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5秋门情怀(七)/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围异样的目光散了些,虽然还有零星的几个,但也没有什么了。

邱玲惊异的看看夏渺又看看孔彤,如果刚才外面的人没有具体看清,刚才方甚口中念出‘何夫人’几个字的尊敬,那么方男神摆出的尊重是不能骗人的。

她站的近,感受的最深,刚才方男神出口说话时,甚至是没有抱着被回话的可能。方甚是谁?她们那一届,不对,是他在校期间四年来无人超越的男神,除了人品、成绩,最被推崇的是他的家世。

邱玲看他刚才的样子没有一点破产的迹象,可他对夏班却不见往日的傲气,邱玲再次看向夏渺。

夏渺拉着她往旁边的水果区去:“彤彤这家伙,看到帅哥还是走不动路,邱玲,你要是有合适的一定要记得给她介绍,养猪的咱不敢说看的上她,养鸭子的也行呀!”

邱玲嘴角扯了扯又扯了扯,也知道刚才想差了,等走出肉食区很久,她实在忍不住问:“你老公是?”

孔彤彤吃了一瓣橘子:“嗯,很甜,你们尝尝,特供橘,这写着呢,赶紧吃。哎呀!你问她老公!何安!何安有印象吗!”

邱玲急忙点头,她纳闷自己竟然还能想起这个按说该毫无存在感的人,甚至还有印象他看人时的样子,见鬼了!

孔彤彤神秘的靠近邱玲。

夏渺渺无语:“你别瞎说,行了,随便你说,太尴尬了,我去那拿柚子吃。”说完赶紧向前两步。

孔彤彤切她两眼,嘚瑟的你:“人家何安那是,怎么说来着,王子野兽……不对,癞蛤蟆和天鹅的无差别转换,人家禾木集团总裁,没想到吧,咱同窗,禾木集团总裁!就是咱市中心三山抱岳!”那三栋快顶到天的大厦,中间偌大的露天公园的那个豪!

邱玲紧缩的眼孔慢慢放大、放大,惊叹的看着孔彤彤,嘴巴能塞下一整个橘子。

孔彤彤很能理解她,拍拍她的肩:“想不到吧,同窗都有可能是骗子,珍珠里面有颗鱼目,你能想到有这种事,简直——简直——扼腕呀!”孔彤彤是真扼腕,早知道结个善缘也能高升两步呀,比如王峰龙、钱钧那样!机缘单薄哦!

邱玲有些回不过神来,惊讶好像又不该惊讶,禾木她当然听过!现在秋门大学的校博物馆里、图书馆里还锁着好几部禾木大将的各种记事、有感,杂文,是经济学院的常用书籍!

想不到——想不到,他们的头头竟然是何安!那个何安!同班的那位!

邱玲都忘了要吃饭,跟在孔彤彤身后,不断的自我感叹,太不可思议了,这么一位想都不敢想的大人物,她竟然觉得一点都不维和,难怪他不怎么说话,难怪从来不正眼看他们,原来人家是真看不上他们。

这感觉……真是……真是太诡异了……邱玲亦步亦趋的跟着彤彤,忍不住道:“何安真长情——”再拒绝这个名字都不一样了,以前觉得平平无奇,可以随便喊,现在责觉得神圣的不能随便叫,因为此人代表的意思不单是有钱,有钱人多了,又不是谁都要跪舔。问题是人家让我国经济能在世界立足,还以一己之力成为四大商业体系的常住理事,共同开发一些对普通人来说是机密信息的项目。

那是什么感念,至少很带感!

孔彤彤回头!差点没撞上她鼻子,想说,什么长情!扔下渺渺一个人的,渺渺才是不容易,他就是渣男,但好像没有必要说,模棱两可的道:“还行吧。”八卦何木安还不如多吃一块菠萝蜜。

邱玲脑海里已经幻想出很多夏渺和何安浪漫的事,荡气回肠的爱情,机遇下抓住的王子,校园里的浪漫爱情。

邱玲赶紧跟上孔彤彤:“刚才看男神对咱班长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好帅。”

“你说谁帅?!渺渺还是方甚!”

“当然是咱班长,你都不知道我刚才竟然还想夏班怎么能生老三!以后可怎么办——”

孔彤彤闻言不等邱玲说完道:“生老三怎么了,喜欢孩子就生呗,传承是天性,我要是结婚后,不定生老几呢!”管别人生几个人的才奇怪吧,闲的。

邱玲也有些惭愧:“我不是想多了吗。”邱玲声音有些低:“以为她有生儿子的压力,想法还迂腐了。”

孔彤彤就更不赞同了:“想生儿子怎么了?!人家想生什么就生什么,这是自由,我就是讨厌那些想生儿子还随便生几个女儿的,气人、不负责任——”

“我说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儿子女儿是想生就能生的吗!”话题完全跑偏!

孔彤彤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她:“你是不是当代大学生,活在信息科技里的人物,问这样幼稚的问题。”

邱玲认怂,她无知,主要是她对生什么没有想过,住在大城市里,对门不认识对门的,男孩女孩什么的都没有社会从属关系,所以从来没有想过:“我差点以为咱班长被家暴,想想我都瘆得慌!”

“你瘆什么!要是家暴挨打的也是夏渺,疼不到你身上。”

“不是,我是瘆自己无知,尽然那样想咱班长!要是被人知道,就说比如被方甚知道,还不从心里觉得我是白痴、傻包。我差点丢脸丢到姥姥家!”

孔彤彤突然想起韩青那伙人,笑的不行,吃饭点竟然没看到她们,不会是不好意思躲起来了吧:“你放心,你绝对不是第一个,哈哈,说不准还不是最后一个。”

“你怎么这么坏心。”邱玲掐了她一下,又忍不住看向几步外的夏班,忍不住道:“咱夏班现在的也是豪门贵太了吧。”

孔彤彤闻言看向不远处的渺渺,努努嘴,示意邱玲看她身上的衣服:“你看她哪点像贵妇?”

邱玲仔细看了看,还别说,真没有什么地方像的,但因为知道了,有觉得她个动作也流畅,一举一动都很不一样:“还是……像的吧……跟咱们不一样就是一样。”

“是不一样,她怀老三了,你怀一个我看看。”

邱玲闻言忍不住拍了孔彤彤一下:“你说你怎么这么欠,别说我了,你怀一个我看看,想想等人家老了,儿女们一字排开那架势……啧啧啧……”邱玲好似已经看到了那样的场景,羡慕不已。

“你刚才还为她怀老三担心不已呢。”

“诶!姓孔的你怎么那么想让人打你呢!”

夏渺渺端着水果走过来:“你们说完了吧,说完了赶紧去阴凉地待会。”尴不尴尬。

“好了,好了。”

邱玲才发现自己盘子里什么都没有,赶紧一路跑着夹了些吃的,其实广场上搭了天棚,很凉爽,不过自然不如照着隔阳层还有天棚的座位区。

三个人挑了个人不多的区域坐下。

邱玲这会怎么看夏班怎么不一样,就看人夏班吃东西不拘泥用筷子,都觉得她不再是以前的不讲究是随性、有性情了。

邱玲鄙视自己见势眼开,但还是觉得就是不一样,忍不住压低声音道:“夏班,你今天穿这一身不会是怕遭绑架吧?”新闻上都是这样说的。

孔彤彤道:“情怀,情怀懂不。”

夏渺渺撇她一眼:“屁的情怀,图个凉快。”质量次,料又薄,可不凉快。

邱玲笑的不行,自刚才被打击,。总算又找回点故地重游的高兴。不禁觉得夏班,就是不一样,一点也不像身边有点权钱的人那么讲究!“一会我也穿上。”她也买了就是没有穿。

孔彤彤赶紧问:“你买的那个字?我告诉你你买——”

“夏班,您老在这里吃饭呢?就这饭菜能劳烦您老人家下嘴,像三位这样貌美如花、事业有成的人事,不得吃山珍海味!”一个自带三分轻佻却不年轻的声音说着油嘴滑舌的话,自觉亲昵、幽默的靠过来!还自来熟的撩撩风吹不动的头发,自认潇洒的坐下来。

夏渺渺三人背着他互相一眼,默契的做个翻白眼表情:谁给的你自信,这么多年不变,他就没发现他在男人中属于三级残废!

若不是以前文科班没几个男人,他能那么‘风光’!

“哎呦,稀客呀,大老板想起我们来了,你身边的‘护卫’们呢!”刚才他们围着学校转圈的时候他身边可是人山人海的。

荀益耀提起这件事就他妈来气,都跟着方甚那帮孙子跑了,也不想想方甚是什么级别,就上赶着抱大腿,也不怕没地儿!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