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3秋门情怀(十四)/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孔彤彤不服气的想说什么,但想想自己被甩的时候就知道哭,连后来被他纠缠了还沾沾自喜,被新巧她们说了好几遍,好像确实没有反驳的底气。

邱玲啧啧称奇;“路熙玉也算厉害的了,以前能从你手里抢走陶成风,现在觉得陶成风不是能过日子的人,转头就把人踹了!这女人!厉害!”

“你说什么呢!”孔彤彤看不上陶成风,更看不上路熙玉!当年路熙玉故意接近她抢走了陶成风,差点没有恶心死她:“你刚才还说她心狠手辣。”活该她们有这样的下场。

“不心狠她岂不是哭死了!”

孔彤彤气的跺脚“你到底向着谁!”

“就事论事而已。”

孔彤彤见状,跟邱玲没有什么好聊的了,气呼呼的往前走。

邱玲不痛不痒的跟着,孔彤这个人的很多行为她都看不顺眼,想不到现在也没改,新巧以前虽然也畏手畏脚的小家子气,但现在看着好多了,孔彤彤怎么还跟以前一样。

孔彤彤看了一出不算戏的戏,没了四处看帅哥的心情,但一路上就像跟她作对一样,相携相往的情侣不知凡几,每个人似乎都在这里有无穷无尽的回忆,就她在这里只有感情的创伤。

孔彤彤气呼呼的往回走,还没有走到竹林听风,就见前面站着三个人,顿时蹬蹬蹬的走过去,眼睛睁的大大的控诉的看着张新巧!

张新巧见状,无奈的一笑,这孩子越来越不想长大了,张新巧刚想开口。

路熙玉率先开口了:“怎么刚才看了一场戏还没有让你高兴!”

“你什么意思!谁看你的戏了!”

路熙玉轻蔑的一笑:“我来就是提醒你一句,你就是看见了,也别太过高兴自满,这男人,对我来说,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就算是婚姻不幸福的方式,也是我想让它怎么不幸就怎么不幸!得罪我的男人,我保证他下来见了我,都能记我一辈子,至于你这种,被甩了,还能被当清粥小菜的——”

夏渺渺陡然开口道:“路老师,知道你能干,自己半夜睡不着了自己庆功就行了,你的事别人可没有兴趣。”

路熙玉看眼夏渺,她有一万句话回过去!但是开罪夏渺的值得吗!她和陶家的案子还没有结束,谁知道夏夏渺渺一个不痛快,会不会从中作梗,为了孔彤彤这点面子事,节外生枝,不值得。

路熙玉很快有了成算,不屑的看来孔彤彤一眼,这个手下败将,别以为她现在这样了,就沾沾自喜,孔彤当初输了今天也不可能赢,更没有资格看她笑话,她路熙玉就是离婚,也比她夹着尾巴逃好,路熙玉忍下心里对孔彤的厌恶,转身走了。

孔彤彤还想说些什么。

张新巧急忙拉住她:“你冲动什么。”

孔彤彤见那个小贱人走远了,气的还顺不过气来:“你看她!你看她那贱模样!当初当初——”

孔彤彤突然忍不住想哭,不是为陶成凤,就是觉得心里委屈,她以为的爱情那个狐狸精夺走了,她自以为的幸福,她看不上眼!看不上眼就算了,谁稀罕她看上眼!可她竟然还上来羞辱她!

当初!当初路熙玉不要脸的时候她都没有闹的这么难看,路熙玉却来笑话她这个忍辱负重的,她做错了什么她要遭受这些!

就因为她忍让了吗!她是不是不闹得人尽皆知,让得罪她的人不得好死,她是不是就咎由自取!没有本事!那她现在就该弄死路熙玉弄死陶成风,她把她们都弄死他们才满意吗!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孔彤彤当初被甩时,都没有这么委屈,现在只觉得委屈的心在滴血!她甚至不知道如今这世道是怎么了!

她这受害者却要被加害者耀武扬威的找上门来侮辱!孔彤彤真想冲过去抽路熙玉两巴掌!

但她不是那样的人,要不然路熙玉敢这样不是东西的找上来!她自己丢了人,她自己要弄垮陶家!关她什么事!气死她了!

孔彤彤觉得自己委屈极了,委屈的心肝肺拧到一块的疼,不依不饶的发泄心里的委屈:“你们为什么搭理她!为什么搭理她!明知道我跟她不合还搭理她!”

夏渺渺递给一件纪念T恤:“擦擦眼泪,谁也没有搭理她,你到的时候我们刚跟她走碰头,什么都没有说,你就蹭蹭蹭冲过来了,再说了,我们跟她有什么好说的;上次在学校后面的小吃街遇到了,何安还威胁她来着,要不然她下手这么快,还不是怕什么都分不到了,你要死不服气,想把委屈找回来,就追上去,告诉她,她现在有这样的下场都是你设计的,该仰头大笑的是你,让她少得意!”

夏渺渺说完,给她个快去呀的眼神。

孔彤彤骤然不哭了,接过T恤胡乱在脸上擦擦,幸好她今天没有化妆,否则脸就不能看了:“你说的事真的?”

“猜的。”

孔彤彤却觉得八九不离十!神情顿时嘚瑟起来,何木安说话很讲究的,恐吓人非常管用,碾死一个路熙玉机会都不用他死脑细胞,路熙玉借款潜逃,肯定是怕以后身无分文狗急跳墙了!

孔彤彤得意三秒钟,小脸立即垮下来,有些站立难安:“渺渺,渺渺……”现在陶家那个样,会不会太……

孔彤彤咬咬牙,她做不到落井下石,但更做不到埋怨好友,再说那个贱人自己做了什么会引起什么后果自己不知道吗!什么只拿走了属于自己的,外面说的事,她卷走了陶家所有的财产!

哼!都是咎由自取!

夏渺渺见她不哭了,舒坦了,一行人继续往常走。

张新巧轻轻的打‘不争气’的孔彤一下:“什么都不问就冲我们喊,看你能耐的。”

孔彤彤还有些小别扭:“是她故意让我误会的。”

“现在回过味来了,也不是太傻吗。”

孔彤彤又得意上了:“还敢对我实心眼,也不怕渺渺吓死她。”来劲的孔彤彤又对上夏渺:“谢谢你呀,还有你家他,不在场都这样好用,护身符级别的大神,回头我把你洗白白的犒劳犒劳他。”

夏渺渺忍不住想戳彤彤脑门,莫菲真的事没结婚的原因?说话越来越不靠谱。

邱玲看着她们,感慨的叹口气,孔彤彤这人缺点虽多,可心眼不坏,可也别指望她有突风猛进的成功,她明显不往脑子里长阅历。

“你们去哪?”孔彤彤心情又莫名的好了,路熙玉家的事关她什么事呢!她既不高兴也不伤心。

张新巧把她手里的T恤拽回来;“都是你的鼻涕,我本来还想穿的。”

孔彤彤赶紧谄媚:“一会你买两件。”

“钱钧打电话过来,说都在操场上聚呢,让我们过去。”

……

“要我说!李兴华就该再胖一圈,正好临盆!哈哈哈!”

“钱钧你个瘪三!你过来!爷蹲下去直接压死你!你信不信!”

“好怕呀!”下一刻钱钧笑的更加猖狂:“死胖子!也不看看你自己挤不挤过来!”

“骇!不给你来个千斤压顶,你不知道爷的厉害!”

场地内一片哄闹。

钱钧现在意气风发!春风得意!事业上一片顺遂!家庭和睦,什么都好!而立之年名利、地位都在大部分人之上!来学校转一圈,也是被千捧万抬,现在的他没有什么不顺心的!儿子活泼可爱,妻子又怀了一个!人生啊!就一个字——美!

现在更是一呼百应的带着三班的兄弟姐妹吹天侃地,还能把大老板的束缚一扔,有一些没有利益往来的真心兄弟!

他现在干脆,就当自己还是大学那会,想怎么疯怎么疯!

当然了,大学那会可没这么多人听他的!也就是帮战的时候,能喊一喊!

没办法,社会地位不同了,他现在也能当当中心,喊两声亲亲民也有点号召力!

一个班级的聚在一起说说话,回忆回忆过去,才不枉校庆走一场。就三五个熟人转一圈能生出什么情怀!

“钱钧!你还跟夏渺有联系呀。”

钱钧立即道,没喝二两自己先醉了:“有!怎么没有!逢年过节还看看呢!”

李兴华闻言,笑的身上的肉忍不住颤,谁不知道谁!你那是‘朝拜’,只能在山下喝杯茶,遥看下山上的霞光,就可以滚蛋的五品以下的朝臣!还他妈有脸说!哈哈哈!

钱钧踢他一脚!兄弟吹牛,你叽歪个淡!

行!行!你吹!吹破了天看你补不补的回来!

同窗甲没觉得怎么样,都是同学吗,笑的开怀的开口:“我还以为你们那个群体早散了,王峰龙不是跟叫什么来着?分了。”

李兴华赶紧补上:“张新巧!”

“对!对!就是这个名字!你说说现在的女人,远不是当年傻呵呵的时候,那一个个跟吃了火箭似的,就知道踹男人!”

“咱夏班也把何安蹬了吧!”

钱钧闻言一口水呛在嗓子里,咳的肺都要冲出来了。

李兴华赶紧幸灾乐祸的起哄:“快点,问你话呢!矿泉水你当马尿喝呢!赶紧的,问你话!”哈哈哈!兄弟们太给力了!

“这个……这个……”意气风发,吹的马王爷不知道几只眼的钱钧嘴角哆嗦了一下!

李兴华笑的不行!发福的体型更显富态!

“听说何安现在混的不错呀,谁来着,前几年还在咱们群里说看到他了,西装革履的,应该混的不错!”

“夏班还不把肠子都悔青了!”

“我看她把五脏六腑都都悔青了!”

说完周围调侃的同学一通笑,夏班积极钻营的劲踹何安还不就像踹苍蝇一样毫无客气!

钱钧呵呵,呵呵,有点后悔自己刚才脑子一热,在班级同僚三十多人的怂恿下给何夫人打电话了。

“你说是把钱钧!”

呵呵,呵呵,是!你说是!就是!钱钧豁出去了!这里有昔日同窗三十多位兄弟姐妹,他这是正常人情往来!何夫人就算秋后算账也想想他只是‘微不足道’的同学是不是!

这样一想,钱钧立即底气就足!“我说什么!我不知道!哈哈哈!刚才谁说老板媳妇了!你小子行呀!大嫂这种职场忌讳也犯!”

男子组这边又是一阵黄腔黄掉。

听的大部分已为人妇的这边,嗤之以鼻,一阵毫不扭捏的调侃。

也有小范围的人不屑男人这种把开黄腔当幽默的人。

夏渺渺、孔彤彤、张新巧、邱玲到的时候,羽毛球网隔开的第六个空间里都是她们班的人。

“哎呀,好热闹啊!”

“夏班好!”

“班长好!”

看似瞬间热闹了起来,其实就是爱起哄的几个男生喊的比较大声,夏渺又是班长,这样的场合必定开得起玩笑,尤其是夏渺这个人平日就比较玩的起!别人跟她开起玩笑来毫无压力!

女人堆里也有跟夏班熟的,故意大声喊的也卖力,引起了一阵夏班驾到的小高chao。

大部分人还是不买不熟悉的人仗,低头说自己小圈圈里的是非,见周围热闹也就看一眼。

“是夏渺。”

“她呀,她现在干什么呢?!”

“不知道,人家那么会来事,可能当主席了吧。”小群体内一阵自己才知道的笑声。

夏渺渺‘故作享受的’坦然接受她‘万众瞩目’的待遇:“你们到会找地方!先说说谁抢了我的权利,把大家聚在一起的,想当班长呀!”

“哪敢!哪敢!你永远是我们的夏班!”

“会说话,封你个副班当当!上任去吧”开口处一片欢笑。

不单他们这里如此,周围十几个羽毛球场地,都被各个小集体占据,偌大广场上的自助午餐也已经撤下,打扫的空无一物,如今也被呼朋引伴的好友们占据。

夏渺渺等,人的到来,让气氛一片和乐融融。

“夏班,你年轻啦!”

“你这话说的给你个封疆大吏都不行,你认识我的时候我十八,再年轻年轻,你干脆说我长成豆芽菜了得了!”

“哈哈哈!还是咱班长雄风不减当年!”

大部分人的视线不自觉的落在张新巧身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