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以牙还牙/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元面色有些不自然,天知道他当时就打的这个主意,要不是唐祺那个家伙多管闲事,他早把楚云扬给整死了。想到这里,唐元忍不住狠狠瞪了一眼角落里缩着的唐祺。

正式这个时候楚云暖才注意到房间里的其他人,她的目光从呆若木鸡的唐梦铃身上扫过,又落在不起眼的唐祺身上,略停许久后才定定看着唐元。唐元是什么性格她一清二楚,单单是他,就算有楚绮怂恿也没有胆子敢动云扬一分,更别说动了杀心。

如此说来,打定主意杀人灭口的人分明就是楚绮。楚云暖目露凶光,好个刁奴,以下犯上!

楚云暖凶残的表情落在楚绮眼里,她顿时一慌,口不择言的解释:“云暖你听我解释,一切都是个意外。”

“意外?那在楚家别院被你把骨头接歪了也是意外?楚绮,我倒不知道你什么吃了雄心豹子胆,敢自称楚家家主?”

楚云暖心情不太美妙的欣赏的楚绮变化的脸色,她冷笑一声,“本家主都不敢穿艳色衣服,你倒是能耐……夏妆,给我扒了她的衣服!”

楚绮顿时白了脸,自从被派到乌蒙城以后,她过得舒心,几乎是忘了前家主过世不足一年,楚家上下,不得穿红戴绿。可就算这样,她也不能让楚云暖在大庭广众之下脱了她的衣服。

“楚云暖你敢!”

“不过一个奴才而已,我要你生你就生,要你死你就得去死!”

夏妆是暗卫出生,从来就不懂得什么叫温柔,见楚绮反抗,她一巴掌打去,打得楚绮眼冒金星,随后用粗暴的手段把楚绮的衣服撕了个粉碎。

大齐女子衣服以轻薄为主,世家贵族少女都爱极了薄如蝉翼的罗衫。夏妆没几下,就把楚绮衣服剥了个干净,不过她还是有分寸,至少留了件里裤和肚兜。

春熙只差拍手叫好,她不是春意那个傻丫头,真以为楚绮对她好。这么些年,她冷眼看着,楚绮分明就是存了跟大小姐一较高下的心。

“啧啧啧,夏妆你也太粗暴了。”

听到楚云暖猫哭耗子的话,雅间内两个姑娘觉得浑身上下冷冰冰的,尤其是听着外面那些男人各种污言秽语,更觉得自己像是被扒光的楚绮一样。

“楚云暖你太过分了!”唐梦铃气的浑身发抖,跳出来就指着楚云暖大骂,“你居然这样对一个女子,怎么这么狠毒?”

狠毒?楚云暖娟狂一笑,记得从前也有很多人这样说她,说她狠毒,说她毫无人性,但是说这话的那些人通通都下了地狱。

唐元都快被她妹妹蠢哭了,难道看不出来,楚云暖是来报仇的,这种时候不说好话就算了,还敢得罪她,真是不想活了。

“唐二小姐就不狠?你不狠的话怎么敢在我弟弟落马以后,又骑马上去补了一脚,生生踩断他的腿骨。”

楚云暖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在笑,可却让唐梦铃不寒而栗。

“我……我……”唐梦铃步步后退,不敢去看楚云暖漆黑一片的眼睛,楚云暖步步紧逼,“你不狠毒,我弟弟今年只有七岁,你就敢让他一辈子站不起来!唐梦铃,你唐家真当我楚云暖是泥捏的性子?”

说着楚云暖踢在了唐梦铃脚踝上,疼得往下她倒去。楚云暖踩着她的左腿,绣鞋上硕大的珍珠反射出冰冷的光芒,她冷笑着运上内力,一脚踩断了唐梦铃的腿。

她本不想这么快跟唐家对上,可惜这群忘恩负义的奴才从不知道感恩戴德!

“喀”的一声脆响,唐梦铃大叫起来,疼得想要打滚,可楚云暖不给她这个机会,依旧死死的踩住她的腿。

楚云暖一点一点碾压着唐梦铃的腿,慢慢往下碾碎她的骨头,“唐梦铃,疼吗?疼就对了。”当时她弟弟也是这么疼的。

唐梦铃几乎疼得说不出话,唐元都觉得自己看不下去了,“够了,楚云暖,你够了!”

“唐元,你以为你能逃过?”楚云暖冷笑,“夏妆!”

“是。”夏妆出手果决,只用了一招就断了唐元的腿。

楚云暖走到他面前,踩着他的胸膛,居高临下,“唐元,我们真是好久不见,久到你都忘了我楚云暖是什么人?”

不,他不是忘了,只是以为她楚云暖真的一蹶不振了。无论唐元心里如何腹诽,这些话他都没有说出口。

“楚大小姐今天不如卖我个面子……”

------题外话------

猜猜是这位新童鞋是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