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秋后算账/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聚福楼雅间为了方便客人在里面谈事,选用了隔音效果最好,又最安全的百年铁木做门窗。正是号称最硬木材的铁木被人踹成这样……看着地上碎成几块的木料,雅间里的几位、包括出来看热闹的人身上无端一寒。

毫不夸张的说,唐元真的是一辈子都不敢忘记这个声音。

此时,他正对着门,从头到尾,清清楚楚的看见一个弱质芊芊的姑娘是如何踹飞了门。等到看清那姑娘身后的人时,他更是面露惊恐,颤抖着手指指着门口下巴微扬的人,“楚……楚云暖,你怎么来了?”

真不怪他怕楚云暖,打从小时候起,楚云暖就仗着身边护卫身手好,把他打的哭爹喊娘,南堂哪一个人不怕她三分。次数多了,导致他每次看到楚云暖都跟老鼠见到猫一样。更何况,在这个特殊时候,他心虚啊。

想到这里,他暗暗瞪了楚绮一眼,说什么楚云暖不会来南堂,那眼前这个人是谁,是鬼吗?!

楚绮心底有一瞬间慌乱,但很快就镇定下来。

楚云暖冷哼一声,坐到春熙搬来的椅子上,冷气全开,“呵,不是你唐老二在里边问本家主高见么?”

“我什么时候问你了?我问的是她……”唐元还没说完就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他真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他这不是不打自招。

楚唐两家私交甚笃,他打小就知道楚云暖护短,谁动她身边的人一下,她打得你爹娘都不认识,所以一般都不得罪楚云暖。当时整断楚云扬腿的时候他还挺舒爽的,可现在他怎么就觉得自己两条腿这么疼,后悔啊。

“我到不知道,我楚家大小姐竟然有两个?”楚云暖的声音很温柔,仔细听还能感受到里面夹杂的冰雪,楚绮不禁一抖,抬头注视着堵在门口的楚云暖。

窗户投下的阴影恰好落在楚云暖脸上,平白添了几分神秘,在阴影下就连眼睛也像是蒙上了一层阴暗不明的光。

这个时候,楚绮敏锐的捕捉到她嘴角嘲讽的弧度。

楚云暖解下了披风,露出里面藕荷色的前汉裙裾,松花粉的滚边下是一双镶嵌粉珍珠的绣鞋。她双手交叠放在腿上,手上的蜜蜡珠子滑出一小段来,身体微微前倾,气度雍容华贵,“楚绮,你好大的胆子!”

自从前汉亡国后,汉服工艺几度失传,如今能缝制出汉服的世家屈指可数。看楚云暖的衣服首饰,再看看楚绮的,谁是楚家大小姐立竿见影。

雅间各处都有人窃窃私语,都说自己瞎了眼,怎么会以为那个女人才是楚大小姐。

耳边议论声似乎影响不到楚绮,她脸上却带着笑:“云暖,你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

看着楚绮一副当家做主的姿态,春熙冷嗤一声,愈发看不上楚绮了。春熙是真的佩服她,里里外外做了那么多事,几乎让整个乌蒙城都以为她是楚家小姐,更联合外人,断了小少爷的腿,现在居然好意思跟大小姐装姐妹情深。

春熙皱眉,都不知道那木头怎么搞,到现在还留着楚绮。

楚云暖冷冷望着她,蕴含着一种无形的寒意,就像荒山野岭里飘荡的鬼火,神秘诡谲之余又让人毛骨悚然。这个时候,楚云暖突然笑了起来,笑声轻灵,楚绮觉得这笑声在讥讽自己不自量力,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默默后退了一小步。

须臾,楚云暖收敛了笑容,低头转动食指上的戒指,楚绮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也怪她,怪她当初太把楚绮当回事儿。殊不知奴才就是奴才,给了太多宠信就会忘本。

“听说,我弟弟十天之前和唐老二你一块儿去骑马了?”楚云暖懒得理会楚绮,她低头看着自己晶莹粉嫩的指甲,漫不经心,“我弟弟摔断了腿,唐老二,你怎么好意思直挺挺的站在我跟前?”

“小姑奶奶……”唐元真的快哭了哟,他这不是听说楚云暖退婚以后在嘉陵城要死要活,没工夫顾及这边的事才大胆和楚绮合作。

可这话他不敢说啊!

要说小时候,楚云暖可怕归可怕,可也没像现在这样乖戾,往哪儿一坐就跟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一样,阴森森的,气势骇人。唐元苦着脸,只觉得两条腿更疼了。

楚绮拿不准楚云暖的想法,抿着唇一脸自责的站了出来:“云暖,这件事都怪我,是我没有照顾好云扬。”

“当然怪你!”楚云暖怒而摔袖,她捏住楚绮的下巴,语气森森凉凉,如冰如火,“马鞍里放了六根牛毛针,你胆子挺大的!”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她当初把楚绮派到云扬身边,就是希望她能够代替自己好好照顾弟弟。可她得倒是好,把她云扬的腿都给照顾断了。要是她不来,继续待在嘉陵城自怨自艾,云扬说不定和从前一样,一辈子都是瘸子!

楚绮脸色猛的一变,她想过千万种可能,怎么也没想到楚云暖居然查得那么清楚。真是邪门了,楚云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锋芒毕露,跟见鬼似得。

楚云暖一把甩开楚绮,上前一步:“唐老二啊唐老二,我该说你什么好,你也是真够蠢的,居然跟这么一个奴才合作。合作就算了,还不够狠,只断了云扬的腿,要是我,就直接要他的命!”

------题外话------

今天很郁闷,不想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