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是在帮我自己/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毓璟问言,抬头淡淡看着她,“我的好处就是不必收到其他几个兄弟防备。”

楚云暖哑然,低眉敛目,赵毓璟果然还是那个赵毓璟,还是如此直接,一针见血,不给人半分希望和反驳的机会。

楚云暖一直在想,要是当初赵毓璟不那么理智,只要稍微有点感性,给她留下一丝丝希望,她的人生会不会不一样,她会不会守在南堂等着他归来。

想到这种可能,楚云暖自己都笑了,如今想这些有什么用,无论如何,前世的一切对她而言不过一场噩梦。

茶香袅袅,楚云暖精致妩媚的面庞渐渐模糊不清。这个时候,赵毓璟猛的发现自己竟然有些看不清她的面目,他的心顿时慌乱起来。

楚云暖抚了抚鬓边的梅花簪,猛的忆起当年母亲的遗愿。

她心思百转千回,衡量各种利弊,最后决定依照母亲意愿行事,“八皇子,我愿倾楚家之力助你一臂之力!”

赵毓璟眉峰紧蹙,看了楚云暖半天,最后苦笑道,“你,不必如此。那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不需要把楚家牵扯进来。”

此时此刻,赵毓璟内心十分纠结,一方面他的确需要楚家庞大的财力替他开路,可另一方面他又不希望楚家卷入天京的腥风血雨中。楚家对他而言,不仅仅是楚云暖的家,更是他少年时代唯一充满温情和色彩的地方,他不希望将来楚家因为他的失败,而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

赵毓璟的纠结楚云暖明白,她没有明说,反而一手白子,一手黑子,自顾自的对弈起来,“照八皇子看,如今天下局势如何?”

不待赵毓璟回答,楚云暖接了下去,“大齐皇室看似掌握天下大权,可事实上呢?北有定边王司徒一族称霸北堂,南有四大世家把持南堂。看似三足鼎立,可实际上确是南北对立挤压,赵氏皇族岌岌可危,天下易姓不过是时间问题。”

“既然如此,你又为何想要帮我,或者说是帮随时有可能亡国的大齐?”赵毓璟是真的不懂楚云暖了,难道死过一次后什么都看明白了。

“不,毓璟哥哥,我是在帮我自己。”换了称呼的她对赵毓璟笑得娇俏自然,她拿起茶壶,亲自动手给赵毓璟倒了杯茶,慢慢道,“南堂大小世家不下百余,其中以楚宋孟唐四家最为强大,合称四大家族。如今我楚家因上任家主去世,再不能威慑旁人,富甲天下的产业如待宰羊羔一般。天京如狼似虎,北堂虎视眈眈,其余三家磨刀霍霍,内忧外患,如同烈火烹油。楚氏血脉稀薄,一旦行差踏错就是灭族的下场。助毓璟哥哥荣登大宝,扫荡天下,不过是为了楚氏兴亡。”

楚云暖说完,手下的棋局也接近尾声,黑白棋子相互缠绕厮杀,“我所做的一切,只不过为楚氏上下求一条生路。”

赵毓璟看了一眼楚云暖手下杀气腾腾的棋局,心底无端一寒,亦就事论事,正色道,“论宠爱我不及深得帝宠的太子,论势利我不如六哥雍王,说母族强大我不如有南堂唐家作为后盾的十四弟宁王。阿暖,你看重了我什么?我不过是一个生母出生卑微,又至今没有封号的皇子。”

赵毓璟的确不受宠,可手段却无人可及。当年司徒家来势汹汹,要是不赵毓璟力挽狂澜,带兵出征,司徒衍怎么可能只霸占了大齐半壁江山,建立北国。

当然这些楚云暖不会告诉他,她只是道,“我只信你。”不会卸磨杀驴。后面的话楚云暖没有说,但她相信赵毓璟一定会懂。

赵毓璟动容,他没想到楚云暖如此信任他。赵毓璟左思右想,最后化作轻笑一声,他举起茶杯,“那,合作愉快。”

楚云暖亦是举杯,歪着头俏皮一笑,满是深意道,“毓璟哥哥,但愿这次我没有选错。”

“阿暖,终有一天,事实会告诉你,没有错。”赵毓璟低声说道。

楚云暖不可置否,当初司徒衍不同样信誓旦旦,最后不也负了她,负了楚家。不过没关系,这一次,她不会让任何人威胁到楚家!楚云暖无所谓的笑笑,与他碰杯之后,就要饮下茶水。

“等等。”赵毓璟伸出手臂,勾住了楚云暖的胳膊,他手臂用力,瞬间拉进两人距离,几乎鼻尖相对。

望着眼前波光潋滟的清澈双眸,对着近在咫尺的绝美容颜,赵毓璟手心有些濡湿,他保持镇定,与楚云暖维持着喝交杯酒一般亲昵的姿势,心中忐忑,“阿暖,给我五年。若五年以后我有了保护你的能力,你可还愿嫁我为妻?”

楚云暖一愣,心中顿时掀起惊涛骇浪,面对一脸希冀的赵毓璟,手上的茶她是怎么也喝不下去了。

他的意思是,他喜欢自己?

时隔十八年,终于得到这个答案,只是这个答案让楚云暖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她直勾勾的盯着赵毓璟的脸,不说话,桌下的手不住颤抖。

她不再是当年天真无邪的少女,多年后的今天,就算她还爱着赵毓璟,也不可能给他任何答案。更何况她是楚氏家主,只要楚氏一天没有交给弟弟,她就一天不能给赵毓璟任何承诺,那会是她和赵毓璟的枷锁。

见楚云暖久久不答,赵毓璟如玉石一般温润的脸上猛然浮现一抹尴尬和失望。

也是,几天前执意退婚的是他,现在他如何有资格再要求她等自己五年。五年对于一个女儿家意味着什么,他不是不懂,可望着楚云暖清凌凌的眸子,他依旧鬼使神差的就说了出来。

赵毓璟松开手,一口喝下茶水,咳嗽一声,“是我唐突了。”

说着他站起来,几乎是狼狈的离开。赵毓璟走下假山,步伐匆匆,全然没了往日的淡定从容。

楚云暖对着桌上渐渐冷却的茶水,沉默了半天,突然不顾一切的追了出去。

楚家老宅门前,赵毓璟翻身上马,带着数名侍卫,一抖缰绳绝尘而出。

对着远去的背影,楚云暖眼中含泪,大声道,“赵毓璟,你说话算话!”

马背上,赵毓璟浑身一僵,狠狠一抽马鞭,消失在楚云暖的视线里。

------题外话------

楚云暖:小赵啊,别忘了咱的约定,五年后你未嫁我未娶咱两就成亲。

赵毓璟:说反了吧。

楚云暖:毓璟哥哥,楚家家训,家主不外嫁。

赵毓璟:有这样的家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