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生死不复相见/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国,北帝八年夏,一场雨来的有些突然,冰凉的雨水顺着飞翘的房檐一滴一滴往下落。

椒房殿中皇后孟氏难产,北帝忧心不断。此时,有钦天监跪言:后宫西北角有一人日夜诅咒皇后,至使皇后忧思难产。

闻言,北帝司徒衍大怒,降旨罚之。

“废后楚氏,幽禁冷宫不思悔改,行巫蛊之术谋害皇嗣,为朕所不容,今特赐毒酒一杯以昭皇恩,钦此!楚氏还不快接旨谢恩,楚氏……”

传旨的大太监手持明黄圣旨,在冷宫门前足足说了三遍接旨谢恩,可偌大的冷宫就是没有听见一丝丝的响声。

大太监推门而入,闭合许久的冷宫大门在一声让人牙酸的吱呀声后缓缓打开,堆积了不知多久的灰尘簌簌落下,整座冷宫空旷的没有一丝人气。大太监颤颤巍巍的推开正殿大门,呼呼的冷风不住的吹,吹得人心头发麻。

大太监微微抬头。

首先露在眼前的是一双随风晃悠的金凤绣鞋,鞋面上的凤凰栩栩如生,那大红的锦缎到今日依旧鲜亮如新。大太监吞了吞口水,满满抬头往上看去。

那是一张完全腐烂了的脸,白骨森森,黑漆漆的烂肉里甚至可以看见有蛆在不停蠕动,她的头软软的搭在绳子上面,随着风吱呀呀的摇晃,一下又一下。

大太监慢慢上前,想要看得更仔细,他不以为意,在宫中沉浮了半辈子,什么样的事他没见过,如今不过是个上了吊废后。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突然间耳边响起了幽怨的歌声,飘飘扬扬,如雪花一般清扬、冷冽。

这是楚氏的声音,可她不是死了么?

大太监心中一冷,寒意从脊梁里窜出来,他颤颤悠悠的抬起头,只见搭在绳子上软趴趴的头似乎动了一下,那张腐烂到极致的脸上陡然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

大太监瞪眼,吓得屁滚尿流,连滚带爬的跑出冷宫:“废后,废后上吊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椒房殿在焦急等候的司徒衍眉头一皱,当下派人前往查看。

经查看后发现废后楚氏死前被人长久灌下慢性毒药,脸上更有利器划伤的痕迹,深浅不一,最让人惊讶的是废后楚氏双手竟只有一根小指,全身伤痕无数。最最奇怪的是,楚氏已经整整死了一年有余!

在她的尸体脚下放着一方血帕,拂去上面灰尘后,陡然发现上面血迹殷红,仿佛不曾干掉一样的在帕上流淌,上面寥寥几句道尽她一生凄苦,字字句句犹如泣血:

妾,楚氏云暖,南堂楚家家主,永乐三十年嫁定边王世子司徒衍为妃,次年育一女名雅。

永乐三十三年,北堂兵反大齐,夫率兵出征,妾守定边王府,恪尽职守,集资百万供养大军。永乐三十八年,母妃张氏去世,妾替夫尽孝守灵二十八日,第三十日夫归,先太子死士刺杀夫君,妾挡之,吐血卧床十日。八月,夫被困九嶷山,妾不顾身体虚弱,亲率大军前往救援,斩杀对方主帅,迎夫归北堂。

永乐四十年,夫北方称帝,国号“北”,妾次月于章台受封皇后。再次月,雅因杖责而故,妾怒之,降懿旨赐孟莲一死,夫怒,妾当日被废,移居冷宫。

司徒衍接过太监递上来的血书,看过后久久不许,四年前的那一幕仿佛又浮现在他眼前。

“你要立孟莲为后,那我呢?你把我放在什么位置!”她站在他的面前那样疯狂,那样偏执,死都不愿后退半步。

“楚云暖,你可有为朕想过,你毒如蛇蝎的名声怎配母仪天下!”

“哈哈,没有我毒如蛇蝎的敛财,你怎么可能北方称帝,没有我替你背黑锅,你司徒衍如何有爱民如子的好名声!如今你却告诉我,你要我为你想。”

楚云暖笑得十分疯狂,“那你怎么不为我想想!你为了杀毓璟哥哥,不惜以自己为诱饵,逼着我亲手杀了他的时候,你怎么不为我想!你不顾我的哀求,灭了楚家的时候,你怎么不为我想想!你把孟莲接入宫中,眼睁睁的看着她棒杀我的雅儿时,你可有为我想过!”

“雅儿只有十岁,她跟着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甚至连死都死得那么憋屈!雅儿在我怀里哭着对我说,母后,女儿不怕死,女儿只怕死了以后再没人陪您……皇上,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去接受孟莲,接受一个杀了我孩子的女人!哪怕你要娶天下的女人都可以,可唯独不能是孟莲!”

司徒衍深邃的眸子里寒光闪烁,如朝阳一样耀眼的俊美脸庞上冷若冰霜,“朕心意已决,容不得你说不能!”

楚云暖尖叫起来,“司徒衍,我嫁给你十年我是如何待你的?大婚之后,我先后为你生下一个女儿!你要夺皇位,我供你粮草兵器!你在外与大齐对抗,是我在北堂替你稳住局势,是我替你的守着王府,是我为母妃送终!你就是这样对我?”

司徒衍俊美无俦的面容冰冷一片,楚云暖说的一切仿佛与他毫不相干。楚云暖咽下满口腥味,目光灼灼,语调冰冷犹如浮冰叮咚作响,“你要娶孟莲,除非本宫死!”

“朕会保你衣食无忧。”司徒衍嫌恶的的偏过眼,就像多看楚云暖一眼都觉得恶心。

“谁要你的衣食无忧,我楚云暖用命和楚家满门鲜血换来的后位凭什么给一个不相干的女人!”楚云暖踉踉跄跄后退好几步,她扶住殿中朱红的柱子,咽下满口鲜血,随后抬眼盯着司徒衍冷酷得让人心寒的面庞,一字一句继续道,“她孟莲杀了我女儿,本宫就要她陪葬!”

“你做了什么?”司徒衍死死掐着楚云暖的脖子,而她却哈哈大笑,满眼的泪水不停的往下流,“做了什么,当然是降懿旨赐死孟莲,哈哈,我是皇后,本宫是皇后啊,本宫要她死,我要她给我儿偿命!”

司徒衍俊美的脸上阴沉一片,楚云暖笑得开怀,可笑着笑着就流出了眼泪,她一根一根掰开司徒衍的手指,语调决然,“你想娶她?哈哈,那就娶吧。司徒衍,我看你怎么娶一具尸体!”

“朕容不得你如此放肆!”司徒衍疾步离开,匆匆向孟莲住的芙蕖宫而去。

他听见楚云暖在他身后哭得痛不欲生,“司徒衍,你有没有心!”

司徒衍脚步一顿,最终头也不回的离开,任昔年的誓言像鳞片一样在他背后被一片一片的剥落,混着冰冷的血,最后化作最尖锐刀子捅入心口,鲜血淋漓。

北帝元年,九月十四废后诏书下达。

废后无德,责其退居冷宫,若无帝召,终生不得出冷宫一步。

她迁居冷宫的那一日他不曾去,他只是默默听着宫人的禀报,一笑而过。

她穿着受封皇后那日的翟衣,裙摆上活灵活现的凤凰犹如一团金色的火焰,那么浓烈那么艳丽,仿佛能灼烧所有人的眼。她静静的站在冷宫门口,面对眼神怨毒的宫人,无声嗤笑:“废后无德……”

她这一辈子输就输在无德两字上。

“陛下旨意,与娘娘死生不复相见。”老太监说着的同时,命人捧上一杯毒酒上来,他佝偻着腰,几乎不敢面对楚云暖古井一样深邃的眼睛,“楚娘娘,请吧!”

“不必了。”冷宫的屋檐下楚云暖狂笑不止,她挥手打翻玛瑙红色的毒酒,干涸的眼睛里流出两行热泪。

不复相见,好一个不复相见!

她哈哈大笑,捏着金簪,毫不犹豫的刺入眼中,迸出的鲜血溅了随侍的太监一身。随后扔下发簪,独自一人摸索着进入冷宫,缓缓关上门,隔绝了所有来伺候的宫人。

北帝八年,六月十一日,孟后经一日一夜后终于产下一子,此子出生后肌肤如雪,可巴掌大的脸上却没有眼睛,不到半日就气息全无!

阖宫上下一片哗然。

入夜后冷宫一片寂然,生产后的孟后偷偷摸摸跑到冷宫,她在宫门口边烧着纸钱边喃喃自语:

“楚云暖,好妹妹你不要怪我,怪就怪你挡路了我的路!你知不知道天命之女的传说……所谓天命之女,其实就是穿越千年而来的后世之人,而我就是这个人。我不是故意要嫁给司徒衍,而是早就计划好的,因为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他许我六宫无妃,我是他唯一的皇后!”

“这些都不重要,怪就怪你和赵毓璟太过情深义重,司徒衍怕,怕你会为赵毓璟报仇,他绝不会不会容许一个可能威胁他性命的女人在身边。”

“哈哈,你是楚家家主怎样,是皇后又怎样?你恨我杀了你女儿,恨我一根一根砍了你的手指头,恨我吩咐太监日日给你上刑,所以你夺走了我儿子的性命!楚云暖,就算我没有儿子又怎样,本宫是皇后,本宫才是皇后,本宫可以抱养一个儿子,本宫照样可以成为太后!”

“可你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最后几个字,孟后说的很低很慢,仿佛是在提醒自己一样。她慢慢站起身,摇摇晃晃,“你杀了我儿,我就要你女儿死后不得安宁!”

袅袅的青烟后,孟后突然看见楚云暖的身影慢慢呈现,她泪流满面,眼中满是凄厉之色,嘴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孟后大惊失色,匆匆逃出冷宫。

回宫后孟后不顾惊吓后虚弱的身体,直挺挺的跪在宣政殿前,求昭帝将废后楚氏碎尸万段!司徒衍沉默后欣然应允,次日将废后遗体曝晒于午门碎尸万段,同时将废后之女——临安公主司徒雅遗体刨出,当众鞭尸。

空气里飘荡的女人尖叫着扑倒尸体上,她怒瞪高台上的那对男女,怒火丛生!一张一合的嘴里终于说出话来:

“司徒衍,孟莲我诅咒你们,诅咒你们断子绝孙,我就在这里好好看着,看你们如何恩爱一生!”

北帝八年末,废后楚氏与其女儿遗体尽被挫骨扬灰,投入江河,冷宫亦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毁去。

野史记,北帝狠心绝情,弃发妻子女不顾,苍天难容,至使此后昭帝后宫再无所出。

------题外话------

咳咳,新坑,求收藏【存稿十万飘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