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沧海月明/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云暖呼吸一沉,要是她还是当年那个不顾家族前程,视情爱如生命少女,楚老的这个问题足以逼得她现出原形。楚家四族老,果然各个深藏不露,简简单单的几个问题,就能看出想要继承楚家的她到底抱有几分真心。

可惜,现在的她,不是当初的她。她对不起楚家一次,绝不能对不起楚家第二次!

“意味,新的开始。”楚云暖眉眼间不再是几天前的阴郁忧伤,顾盼间神采飞扬,“与皇室联姻,对于楚家来说如同泼油救火。”

楚老点点头,十分欣慰。今时今日的楚家,只剩下两根独苗苗,小少爷年纪尚小,就算他们几个老头子等得起他成长,楚家也等不起,族老的权利再大,始终在家主之下,有些事到底不方便出面。幸好大小姐迷途知返,担负起了责任,否则楚家真的完了。

白老沉吟半天,提醒一般的问道:“楚氏家训第五十九条?”

楚云暖神色肃穆神圣,她当即跪下,字正腔圆:“凡我楚氏后人,当以楚氏兴亡为己任,凡情爱重于家族者,逐出楚家。楚家第十九任家主楚凤歌遗训!”

能在祖训中留下只言片语的人,无一不是传奇家主。而女性家主中能留下训的人,更是屈指可数。

楚凤歌,是除却第一任家主以外,楚家传奇性女家主之一。

像她的母亲那么厉害的人物,死后也没资格在祖训中留下半个字眼。由此可见,楚凤歌究竟厉害到什么地步,可以好不夸张的说,楚氏先代家主之后,历代家主无人能出其左右。

“大小姐可做好了为家族牺牲的准备?”白老饱经沧桑的脸上一片肃穆,他走到距楚云暖一步远处,再次问道,“大小姐可做好为家族牺牲的准备,可做好为家族放弃儿女私情的准备?”

楚云暖心中一凛,她昂起头,道,“是!”

随着这个是字的落下,一行年轻男女从门外而来,他们年纪大约在十七八岁左右,人人手上皆捧着一个香妃竹案。

为首两人跪下,一人捧着鎏金盆请她盥手,一人捧起凤翎双纹锦袍请她换上。大红的锦袍衬得楚云暖葱鼻子如玉,肌肤胜雪,整个人或妖或魅,让人看之忘俗。

楚老从第三个竹案里取出一枚琉璃令牌递给楚云暖,他说道,“望大小姐以家族为重。”

陈老索老分别将两册书卷送到楚云暖眼前,道,“望大小姐以振兴家族为荣。”

楚云暖一一接过,她郑重其事的收好几样东西,恭恭敬敬的朝三位族老磕了一头,“云暖紧记各位族老教导。”

三位族老欣慰点头,最后上前的是白老,他掀开倒数第二个竹案上的红布,露出里面一支巧夺天工的蓝田玉簪。

玉簪雕工精妙绝伦,不粗的簪头雕出五只振翅欲飞凤凰,五只凤凰头连尾、尾接头,包裹着里面散发着莹莹紫光的珠子,整个玉簪浑然天成。玉簪晶莹剔透,仿佛有水在内流动。

“请大小姐行三九之礼,参拜先祖,滴血于沧海月明簪,并立下重誓。”

楚云暖听说过沧海月明簪,据说是一对,一支男士,一支女式。记得前世司徒衍还曾向她索要过,她说没有,当时司徒衍十分不悦。

原来是这样的,她没有正式继任过家主之位,自然没资格见到传说中的沧海月明簪,而也是今天她才知道,这玉簪居然有验证血脉的作用。

传说第十八任家主并非楚氏血脉,导致楚氏内乱,动荡十年之久,子孙凋零。后第十九任家主楚凤歌力挽狂澜,拯救了岌岌可危的楚氏,更千里迢迢从南海中央求得一对沧海月明珠,并寻天下能工巧匠打造沧海月明簪,以希望楚氏家主血脉纯正。

楚云暖咬破食指,将血滴到五只凤凰中央沧海月明珠上,珠子很快把血吸了下去。

她跪在中央的蒲团上,右手举起伸出三根手指向上,“我,楚氏云暖,在此立誓,有生之年必护楚氏一门百年传承不断。若违誓,不得善终,且死后不得葬入本家大茔。”

楚云暖的誓立得很重,原本对她不放心的四位族老终于放下心来。白老舒了口气,他捧起沧海月明簪斜插入楚云暖毫无装饰的侧髻,随后掀开最后一个竹案上的紫金绸布,他亲自捧案,在楚云暖面前弯腰道,“请大小姐接家主信物!”

楚云暖拿起中央孤零零帝王绿戒指,缓缓往食指上送去。

她动作缓慢,却毫不迟疑,因为这是她欠下的债,她得还!她更知道,从这一刻开始,她不再是一个人,她需要担负起楚氏兴亡的重任,需要对楚氏上下所有人的性命负责。

楚云暖玉指纤纤,食指上的绿耀眼得刺目。她站直身体,下颌微抬,不自然间流露的狷狂霸气如重重山川,压得四位族老喘不过气。

四位族老纷纷跪下,高呼道,“我等见过家主!”

“属下,参见家主!”原先进来的少男少女亦是跪下。

楚云暖抚摸着戒指上的花纹,左手微抬,霸气斐然,“本家主必以楚氏生死为己任!”

这个时候,楚云暖脑子里浮现的是当年老宅被毁以后,族中长老吊死在古楼的场景。她袖中手紧紧握在一起,这一次,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楚家,任何人!

------题外话------

突然发现没有人看……码得没动力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