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6秋门情怀(八))/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荀益耀心里埋怨,主要还是他刚才凑上去,方甚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他现在怎么说也是一位拥有四家皇钻网店,在某一方面事业有成的成功人士,怎么就不值得他看一眼!

现在就是网络时代,赚女人孩子钱的时代,他去年还上了母婴产品,上了年度榜单,方甚拽什么!切!早晚有他不能嘚瑟的一天!

荀益耀蹲坐下来,可怜他如此有成就的人,只能坐在这里跟一群女人侃大山,简直辱没他的能力。

“你们三位不思上进的怎么还在一起,看看你们穿的都什么,知道什么人才打着情怀的名义穿纪念庄吗?”

夏渺渺看他一眼:“你就是这样赚我们的钱的?我们怎么说也是你的衣食父母,不当你上帝就不能享受你两句赞美了。”夏渺渺语气含笑,是普通朋友的寒暄语气。

荀益耀看到她就憋气,这女的,上学时就给他们全部男生弄难看,一个女人,占着全系最好的学生会名额,在哪都得脸,看着就让人不爽,身为一个女人,不好好当女人,成天跟男人一样跑什么:“你看你有什么值得夸的地方,你也就是遇到我,否则你过两年就是黄脸婆,行了,遇到你们算我倒霉,待会走的时候一人给你们一袋我们新开发的纪念装,就当老同学照顾你们了!”

邱玲闻言一脸感激道:“太太你了,我家圈里的正想美美,正好派上用场!”

荀益耀闻言,嘴角颤了一下,心里那个感觉呀,想他现在这样了不起,这些女人怎么这么不懂看他脸色,他现在可是随随便便能拿出几百万,随随便便能写出诗的人,不但有商人的铜臭,还有文人的清傲,多么好的男人,就不知道敬佩一番、膜拜一番!

跟这些人说话,简直降低他的强调:“邱玲你也就只记得你家猪,你这辈子也就跟它们过了。”他记性好,尤其善于记女生的名字。

邱玲赶紧接道:“是是,我不单跟它们过,我还跟它们说话呢,哈哈哈!”邱玲乐不可支,说这样的话,却没有任何恶意,全是逗着万女宠儿、文学系闺蜜玩的口气。

荀益耀也不生气,跟老娘们说话有啥好生气的,猪就猪,狗叫都行,在女人群里要想混得开,就要脸皮厚!何况她们这些都是喜欢自己的表现。

孔彤彤真是奇了,荀益耀这人脸皮越来越厚了,但以前觉得他像公狐狸一样到处发骚,现在看也不那么讨厌了,偶然说两句话逗个乐反而挺有意思。

这大概就是距离产生美,真是太美了。

荀益耀看向一旁的夏渺:“你真不做了?你们那个什么杂志不是做的很红火,我还指望你再给我写一篇报道。”

夏渺吃下一颗冰糖橘:“不做了,我有她们副主编的电话,你要是想拓展商品可以找她们联系。”

“那不是要给广告费!”荀益耀算的清楚!他可不想花那些钱,再说了他提供那些杂志社素材还要付钱,不划算,不划算,他可没有那么傻。

夏渺渺见鬼的看着他:“你想咋地!”

荀益耀就像没听出夏渺话里的意思,赶紧凑上去道:“你看,你也是她们的老员工,大家都是熟人,你看能不能让她们帮忙写写,我们公司所有的产品都能向她们开放,随便她们写。”说着又故作小声的要凑近夏渺。

夏渺把他推开:“就这么说。”

荀益耀心想你至于,又不是什么美人,让他浪费男性魅力他还不干,他还是处呢:“我会意思意思的。”

“意思个什么?一套新推出的化妆品?”

“你看你说的,我们新推出的化妆品一套一千多,别人我还不给呢。”

“那你在这白送。”

荀益耀立即炸毛道:“能一样吗,咱这是校庆!我母校,我不得贡献贡献。”

夏渺渺看他说的大义凌然,要不是去过他的加工厂,真不会知道那些机器比他的产品贵打多了,估计他要不是为了显示有家工厂,绝对不会买那些让他牙疼的社会,不知道开封后有没有用过了。

不过化妆品好不好,不总是价格说了算,荀益耀出的东西还是很安全的,就是不宜存放,走的是短线,用上有没有效果,全看客户怎么想和老板怎么说。

“夏渺,你说话呀,你就说咱当初是不是兄弟,就你那不会看事的男朋友,多少事我都帮他兜了,运动会上我还让了他很多项目呢,要不然他能在那届上出头。”

邱玲噗嗤一声笑了。

孔彤彤给他个大白眼,就你那扶风弱柳的姿态能阻止谁出风头,别笑掉大牙了!

荀益耀不干了,对着不识货的老同学随性的想怼就怼:“你们什么意思,当初我也是风云人物。”

夏渺渺提醒他:“风云人物不见得体育就好,我家何安还说没有尽全力呢。”

“什么你家何安,早不知道谁家的了。”他们合作的时候夏渺说分手了:“不是我说,当初我就觉得那小子不地道。”处处找他麻烦,也不看看他在系里有什么,竟然还跟他这个干部叫板:“也就是你没眼光,诶,结婚了吧?”

邱玲笑:“你没看到你老同学怀孕了,还妇女之友呢。”

荀益耀夸张的向后仰:“哇靠!真没看出来,几个月了。”

“两个多。”

“我去,两个多月你不说,鬼才看的出来。”

邱玲闻言,顿时瞪向他,张牙舞爪的道:“我就是你说的鬼——”

荀益耀惊叫道:“别用你吃猪蹄的手扑过来,我这套衣服三万多!”说完躲到夏渺身后坐好,真怕她油腻的手抓上来,三万多的衣服,很贵,脏了,让她干洗还不是要浪费时间。

邱玲觉得荀益耀这种人怎么还活着,还发了财,简直碾压她的智商。

荀益耀不跟养猪的废话,养猪的关系好的不是畜牧业就是种地业,一辈子离不开土地,他就是想攀谈也找不到共同语言:“夏班,我听说那次来接你的男人在医院工作?”

孔彤彤闻言险些没有被刚吃下去的肉片卡住。

邱玲忍不住竖起不尖的耳朵,直觉告诉她,这段一定有什么豪门秘辛,莫非何安还扮演过医生?她们得多浪费多能折腾,富豪追老婆果然惊险刺激,怪不得都相当富豪的夫人呢,有惊险刺激的本钱。

夏渺渺翻个白眼:无事不登三宝殿,就知道他肯‘降尊纡贵’的过来没有好事:“就你的鸡蛋清还想进医院,你也不怕发霉了。”

“我鸡蛋清怎么了,纯天然无污染,安全无毒还养颜,我告诉你夏渺,你别看不上我的产品,我还没嫌弃你比例不够当年没有给我拉开市场呢。”

夏渺渺忍不住用筷子往后戳他:“你说话亏不亏心,当年谁给我打电话求着我再来一期,还死活非要送我两套化妆品的。”就两套,一套不多,多家公司都是一箱一箱的送,知道吗!大老板!她都没脸说她这位老同学,纯碎是友情给他的产品一个连接。

荀益耀赶紧讨好:“都是过去的老黄历了,提它做什么,说医院的事,医院的事。”

夏渺渺很直接干脆:“分了。”

荀益耀顿时急了:“分了!你是不是傻呀!那种男人你分了——你——你——”荀益耀压不住心里暴躁的想骂人的气息,只能把自己的可惜放大一百倍一起可惜:“你知不知道他爸是卫生局的!一把手!一把手知不知道!”

夏渺渺不得不佩服他了:“荀益耀,你就见了他一眼!一眼!还是隔着几米的距离!你这相面看人之术厉害呀!你怎么没有进钦天监呢!”

荀益耀都要被夏渺气死了!多好的天梯!以后飞黄腾达!多少人巴结!白白葬送:“你……你……没眼光……多好的男人!你竟然分了!”

夏渺渺乐了:“咱荀大帅哥也知道别人的好了,是不是觉得对方比你帅、比你高、比你有才华!惋惜没有早一步遇上。”

荀益耀不说话,心里在淌血!他跟夏渺废了半天话,全成真废话了,不过他是谁呀,不见棺材不掉泪,小声的问:“还联系着呢吗?”

夏渺算是服了,他不成功谁成功:“联系着呢,他现在在支援国际医疗服务,正好需要一笔物资,来个一千万融下资,弄不好他还能见你一面。”

荀益耀脸立即黑了:“夏渺!我真心拿你当朋友,你耍我不是。”

夏渺渺也不恼:“你问彤彤我耍你了吗。”

孔彤彤吃完盘子里的牛肉,擦擦嘴:“没有,高湛云走两年了,你不信你现在搜,他们这类英雄的信息是公开化的。”

荀益耀闻言,忍不住信了几分,但因为信了,更是百爪挠心的惋惜,与发大财失之交臂的惋惜,没有转到的钱就是失去的钱的痛苦,他恨不得剁了自己的手,平复自己失去财路的痛心疾首。

不过,没事,荀益耀你要挺住!你是做大事的男人!转而立即压下仿佛没了亲爹亲妈的撕心裂肺,扬起笑容:“嘿嘿,夏班,俞文博跟你老乡是吧。”

夏渺渺想仰天长啸,忍不住回头道:“荀同学,我跟你熟吗?”

荀益耀一本正经的道:“当然了,咱们是同学!”他也不是没想过夏渺不想帮他怎么办,但一个女人,他给点化妆品就大发了,实在不行,给她点钱,一万两万的他咬咬牙当投资了。

夏渺渺不想搭理他了,以前只是讨厌,现在则是太讨厌:“只是同学,不是你妈,我跟谁熟不熟都不是你的资源,愿不愿意给你用,也不在你说了多少好话,荀益耀,看在今天校庆咱们又是同学的份上,彼此多留点余地,日好好想见。”

荀益耀脸有点黑,还有点惊讶,更有点被震慑住,突然觉得眼前的人给他的感觉的跟他刚坐下来时非常不一样。

现在被人毫不客气的打脸,他再撑得住脸也有些发烫。就是大家都是同学,夏班又尤其好说话,他没料到会被人这样直白的顶回来,连三分情面都没有留给他。

“呵……呵呵……看……夏班说的……”

夏渺渺转过头,脸上没有笑,有些人就不能给他好脸色,蹬鼻子就上脸!俞文博的事也拿出来说,谁做出成绩容易!俞文博的努力就是给你铺路的吗!多大的脸!

孔彤彤见状安静的坐着,也不再嬉笑。

邱玲也莫名的严肃了几分,吃东西的动作也停下了,耐心的等着凝重的气氛过去。

这个荀益耀真没谱,人家来参加同学会,是想找好心情来的,他非来攀关系,你攀就攀,差不多点少攀一下就行了,大家看在同学一场的面子上,能过去就过去,他倒好,没完没了了!影响人心情!

荀益耀心里还难受呢!那些可是攥钱的门路,哪个不是靠后脸皮、丢自尊找来的,如果都因为脸面不说,他的事业能有今天。这些没有艰苦创业的人怎么知道求爷爷告奶奶的难!

荀益耀本来想着夏班这人好面子、在学校做事时很注意给人留颜面,想不到她现在说翻脸就翻脸!翻脸后一点缓和的余地都不给他留!弄的他现在下不来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