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4秋门情怀(十五)/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毕竟班长再知情趣,也不如看着就踩着‘五彩祥云’的‘钱霞’仙子。

张新巧今天穿的很正式,虽然不是花团锦簇、鲜衣怒马,但不落俗套的正装,在今天这样的场合穿出来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比如说钱钧今天穿的也是正装,因为他们这些‘成功’人士,有学校组织的活动要参加,那样的场合不能不穿正装,所以可见今天正装的含金量。

立即有好事的爱开玩笑的,本身事业也不错,虽然还不能与‘正装者’们比肩,但也自信满满的业务主管,上前不动声色的调侃:“张新巧你行呀!这一身敢上开世界峰会了!”

张新巧优雅一笑,保养得宜的手指撩起耳畔的长发细细的拨到耳后,声音细弱温柔含笑:“生活委员还是这样会说话,承蒙您吉言,我就等着被人邀请了。”

生活委员顿时觉得浑身一酥,一股说不出的心痒从脊椎骨直冲神经线,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张新巧有这样一幅好嗓子,温温柔柔的调调的,但是听着就让人觉得舒服,哎,暴殄天物啊!只怪当初瞎了眼。

生活委员甲心思活络的更加积极。

张新巧答的不冷不热,说话的语气是天生的,职场工作多年习惯性给人留三分,再说今天有是校庆,难得遇到老同学,只要不是有深仇大恨,都不至于不给一点小心思的人颜面。

钱钧看着他们关注张新巧,十分满意,这种场合他不可能冲上去向何夫人问好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这些人拉着夏渺瞎乱腾更不好,就让张新巧吸引一部分火力,刚刚好。

“夏班,吃饭了吗。”韩青袅袅婷婷的笑着凑过来:“这么热的天,多亏了钱钧给咱们准备的遮阳棚,听说学校今天所有的遮阳棚都是钱钧提供的,真是好,是不是钱钧。”说着站到夏渺渺身侧,正好对面就是钱钧,笑容不可言说的娇俏。

钱钧淡笑,奇怪韩青怎么和夏班搭上的:“应该的,都是为学校做贡献。”说完扭头继续跟兄弟们继续吹,韩青老公家底不错,但在钱钧看来,也就是小打小闹的不错。不是他功利,而是两人没什么交集,说也说不到一起。

韩青娇俏的笑容有些僵,本来是想趁机搭上钱钧,好不容易见夏班在这里,凑过来,想不到……

韩青立即软柔的凑近夏班:“刚才我们还说到你呢。”

“是吗。”

“当然了,你是我们的班长吗。”丝毫没有上午遇到过的尴尬,说话做事围着夏渺渺说了很多,旁边有晒包左的恭维,右边有紫裙妇人的彭吹,一席话说的夏渺渺眉开眼笑。

孟委员高挑的身形满头大汗的从人群里挤过来跟夏渺碰杯矿泉水瓶:“夏班!哎呀,来看看你太不容易了,看看周围都是人,上次的事太谢谢你了!什么都不说了!你用得到我的地方说话!”

夏渺渺抿了一口水,笑她小题大做:“有事你说话。”

“这话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不认账!”

“看你!只怕你不找我!”

韩青见状,笑容有些僵,因为姓孟的把她拱到了一边。

场地内气氛一片和乐,钱钧呼喊着带着几位男同学搬了一堆饮料零食坚果:“快来!快来!见者有份!”

“钱总!豪气!”

“钱总千秋万代!”

“钱总,咱要不要也搞个才艺表演,赢的给辆大奔输的给台笔电呀,你看财经系那群财主,大奖不要钱一样往外送,兄弟们羡慕呀!”

“就是!就是!大奔不好携带只给钥匙也行!”

“为什么不是转账,更省你的事!”

说着一片起哄之声!

钱钧豪气的开吹:“搞什么才艺表演!要发就一人一辆,奔驰配不上大家的格调,太低,咱们一人一辆飞机,不行,再一人一辆游艇,不够了一人再加一辆劳斯莱斯!怎么样!”

沈雪捶他一拳,笑他不喝酒就醉了:“就你本事!没老婆的你是不是再一人给个老婆。”

“哎呦!嫂子不干了!”女人酸甜的自觉开玩笑的笑声。

“嫂子!你给开金库吗!”

钱钧立即打蛇上棍道:“看到没,我老婆大人发话了,一人再给一个老婆,一个老公!没有的都过来登记了!”

橘子皮、香蕉皮全招呼到他身上,一片起哄声:“歇着去吧!”

钱钧乐呵的原地坐下,旁边是夏渺渺他们宿舍的人。

王念思跪坐在人群中,一直没有言语,剥着手里的桂圆看她们打趣,即便这样坐在地上,女神依旧优雅中透出端庄,生生美了几分境界。

如果不是大家都坐的随意,夏渺渺觉得以王念思现在的个性,能跪坐出仕女们的风范:“看到你,顿时觉得周围的你空气都新鲜了。”

沈雪捧着脸看着她,两秒钟心塞。

王念思打趣的点点她头,让她靠边去。

夏渺渺在一旁看着,知道她忙的,这些年跟着她老公三地奔波:“到了怎么不给我们打电话,好去给你接机。”

王念思吃一口桂圆:“别提了,过两个小时就走,中午的时候刚下的飞机,本来想给你们打电话,就看到钱钧了,想着你们一会肯定过来,就在这里等你们了。听说你怀孕了?”

夏渺渺有点意外:“怎么听说的?”有前面两个了,她生个小多余,还有人惦记着?

王念思嗔她一眼,美人嗔目,美不胜收:“怎么不能听说,前脚确定了,后脚都能听到喜讯,几个月了?”

“那你还听说,确定就确定了,两个多月,还小,都老三了,也不是大事,我一直没让何木安往外说。”这个嘴快的。

“还用何木安说,那他身边的人也太不合格了。”说着伸手摸摸夏渺还不显怀的肚子:“真好,都三个了,我家那一个都让我头疼的不行。”

沈雪道:“孩子带过来了吗?好久没见了,是不是又可爱了。”

“可爱!?她不天天给我添乱就是好了,你家开始启蒙了吗?”

“嗯,都是钱钧在管,你也知道——”说着不好意思的看夏渺一眼,当着她的面谈这些,总不如她和念思的时候能畅所欲言:“有大小姐的关系,钱钧想把小兜送到何家去。”

王念思接道:“不是送温家吗?”

“你也知道茉莉那个人,温家这些年都没有再办幼儿班的意思。看着别人家的孩子越长越好,茉莉还是那智商,两口子气不顺,停了的,只有温家的几个亲戚在上自己的幼儿班,所以钱钧想直接送到陈质那里。”沈雪说完赶紧看向夏渺:“我当着你面说,你就当不知道,陈质那边还是要眼缘的,你可别去说话。”

夏渺点头。

沈雪还想说哪里她都不想孩子去,她家小兜还那么小她怎么愿意现在就让孩子去学看人脸色,弄的像奴才似的,当妈的心里都不好过。

王念思也是懂的,这些事要看怎么看,以前钱钧相送孩子,也送不进去,因为有何家大小姐那层,他可以有机会,对钱钧来说,这是削尖脑袋钻营来的,让沈雪看,就是让她孩子受罪。

如果没有夏渺在,沈雪肯定要心疼一番自家的孩子,表示一点不着急,但夏渺在,剩下的话没有说。

夏渺渺听孔彤聊王峰龙‘不知死活’的女朋友。

张新巧神色平静,对孔彤的评价不置可否:“你就知道我一定受那女人的嘴,也许我也会冲上去呢。”

孔彤才不信她:“就你!你会屑于跟他一般见识,你估计当没看到她。”

夏渺渺点头:“所以,如果是新巧姐,根本不会引起这场争辩,让一对好好的情侣莫名其妙的因为你吵架。”

孔彤彤语塞,你了半天没有给自己辩解成功。

昔日的副班突然走过来,拍拍夏渺的肩:“班长,几年不见,风采不减当年呀。”说着坐下来,不远处一片起哄:“女神!女神!”

周围的人都哄笑的看过来,有王念思的地方总有各种各样的表白,王念思来的这么一会功夫,已经收到很多句‘多年以前我也暗恋你呀。’的感慨。各种意思颇令人玩味,也不乏觉得自己功成名就了,想生出点其他想法看看女神会不会爬墙的。

王念思因为有当年她想追何先生的事,对此不理睬,但也不会不给面子让对方难堪,谁没有想跳脱的时候,她能肯定不在她这里给对方一点想法,是她唯一能做的。

副班长赶紧让大家住嘴,弄的他万分不好下手。

“老富!你就不地道了,暗恋女神的事谁没有做过!就你金贵,就你得凑近了说!”

“就是,就是,差不多行了,小心人孩子挠你!”

“狼心不足蛇吞象呀!老大!”

副班被他们闹的‘火冒三丈’“好好的气氛全被你们搅和没了,我是想跟班长表白一下的!这些全毁了!你们担待的起吗!”

沈雪嗑的瓜子一滑,她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咬到舌头了!

钱钧觉得简直点背!都什么时候还玩曾经的你话说出来那一套!但气氛就是这样顶尖的好!畅所欲言一下曾经,就是有人当着他的面跟沈雪说这句话,也是大笑带过,何况本来就是情怀的一天,有些无伤大雅的说就说了。

副班就是不会挑人!

周围顿时一片有事没事,起哄就对的欢呼声:“班长!副班!班长!副班!”

“副班!你真有眼光!”

“副班!我们一直以为你们是相杀相毒死的关系!永远落后夏班二十票,那不是你心里永远的痛吗!”

以前的富小哥开不起这样的玩笑,谁要敢跟他提输给了夏渺就是在掘他家祖坟!现在不一样了,小事!吹一吹都飞不起几缕尘埃:“那是我输吗!谁让班里的男人永远比女人少二十个!”

同学们闻言顿时一阵嘘声。

女生甲起哄道:“要不然我们现在把票投给你,让你过一过赢了夏班的引啊,可就是你赢了你也是富班啊!”

周围有事一阵大笑。

带着眼镜,身量很高,看着舒展的大男人,被他们笑的没法,也豪爽的跟着笑:“我算知道你们了!你们纯碎是拿我取乐!算了,大人不记小人过!”

“诶!副班给我们讲讲你暗恋班长后,又被班长在票数上碾压后的愉快心情呗!”

钱钧突然起哄道:“哪算什么!我告诉你们,我们男生当初最高记录是全体坐在一起暗恋咱王女神!”

“真的假的!”

“钱钧你吹的吧!”

“快点讲讲什么时候!把你们那人如此猥琐的这一重大部分讲出来!”

沈雪顿时掐了钱钧一下。

钱钧夸张的蹦起来:“老婆谋杀!”

沈雪又笑着扔了一堆果皮纸屑:“我让你为老不尊!”

下面又是一阵哄笑,转而大家的注意力又被别的话题引走。

夏渺看着还不走的‘手下败将’,她已经把刚才的话当玩笑听了,他也说了,差不多就散吧兄弟。

夏渺渺很多时候脸皮厚,但现在当着太把她当一回事的钱钧、沈雪她们,跟昔日的同学之间就算开这类无伤大雅的玩笑,也是很掉何木安面子的。

副班没有要走的意思,满脸带笑,抓了一把腰果:“你们这里行呀,都是好东西!”

孔彤彤提醒他:“你们那一撮也不缺。”

夏渺渺不动声色的起身,去孟委员她们那边‘拿水’,干脆坐那边闲聊上来。

孔彤彤茫然的一个人应付他。

张新巧累了不想说话。

王念思一直就不说话。

沈雪在副班坐稳后,就转过头凑在钱钧那一组听个趣。

副班长说了半天发现怎么就一个人,大手一挥,扯着嗓子开喊:“夏班!夏班!干嘛呢快点回来!还等着像你表白呢!”老富很放的开的给同窗送笑料。

周围果然又是一阵大笑!

老富没有别的想法,就是逗大家个乐呵,他向来再男生群体里吃的开,当年就很能闹腾,要不然也不会被选为副班!哈哈哈哈:“夏班快点!”

“你先跟彤彤练练!我正跟孟委探讨孩子学费!没空跟你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