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6小心思/豪门顶级盛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渺渺浅笑的看他:虚伪。嫁给何木安也算委屈的话,她还想怎么样,誓死追随远去的人吗,如果她有那样矢志不渝的爱情,又是怎么样的一种心境。

可惜……矢志不渝,距离她好远,如果真有如果……

夏渺渺笑容更加明显,她没有如果,如果抵御一切的诱惑……没有资格在今天说:我们的爱情天地可鉴。

我们的爱情是很多东西加在一起,很多偶然、必然剔除后,走到了一起,没有需要赞美的华章,也没有可歌可泣的感天动地。

但我们在一起,以后,将来,永远,就这样在一起。

何木安被她看到不自在,不得不装作不经意的看向她,目光渐渐温柔:“别看了,不年轻了。”

“不,你在心里永远年轻。永远是我靠近时,吹弹可破的小样子!”夏渺渺黏糊糊的靠着爱夫:“你为什么会娶我呢?”

孽缘吧——

“为什么呀?”夏渺渺故作可爱的看着他,摇着她的手臂,意味深长的要一个答案。

哎:“爱你。”

“我也爱你,爱你!”

夏渺渺悻悻然的住嘴,听多了,说多了,这个词也就那样了。

一对仿佛有无限心事的男女慢慢的走过来,女方纤细,穿着及膝长裙;男的高大,西装笔挺。

两人没有说话,视线似乎不约而同的在名人墙上停留一刻,又下意识的移开,继续向前走着。

夏渺渺目光追随着两人的背影向前,这一对年龄跟她和何安差不多,两人距离一臂的距离走着,不前不后。

夏渺渺小眼危险的一眯,拽拽何木安的衣袖:“你看看你看看……”

何木安觉得她无时无刻都有闲心,前一秒想着她自己,一转身就能想别人:“……”为什么不可能是吵架了,虽然不可能。

夏渺渺心里已脑补出无数场大戏,爱恨情仇好不精彩:“还一起走,一起走——”

“也许对方男未婚女未嫁呢?”

“你没见那男人无名指上的戒指!”

何木安揉揉眉头,每当这种时候眼尖的毫无必要:“也可能是结婚了,这两天正好在吵架。”何木安说的不用心,只是提供一个也许的可能。

夏渺渺冷哼一声:“结婚了,还吵这么艺术的你见过几对?!”

何木安一时语塞:就不可能是你不懂浪漫,吵不出这个境界!

夏渺渺又噗嗤笑了,心情格外好:“你肯定特别喜欢我。”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何木安淡淡一笑,刚才好像不是这个话题?

夏渺渺自顾自的笑容璀璨,挽着他的手臂往爬满绿藤的老舍区走去:“因为我人太好了,加上你又不懂我的生活,觉得我的生活方式吸引了你,我人品又好、性格又好,哪哪都让你觉得稀奇。”

何木安觉得自己多无聊才想懂她的生活,她那不可言说的生活方式又有什么好吸引人的,至于她人品好,性格好的话,他听听决定让它过去。

“我好不好?!”

“……嗯,你好。”这些年,这里没有任何变化,连脚下的石子路都没有翻修过,只是两旁以前只是相望的树木,现在相交在一起。

夏渺渺闻言眼睛染上得意,自然也就不吝惜夸他:“我那时候真有眼光耶,一眼就挑中了你,我就想着,这个男生好,不喜欢说话又安静又懂事,以后跟他吵架,我肯定能赢。”

“……”

“结果——哼!”夏渺渺说完先笑:“那时候的想法好傻,每次吵架的时候,男人像死了一样,我都想死一万次!”

“……”何木安不置可否。动手或者据理力争就不窝火了!?想法单一。

“你真的是路过?”

何木安口气淡淡的:“朱子玉给我打电话。”说仙人掌来了,其实是学校想买隔壁的地。

夏渺渺笑她:“她打你就来,你不知道她是谁的人,是不是学校又想剥削你了?”

“算不上,有个实验项目,国内目前没有,他们想问问我有没有意向。”这也是其一。

“他们?那是你半个母校!母校懂不懂,说话没有感情,不招人喜欢。”

“……”茫然中。

夏渺渺挽着何木安的手臂,漫步在人来人往的校园里,夏渺渺不时忍不住想笑,看哪里都觉得和他在这里发生的故事可乐:“何安,没有你我也会很棒的,你说,是不是?”所以,你不能骄傲。

何木安很想回她一句,没有你我也不会差!想想到底算了,女人吗,总要站个高地,让着她!

“我真是完美!”

前面闹哄哄的小学弟小学妹快速跑过来,笑容灿烂:“学长学姐,打扰你们一下,请问你们是本校毕业的情侣关系吗?”

夏渺渺一笑:“我们是夫妻。”

同学们更满意了:“太好了,我们可以给二位照张相吗?我们会放在这次校庆的主题栏里进行宣传,让更多的学弟学妹看到前辈们的感情,更珍惜现在拥有的幸福。”

“当然不可以,因为阿姨今天没有洗脸。”说完带着何木安走开,留下两位原地跳脚的小家伙。

何木安失笑:“何必。”

夏渺渺觉得自己机智聪明:“咱们回去吧。”她才不要何安的相片被乱贴:“我的小安安这么可爱,只能我能看,万一被暗恋你的小女生把相片剪下来放进钱包里,十年后恶心我呢,我岂不是亏大了。”

何木安决定不跟她继续这个话题:“你不是要回宿舍看看?”

“不了,想回去了。”你累的都撑不起我胳膊了,学校再好,也比不得你重要。

何木安看她一眼:“好,回家。”

……

“快点,快点。”回到市中心的家,夏渺渺急忙给安安把外套挂起来,去给安安找拖鞋,去给他放点水,去帮安安拿换洗的家居服。

夏渺渺忙忙碌碌的刚从更衣室拿出来,便见他没有洗涑,穿着回来时的衣服趴在床上睡着了。

夏渺渺见状,放轻脚步,抱着熏染着淡淡花香的睡衣,轻轻的坐在床边,看着他睡着的样子,忍不住伸出手,把他长长了发丝向后拨去……

何木安有点感觉,但太累了,只想睡觉。

夏渺渺的手指在他耳朵上点了一下,看着它向下压扁,又在松手的一刻弹回来,夏渺渺嘴角轻轻扬起,反复玩了一会,才收回手,把手里的衣服盖在他腰腹部,帮他脱了鞋,去厨房熬汤……

爱情在角落里滋生,迎风,肆意的生长,再一回头,无论前路崎岖、冰火,都只有一片赏心悦目的新绿。

“起床了,起床了!不起床的迟到了!”一大早,夏渺渺系着围裙,催着夏尚尚赶紧起床洗漱,帮她挤了牙膏,又赶紧看看自己火上的烫锅。

“麻麻——”

夏渺渺急忙抱起趴在厨房地板上的何不交给可真,转身去我是督促何木安快一点,她要迟到了。

夏尚尚刷好牙,梳好小辫子,打扮整齐的坐到餐桌上,看着进进出出不知道在忙什么的老妈,很无奈:“妈,家距离你公司就两站地,你慌什么?”

“我不是还要送你上学吗?”

夏尚尚翻个白眼,又不是非要你送,是你坚持的:“下次不要帮我挤牙膏,豆丁的大小一点都不适合放进嘴里。”。

夏渺渺拿着刚接到手里的报纸敲她脑袋上:“别翻了,又不好看!你看人俞生,什么时候做过这么不雅的动作。”说着给女儿倒了一杯奶,

夏尚尚哼一声,毫无为耻,喝着牛奶熟练的反驳:“我是后来才回来的好吗,能跟人家从小长在富贵人家的比吗?”愧疚吧!你愧疚吧!哈哈哈!

夏渺渺嗤之以鼻,可不吃她这一套:“你都回来多少年了,人家俞生出生才几年,你别忘了你回来的时候人家还没有出生!算算时间,你还比她在这样的环境中多待几年!所以别找理由!赶紧吃完上课去!”

“妈,你知道对比是最伤害小孩子感情的行为吗?你这样会使我心灵受到打击,进而不能愉快成长!”

夏渺渺给她一个自己体会的笑容:“脆弱成这样,长不长还有什么必要吗!”

夏渺渺见何木安出来,立即把报纸、女儿扔一边,转身去厨房,呵护备至的给何木安盛了一碗南瓜笑小米粥端上来:“特意给你熬了,小查说我的手艺不错,你尝尝。”

何木安正好坐下来,目光温柔的看她一眼,昨天太累了,睡的有些沉,早上醒来,见阳台上晾着他昨晚的衣服,很久没有被渺渺如此贴心伺候过的他,当真受宠若惊,不知道哪件事让她老人家高兴了。

“妈妈,我的呢,我的呢?”

“喝你的牛奶。”

何木安把自己面前的米粥推过去。

夏渺渺哼夏尚尚一眼,转身又去给何木安盛。

何木安受到女儿感激的一眼,好心情立即又上了一个台阶,有些不自然的接过她手里的粥。

夏渺渺嗔笑,孩子都三了,扭捏什么,吃饭。

夏渺渺没有吃两口饭,卧室里手机响了,夏渺渺止住何木安想起身的动作,起身去卧室拿。

夏尚尚奇怪的看了她妈两眼,看向她爸:“妈妈怎么了?”打鸡血了吗,一大早就精力无处用的样子,竟然还帮她挤牙膏,她又不是阿土!

夏渺渺已从卧室里出来:“好——有时间——中午,行,嗯,一起吃饭。”夏渺渺挂了电话,坐下继续吃。

“谁?”

“钱钧他们,念思昨天没有走,今天她先生来接她,中午正好叫咱们几个一起吃饭,你有时间?”

“行,正好有时间。”

夏渺渺突然对他笑笑:“你最近有没有重要的会议?”

“没有。”何木安也有些瘆得慌。

夏渺渺更满意了:“等晚上回来我给你剪剪头发,都长了。”

何木安闻言嘴角扯了一下,又扯了一下,想了想道:“我还是要上班的……”

“上班怎么了,我手艺很好的,还有,我想帮你剪剪头发,不想让别人给你剪。”

“……”这个理由毫无反驳的一共七。

“沉默什么,愿意就大声说出——跟我说,我愿意——”来。

夏尚尚恶心的跳下板凳:“我吃饱了,该走了。”

夏渺渺赶紧喝完杯子里的牛奶:“等我一下,来了。”解下围裙,临期包包,套上一双鞋,想想忘了拿手机,又单脚跳进来把手机塞包里,不忘提醒何木安:“记得哦!要是回来发现你头发短了!你给我等着!拜拜,亲爱的!尚尚!等等你妈我——”

何木安待两人都走了,状做无意的抬头看看自己确实长了的头发,伸手摸了两下,再看看从外面进来的何不,继续看自己好不容易满意的长度。

再回忆渺渺的话,决定也就不再想了,如果剪毁了他一定是要再处理一次的,不可能任她胡闹着顶着参差不齐的头发出门。

想到她昨晚的体贴备至,想着她昨天应该是高兴的,这样想着,何木安嘴角也有了一丝笑。

……

“夏总早。”

“早。”

“夏总早上好。”

“好。”

夏渺渺有三天没来工作室了,今天格外意气风发、充满斗志,好像能谈下上亿的案子,什么困难都难不倒她,人生啊!就像外面的天空,灿烂的晃人眼睛!

“夏总,夏总。”小毛追在副总身后,紧跟着进了副总办公室:“您总算来了,有人找你,好几天了?我说您没空,他还天天来,夏总,莫影帝的助理找您有什么事呀?”小毛没忍住八卦的心,眼睛发亮的看着夏总。

“莫墨的助理!?”夏渺渺疑惑,怎么知道,放下手里的东西:“范总这些天也不在吗?”

“在,但他说只找你。”

夏渺渺纳闷,找她:“在会客室?”

“嗯。”小毛使劲点头,

夏渺渺疑惑,找她做什么:“我去看看。”

小毛闻言立即抱着空白的文案袋,跟上:“我也去。”好激动呀!莫影帝的贴身助理,距离助理近一点,都觉得贴近了男神的世界!激动!

莫助理已经来好几天了,他当然不是闲的,相反他很忙,上个月的新闻丝毫没有让他老板受影响,反而名气又上升一个台阶,已经不是红的发紫,而是紫的发黑。

忙的他恨不得长出三颗脑袋,得意他在家坐着不用找目标,剧本也会源源不断的送过来;私下里谁若是黑他老板,更惨,不用经纪人动作,粉丝就能喷死对方,他老板也算是业界少见的奇葩了。

要不说,孤岭之花盛开,蝴蝶、蜜蜂、臭虫,自来!奔着卖咸鸭蛋的人生去的,总是特别自信。

夏渺渺今天穿了一件七分运动裤,上面是宽松的T恤,因为觉得自己感情生活顺遂,此刻也是精神奕奕,再加上怀孕时日短,还没有显怀,整个人朝气蓬勃,看着就有精神:“莫助理?幸会幸会,让您久等了,下面的孩子们不懂事,若知道是您,我就是飞也得立即飞回来。”

“哪里。”莫助理客气的起身,不见激动,身为莫大影帝的第一特助,他自然有泰山崩不变色的本事,更何况面对一个小小工作室的副总。

小毛激动的看着对方,莫影帝的助理也好帅,还跟莫影帝一个姓,听说演员都喜欢用亲戚当助理,不知道他跟莫影帝是什么关系,他们鼻子长的好像,眼睛也好像!都好帅!是不是堂兄弟呢!还是——那种关系!

这样一想,更激动了呢!

如果莫助理知道她怎么想,一定告诉她,什么关系都没有,莫影帝纯碎是怕忘了助理的姓,找了个跟他一样的;那种关系更是不可能,他可能会嫌麻烦,直接走水路。

夏渺渺笑容满面的做下,因为对莫墨印象不错,对他的助理也格外高看几分。

莫助理勉强和夏副总客气的寒暄着,越看越觉得对方是不错的暧昧人选,人长的一般,丈夫可能有的权势,但因为长期在外忙碌,或者在外养了更新鲜青嫩的把黄脸婆放在家里。

这样女人,只要老板稍微表示一下,女方还比死心塌地、一心一意、要死要活的跟着老板,这样美丽的禁忌的刺激的暧昧,估计也够他老板吃一辈子了。

莫助理越想越觉得是那个样子,至于刚开始的时候觉得对方男人地位上课,能给脾气古怪的老板‘保驾护航’。

但想想他们老板现在紫到黑的状态,好像比较多此一举,但应该不妨碍,这样刺激的时候发生,更何况老板总有被人坑的低估的时候,那时候,眼前有些能量的女士如果肯伸出援助之手,老板岂不更是人气长青,连带着他也少操些心。

就是这位副总身边的助理有点烦人,一直杵在这里是要当雕塑吗,没眼力,不知道什么是机密吗:“能不能麻烦这位小姑娘,帮我倒杯茶?”

小毛猛然想起自己还没有给影帝助理上茶,愧疚不已;“好,好,马上。”莫助理要求人的时候也好性感,转身赶紧出去。

莫助理等着碍事的小助理离开了,才看向夏渺渺:“夏总,上次的事我老板一直很愧疚,想不到给你造成了那么大的困扰,实在抱歉。”

夏渺渺笑笑:“没事,他在这个圈子里难免的,想不到只是偶遇,竟然给他到来这么大麻烦,你放心。”

而且这件事对她其实没什么影响,她又不是圈里的人,倒是莫墨,据说被盯了一百二十个小时,一点隐私也没有,该是她不好意思才对:“您放心,这件事我没有对什么人说,更不会被谁收买,做不利于莫先生的证词,请莫先生放心。”

夏渺渺仔细想想也只能是因为这一点。

莫助理忙道不敢,心里又有些疑惑,莫非不是,不应该呀:“我们本身就在这个圈子里,这样的事情见的多了,反而是夏女士猛然被这样的新闻铺天盖地的压来,是我老板的不对,不该给夏女士造成困扰。”

夏渺笑了:“没有没有,莫助理如果是因为这件事,大可以放心,我这边知道怎么做,希望我们和莫先生以后还有机会合作,也谢谢莫先生没有误会我们是别有居心想借莫先生炒作。”

一开始是怀疑过的,莫助理当然不会说,一语揭过,就像真的没有那样想过:“为表歉意,我们莫老板想请夏女士和范女士吃顿饭,咱们也算老相识了,希望不算冒昧,还请夏女士务必赏脸,给我们老板一个表达心意的机会。”

“哪里,哪里?莫先生工作忙碌,真的不用破费,我们也没有帮到什么忙。”

“夏副总不要跟我们客气,还是怕有什么误会,不想来!”

“不会,不会,说起来这件事跟莫先生也没有什么关系,都是媒体乱写,还给莫先生造成了这么大的困扰,我一直很不好意思,何况那天本来也没什么,我们彼此也不是很熟悉,我看吃饭就不必了,心意我们收到了。”再来这么一出,她对处理这些事的人都要尴尬了,身为何木安的太太,成天跟同一个男人传绯闻,让那些时刻盯着这些事的禾木部门怎么想她。

莫助理笑容故意渐少,他们老板什么身份,抛弃身份不说,他们老板有让绝大多数女人前仆后继性格和长相,那是十分讨女人喜欢的。

而且他们老板洁身自好,哪个女人不想终结了老板那个奇葩。别说已婚的,就是离婚的,形容的不对,就是高嫁的也没有不哈他们老板的。

何况细说起来,他们老板也是超级富豪,外在形象还好,口碑正面,不是他吹,他们老板勾勾手,为他们老板离婚的绕地球一圈。

“这怎么行,夏总总要让我们表达表达心意,好不容易我们老板抽出时间,夏总不会不赏光吧。”当初求见他们老板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态度,拿乔也要有个度:“以后说不定还有什么合作,您说是不是。”莫助理的语气有些下压!

夏渺渺闻言,想着师父总有用到对方的地方,而且对方能力确实不错:“我是怕给莫先生带来不必要的困扰。”

那是你们两人意外碰到一起,被拍了下来,不出意外时,谁拍到过他老板乱七八糟的照片,唯几被拍到的陌生人就是眼前的这位,其他的都是女明星有预谋的谋划:“不用担心,上次只是意外,否则我们老板岂不是不用跟你进餐了。”

夏渺渺见多方这样说,何况诚意这样足,最重要的是,莫墨这个人的价值,可以给工作室无限加分,能有一起吃饭的机会,当然是她们工作室沾光了,何况这次是几个人一起,又是对方安排——

她心虚什么,哎,还不是不想给对外团队添麻烦:“好吧,既然莫助理盛情我们就打扰了,实在是让莫助理破费了。”

他就知道,没人会拒绝他老板,莫助理笑的温和:“哪里哪里,夏总肯赏光,我们已经很感激了。”

小毛端着茶好不容易翻出的好茶,还有一套茶具进来,就见她亲爱的莫助理要走了。她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抬进来的,好失望。还有还有,他们说了什么,她什么都没听到。啊啊啊!

“夏总再见。”

“莫助理慢走。”

小毛看着夏总把人送走,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再看眼她泡的据说几百块一两的好茶,端起来,自己先干了一杯,随后迫不及待的追上夏总:说了什么?说了什么?

夏渺渺把小毛的脑袋瓜转回去:“忙去。”

“哼!”小毛虽然跳脱,但不会不识相的打探老板的消息:“走就走,茶都是我的。”

夏渺渺转身去了范总办公室。

……

夏渺渺忍不住想揉揉何木安这位可怜孩子的头。

午饭冷清的简直不可赘述,本来该是老同学之间好久不见的寒暄,却因为正位坐着何木安,吃的中规中矩,连开酒瓶的声音都听不见。

孔彤没有话多,朱子玉没有绣体育特长,钱钧除了吃,口才也已经回家,连沈雪家的钱兜也没有闹腾。

午饭结束时,她几乎能听到孔彤彤舒出的一口长气!

夏渺渺笑容满面的、强硬的先送走肯定会叙摊的钱钧、念思等人,帮何木安拉开副驾驶的门让他坐进去:“你说说你,都是老同学,你板着脸做什么。”夏渺渺绕到驾驶室开门。

不熟。没什么好聊的。

“你也不小了,连个摸麻将的朋友都没有,都是因为你太严肃了,这种时候就该笑,不愿意笑,也可以以前,你要是觉得以前的梗不会聊,聊聊财经说说股票总是你强项吧。”

“不是,我不懂股票。”

正在弯腰给何木安系安全带的夏渺渺,一巴掌拍他脑门上:“说你胖,就喘上了”把车开上大路。

何木安神色平平,他本来就很少参与这些,国内股市就像水沟的鱼,钩子都不想扔下去,对自己影响了饭局,更是丝毫没有愧疚。

“他们说的送孩子过来,你怎么看?”

“没有看法,有下面的人接着。”

“你把你背书的口气改改,带些表情、情绪,以前不说话气人,你说话更气人,好像我们都是愚民,被你看一眼都是奢望一样。”

你真像了。

夏渺渺换挡:“你这个样子,要是换成我这样的出身,哼——哼哼——留下点空间,你自己想去吧。”

说起孩子们的事,夏渺渺忍不住往那方面想:“俞生真给咱家当儿媳妇啊?钱钧他们显然都那样认为的。”

“……”

“不过,我看俞文博好像不愿意。我跟你说你啊,像我们这种正常人,就是贫苦大众,都不理解你们脑子里在想什么。还一生下来就给你们家当儿媳妇,你们家多大的脸。

人家女儿那是千娇万宠的长大,自己还没有宠够,就被你们挑鼻子挑眼,还有可能送来了,男方糟蹋完还不娶,谁给你们的自信!也不想想人家父母想不想抽死你们!”

何木安随手抽出一本她放在车上的杂志。

“你说说你们是不是压榨,自我感觉太良好,太以自我为中心把自己当回事!”

“……”

“快点,跟我们这些正常人讲讲你们高人一等的感受。”

何木安放平杂志:“感受就是,你儿子别掉下来,人家培养女儿的心血就没有白费。”

呀腻!?

“你与其担心孩子的爸爸是不是满意,不如教导你的儿子,智美有戒。本质抓准了,没有人会不满意。”

夏渺渺哈哈而笑,顿时冷脸:“也不看看何不那德行。”她今早还看到他背着可真咬手指了,还捡厨房的垃圾,还他拿什么‘智美有戒’,她这个当妈的听了都好像吐哦。

何不才一周岁,你要有耐心,再说:“不见的就是俞生和何不,也不见得就一定是何不,温家又不是那一个女儿,你也不见得就一个儿子。”

夏渺渺惊悚道:“俞生和我肚子里这个?!大三岁?!就俞生的性格,小心人家把你儿子当儿子养!”

重点错了:“她姓俞。”

“尚尚还姓夏呢!”姓俞怎么了,嫌弃人家不是温家大世家,你儿子那种扣鼻屎的还看不上人家女王范的,谁给你自信:“说句将心比心的,尚尚现在就被人提嫁给小兜你愿意吗?”

何木安答的很快:“不太满意。”

“这不就得了,人家文博也不满意。自己好好的女儿干嘛一出生就是给你儿子准备的,还让你儿子挑鼻子挑眼。”

“我不满意钱家的模式,这样的模式培养出的钱兜潜力更是微不足道,如果他一生不出彩,充其量跟他爹一样的地位,他对尚尚出手,想不说我们的态度,你觉得以以后尚尚的成长经历她会满意钱兜;同理,如果他各方面出彩,有凌驾同龄人的能力,我为什么不同意。”

“你那是狗眼看人低!”

“自古女儿高嫁,儿子低娶,人之常性。”跟人眼、狗眼有什么关系?

夏渺渺不服气,听他谈歪理就想抽他:“你等着你女儿打你脸吧。”自我感觉良好:“公主看上侍卫,侍卫看不上公主的多了,更别提公主看上世家公子,人家还看上表妹了呢。”

何木安看她一眼,垂下头,决定看手里更无聊的杂志。

夏渺渺自己又闲不住,明知道隔壁的聊天对象跟她三观不和,偏巧就这一个,不得不抓住继续:“我怎么觉得温老夫人不怎么喜欢小生?我是不是相差了,小生多可爱?我每次见了恨不得这一胎生个女儿,就养的那样女王,这话你别对尚尚说,我也没有说她不好,她就是最近总跟我作对。”

偏题了:“温老妇人也不是重男轻女的人呀,她本身也就茉莉一个女儿呢,照顾的也很好,怎么会不喜欢独生女的孩子?”

“……”

“她是不是老了更年期了?还是跟你们家老人一样,都对孩子不上心。”说起这个夏渺渺更有话说:“我就没见你妈那样的奶奶,想起来了,各种爱;想不起来了,我就没见过他们儿二老,跟别提离不开孙子的爷爷奶奶了,加起来还不如我妈照顾的多。”

夏渺渺念叨着,也不是埋怨孩子爷爷奶奶,就是嘴欠:“一天到晚看不到他们的人,一个个比我过的都精彩,我……”

“你愿意让尚尚跟着妈。”

夏渺渺立即闭嘴,当她刚才什么都没有说,带着尚尚去看猛男跳舞,什么奶奶做的出来!美其名曰,提前熏陶,这有什么好熏陶的。

“难不成温夫人也想带孙女去跳舞?”温夫人不是那么不靠谱的呀?

“她姓俞。”

“俞生?当然姓俞!”

“嗯。”姓俞。

夏渺渺握稳方向盘,下一秒不可思议道:“不至于吧,姓俞怎么了,姓俞就不是他们家的孩子了,姓俞就不是她外孙女了,也太难理解了。”

何木安揉揉眉头,叹口气,声音不高不低:“温家太太的意思是,如果孩子姓温,温家这一支肯定交给她,就有可能跟你儿子结婚,就算她不联姻,或者说将来发现不合适,那么如果她姓温,将来她就经营温家。可她姓俞!”

“啊?姓俞?!你说过好几次了,姓俞?”那也是是外孙女。

“姓俞,就涉及到两个家庭,还要看这个孩子为什么姓了‘俞’,而俞生的名字,是俞家那边,就是你的好邻居,跟温家这边闹了起来,隐隐有种俞文博现在本事了,你们温家想怎么样,温家都是我儿子的,就是要让孩子都姓俞,你们能怎么办!这样的前提下,如果是你,你满意这个‘俞’姓,是不是因为不满意,有些好处,家底,为了不让对方占便宜都不会给。”

好像是那么回事。

“偏偏温茉莉的性格你也知道,撑不起来,没有主意。她甚至怕俞文博为难,背着温夫人和俞文博,私自让孩子姓了俞,她这种作为,直接把俞生推出了温家的圈子,你所看到的俞生再光鲜亮丽,只要她将来不改姓,两家人不妥协,俞生没有可能走入温家的核心圈。也因为俞家过分的介入孩子姓氏,所以,温夫人不喜欢俞生是因为俞家那边的态度。”

夏渺渺平日不跟贵圈女人八卦,竟然不知道自家眼皮子地下还有这样的事,不禁有点心虚:“俞……俞阿姨……以前不这样啊……”

何木安轻微的哼了一声,各种几个意思,让渺渺自己理解去。

夏渺渺有种被何木安鄙视了的感觉,她和文博一个群体,何木安哼俞阿姨,不就是哼她们这类人,顿时有些小小的心虚,她们家如果不是一开始何木安就给她处理好了,也不会这样顺遂,单打秋风的就不会少,眼馋打了秋风的更多,最后估计也会闹的很难看!

但——话是这样说,被赤果果的表现出来,小心灵有些受不了。

夏渺渺想来想去,气愤道:“俞文博那么渣!就看着她妈闹!她妈住院时谁拿的钱他们忘了!俞文博有今天更是人家温老爷子一点点教导出来的!不是他俞家!现在过来摘桃子来了!人温家就不一样了,如果没有俞文博!人家还有方甚呢!”

“俞文博没有那么没良心,他知道后,不再回俞家,把父母送去他大哥那了。”

夏渺渺顿时摇曳了:“俞家老大!哈哈——哈哈——俞文博是真狠下心了,他那一对兄嫂,呵呵哒,算他有点良心!”

夏渺渺皱着眉,突然道:“不会这件事就是他大哥大嫂撺掇的吧!?”

何木安翻着手里的杂志,他也是闲的,无事道人是非。

“我以后该没事跟敏姨、赵姐他们喝下午茶,这样的事我竟然不知道。”果然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俞老大就不是好东西!”

夏渺渺气氛的吧啦吧啦把俞老大当年怎么不是东西讲了七七八八,也不管何木安当初是不是在上学时听的耳朵长茧了。

“渺渺。”

“嗯!”

“前面路口,我下车。”

“还没到你公司呢?”

“我想自己走一走。”

“何木安你找死!你那个头发别想剪了!”

哐!——夏渺渺把何木安一个人丢在人来人往的公路上,开车疾驰而去!

何木安看了看对面的街道,再看看自身所处的路口,想提醒他夫人,他说的是前面的路口。

……

“男人就像你说的不能惯着!给点好脸色就像上头,棒棒糖没吃完呢,就想跟我要冰淇淋。”

孔彤彤一副,看吧看吧,我是真理的样子。在手机这头得意洋洋,手里还没有停下一次性波浪卷的大业:“好看吗?”

张新巧把手机支撑在茶几上,他老公帮她托着盘子,好奇的看她往脸上涂蛋清:“彤彤,卷发不适合你。”

孔彤彤不服:“不会显得我性感妩媚吗?”一头卷发,花费了她两个多小时呢:“我觉得很吸引人呀。”

夏渺渺提醒她:“有男生在呢,说话注意点。”刚才蹬鼻子上脸的话题,她也没往何木安身上绕,好友嫁给了老公的员工,八卦都不能尽兴,谁知道他会不会告密:“卷的太浪,显得你老。”

张新巧点头:“要不然你问欧阳。”

欧阳陆好像才回过神来,赶紧老好人道:“都好,都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