相遇就是这点容易尴尬,你知名度高,又是班长都认得你,对方小透明几枚,早被你在时光中当饭粒咀嚼了,除了觉得眼熟、我应该认识,死活叫不出对方的名字。

夏渺渺更热情的笑,握手都是男人的爱好,她们表达热情,语气里就能带出来,每一个字都是燃烧热情的火焰:“难得难得!大家都来了!一会抢占蛋糕制高点,吃它个昏天暗地!”

热情的回应更加热烈:“夏班还是老样子,看到夏班,就像还在课堂上一样,下一秒就能去上课。”

另一个愉悦的声音响起:“别提起,为什么我只想到考试!夏班每次抱着卷子进教室,我都有种回到高三备考的感觉,现在梦到了还能吓醒呢!”

夏渺渺笑容真切了十分,说起曾经可不是说不完的激动:“别说你们了,我也差不多,要维持第一,我都晚上好好做做梦,第二天就成了,哈哈哈哈——”

同伴们下意识的锤她一下:“夏班呀!你到现在还打击我们!”

又是一阵响亮的笑声。

这样笑声平时一定会引人侧目,现在只是万人中的不起眼的一小撮,甚至不是最高的。

一通情怀不减的寒暄后,几人约定中午一起去前操场狠吃学校,又余韵未了的带着满满的情怀散了。

什么是默契,就是我忘了你的名字,你忘了我的名字,我们全当不知道的知道彼此的名字!如果能记住对方名字的,那了不起了,完全可以喊出来,让不记得你名字的含羞三百年!然后剖腹谢罪!

孔彤彤在校友走出很远后还在校,就笑几个人刚才无厘头的寒暄,还寒暄的如此激情四射!

夏渺渺嘴角带着掩不住的笑意,自我调侃:“没有被一遍兄弟姐妹的名字,真实我的失策呀。”

“可不失策吗,你就是我们全体三班的情怀,谁见了你不想说几句,缅怀一下曾经的冲动年华!走啦!走啦!吃大包子油条喽!”

“是谁说咱们食堂的包子像水饺的!”

广场上买早餐的餐位很多,看情况都是从食堂批发来这里摆摊的,还有的事食堂内的小厨房亲自出来赚钱的。

一排排的摊位上,卖什么的都有,夏渺渺看到了很多卖梧桐叶和秋门小草的,一个个包装的像过年的娃娃一样:“为什么没有卖土的?”

“怕挖多了,学校再出现个明月湖呗!”一个人不认识的人自来熟的搭腔。

周围的人群共享的大笑。

他们一路走在早对这些小草、玻璃、废旧纸张、老师的钢笔、旧掉的梦想——脚印,除开的花骨朵,无语了,虽然买的人不少,但也都知道就是消费个高兴,回头没地方放了绝对优先扔掉。

大家都懂,但还是愿意被学生们消费,就是图个心情,让孩子们多个零花钱。却不希望这些小孩子把消费他们当商机,所以笑的高兴。

没有恶意,就是乐呵乐呵,旁边卖东西的学生听了也乐呵,应该学校确实在临校庆三天前,做出了禁止挖土的申明,是因为真的有同学想去卖土了!

孔彤彤吃了六个包子才饱了,非常不爽的塞着最后一个道:“我以前四个就饱了,现在它肯定更小了!”

夏渺渺嘴里也塞着一个包子,更在努力往下咽,她觉得学校为了让她们牢记食堂,今天的包子一点也没有看在过节的份上增大,果然是回忆杀呀!

夏渺渺捶着胸努力咽下去,喝了一大口豆浆:“你怎么不说你食量增加了!”人多声乱,不喊听不见。

“怎么可能!我出学校后食量吃可能减少!咱们秋门的食堂呀!真是太给咱们长脸了!那边还卖红色纪念服的,再买一个去!”

两人一会的功夫又一个人买了一件红色的,搭在肩上扇苍蝇:“为什么我们不买顶帽子?”“对哦?为什么?”

“咱两傻呗。”两人大笑着赶紧去买帽子,没有任何新意的随处可见的旅行帽,无非就是字体不一样。

两人戴着帽子,非常‘潇洒’,自认很‘帅’的走在秋门通往各地的小路上,傻笑的高兴。

明月湖的人气绝对不低,湖水潺潺、鱼儿游曳,那位胸怀有诗词的你我,没有在花前水下想过骑着白马的他、没有想过临水起舞的她。

明月湖畔也早已聚满了人,零散的还有几组卖明月湖水和鱼苗的摊位,一看标记就是校学生会限量精英,不准随意捞取。

湖畔有的女士手里捧着小巧的鱼缸,有的在草地上漫步,有的携家带口拍照留念,有的趁人不备,折一段柳枝放进怀里。

还有的班级相约在今天,在湖边拍十年后的集体照,不远处还有现任同学跳着青春逼人的健身操。

景色迷人,人美、物美。

夏渺渺靠在一颗柳树上,歪着头,摆着造型,让孔彤彤拍美照。

照完了,夏渺渺赶紧跑过去看一眼,然后让彤彤跑过去抱住大柳树,给彤彤拍照。

两个不再年轻人的,非常热情的像孩子一样,执着的火热的与湖畔每一棵柳树合影。

“夏班?!——夏班!——”

夏渺渺回头,扬首,慢悠悠的用手遮着头顶,用跟上面的人叫她时,一样的不热情的目光看向对方的方向。

孔彤彤从柳树下小跑了过来:“谁呀?”

不远处的斜坡高处站着四位女士,为首的一位打扮的最为让人眼前一亮,穿着不俗、妆容也不俗,手里的包更是不俗,笑容摆放的也很‘不俗’。

夏渺渺用跟对面的人一样客气的笑回笑,小声的问身边的彤彤:“能叫出名字来吗!不管能不能!你信不信,咱们遇到第一波糟心的人了。”。

能不糟心吗!叫完她们还稳稳的站在原地!想要的从属关系不是一目了然吗!

呀的!你不下来你叫什么!下来一圈容易吗!她们可是饶了一大圈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