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一定要退婚吗?/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了一天时间,楚云暖终于消化了这个震惊的事实。

往事如烟,而她就像做了一场噩梦,往昔的狠辣无情,往昔的杀人如麻,还有曾经的痛苦无奈,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消亡殆尽,沉淀在她记忆最深处。

没想到,命运居然跟她开了这样一个玩笑。

清晨的风有些冷,楚云暖却不觉得,她拿起桌上的檀木梳子,轻轻梳理光滑如墨的秀发,手微微有些颤抖。

如今她的一双手纤尘不染,她不再是前世那个满手血腥的妖女。

如今她的人生如同一盘崭新的棋局,想如何走下去,全靠她的意愿。

有了前车之鉴,这一次,她不会放弃自己的弟弟,不会倾楚氏全力去扶持一个狼子野心的男人。

遇到司徒衍的十年里,她毫无良知,杀人如麻,替他敛财,替他杀光身前的拦路者。这一世,她再也不要那么傻,枉为他人做嫁衣,自己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就在她思绪翻飞之际,屋外突然传来一个少女的声音,“大小姐,可需要涂药?”

楚云暖愣了一下,手指不自觉的抚上脖子上的淤青,“不必了。”话落,她回头看着跟前的侍婢,目光深沉似海,“熙儿,今日是何年何月?”

闻言,春熙心中一动,俯下身道,“永乐二十九年,十月初六。”

永乐二十九年?

楚云暖皱起眉头,她记得这一年是大齐皇室内部斗得最凶的一年。而十月初六这一天,北堂定边王世子司徒衍则趁机来到南堂,打上了南堂四大家族的主意,为司徒家以后兵反大齐做了充足准备,而她也是在这一天遇到了司徒衍。

“八皇子,何时启程回京?”

听着楚云暖冷淡的声音,春熙眸光闪了闪,压住心底的不可思议,谁不知道大小姐因为退婚的事情几乎魔怔了,闹得楚家上下鸡犬不宁,如今反应这么冷淡的提到八皇子……春熙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嘴里回答:“今日巳时。”

巳时?那也就是一个时辰以后。

想起前世的种种过往,楚云暖闭了闭眼,沉默半晌站起身来,道,“伺候我更衣。”

春熙答了声是,替楚云暖换了身高领的薄罗刺绣翠纹裙。

再次走在嘉陵老家的旧宅里,楚云暖心中百感交集,望着眼前熟悉的一草一木,回忆起战乱之时的满目疮痍,楚云暖一双眼睛越发深沉。她不怨司徒衍,只恨自己当年年少轻狂,有眼无珠,毁了楚氏家族百年清誉。

楚云暖约了赵毓璟在花园北边的凉亭里见面,她捏着黑子,低头望着从假山下拾级而上的俊美男子。

南堂楚氏历经百年沧桑,老宅是典型的江南园林,绿竹疏桐,草木繁盛,园林假山,依山傍水,一草一木间透露的精致是皇家园林没有的深厚底蕴。可如此美丽的景色,却沦为假山下那人的陪衬。

赵毓璟身着青衣,衣上用金丝和绿丝线绣出的山川湖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他从容不迫,步履优雅淡定,静静往哪儿一站,竟将满院景致比了下去,如画卷一般美得不真实。

这是一个温雅如玉、如烟似墨的俊美男子。

楚云暖扔了棋子,支着下巴,调笑道,“都说八皇子风姿卓越,人人都称其一声玉郎,旁人果不欺我,果然是公子如玉。”

赵毓璟十分诧异,不明白前日还以死相逼的人儿,今日居然调笑起他来。一瞬间,他竟然摸不清的楚云暖的想法,自顾自的斟了盏茶,沉默不语。

一时间相对无言。

楚云暖叹气,没想到有一天,她跟赵毓璟之间竟然变得如此生疏,变得无话可说。

“毓璟哥哥,一定要退婚么?”时隔多年,楚云暖终于问出了这个埋藏在心底多年的疑问。

赵毓璟手一抖,不敢面对楚云暖剪剪双瞳,他强自按压住心头几欲喷薄而出的情感,声音冷淡自制,“阿暖,你那么聪明,不会不知道的。”

楚云暖苦笑,如今的她不是当年那个天真无知的少女,如何不知道他的想法。

自从母亲去世以后,南堂四大世家之首的楚氏几乎名存实亡。南堂世家林立,稚女掌权的楚氏,像一块肥肉一样,无人不想上来咬上一口。此时与皇室联姻,看似能保住楚氏,可实际上却把楚家推向深渊。

她明白赵毓璟的意思,如今皇室内斗严峻,他并无能力护住她楚云暖,而她当了八皇子妃以后,只会深陷天京争斗的泥潭里,无法顾及楚家。到那时,尚且年幼的弟弟,如何能担负起楚氏安危。

她真心感谢他,感谢他为她想了这么多,可十八年后的再度相逢,她最想问的不过是一句,你心里可否有过我楚云暖半分。

楚云暖张了张嘴,面对赵毓璟清俊冷淡的面庞,突然什么也问不出来,她捏了捏拳,话锋一转,道,“南堂楚氏,富甲天下。与我退婚,于你而言,没有半分好处。”

------题外话------

楚云暖:亲爱的毓璟哥哥,我们一定要退婚么?

赵毓璟:不!离婚还可以复婚,退婚当然可以结婚。待四海升平,我便与你一同畅游天下!

楚云暖:你的意思是,你可以入赘?

赵毓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