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再遇司徒衍/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上雅间,一个沉稳内敛的年轻公子站在窗前,他穿着一身银丝暗绣飞云袍,五官分明,刚毅俊美,隐隐流露出几分贵气。

司徒衍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楚云暖,右手不自觉的转动手上的扳指。

楚云暖秀发乌黑光洁,松花粉色的裙裾为她添了几分高贵典雅,面庞洁白如雪,双目剪剪似绢上点漆。司徒衍从不是看中美色之人,对楚云暖起了好奇之心也仅仅是因为她方才对孟莲步步紧逼的声音落在他耳中,他真的很好奇,这样伶牙俐齿的姑娘到底是什么模样。

楼下,准备上楼的楚云暖敏锐的回头,目光不期然的撞上司徒衍轻轻浅浅的笑容,她心底顿时掀起惊涛骇浪。

司徒衍!

楚云暖的手慢慢握紧,由见到孟莲后引发的仇恨顿时如江水滔滔,几乎把她淹没,她敛去唇边嗜血的笑容,重新变得高贵美丽。她冲司徒衍微微一笑,灼灼其华,明艳似地狱烈火,熊熊不止。

这样绚烂的笑容让司徒衍瞳孔一缩,他见过无数美人,但怎么也没有一个像她这样让人移不开眼。

孟莲在丫头的搀扶下缓缓坐下,一张俏脸忍不住泛白:“衍哥哥,你在看什么?”

司徒衍陡然回神,他垂目掩住刚才的失态,语气淡淡的:“怎么,吃亏了?我说过楚云暖绝不像传言里那样胸无点墨,你偏偏不信!”好好一个世家家主,被人说得那样不堪。依他看,楚云暖才是整个南堂最难对付的人。

孟莲恼怒,“衍哥哥,你这是在夸她!”

司徒衍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顽皮的孩子,然而语气并不是那么温和,“你忘了,你下去的目的是为了获得楚云暖的好感,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

说到这个,孟莲百思不得其解:“我总觉得楚云暖对我有敌意。”虽然她收敛得很好,单她依旧能感受到来出楚云暖的敌意,由最开始的浓烈慢慢变淡,让人无法忽视,犹如蛛丝缠绕。

司徒衍冷淡而矜持,眉眼间疏朗的贵气足以叫人前仆后继,孟莲看得目不转睛,只见他唇角微扬:“孟玫惹怒楚云暖在先,而你又出现,她又敌意是正常的,可你对他的敌意有时从哪儿来的?在南堂,楚家可谓是一手遮天,拉拢才是上上策,收起你那些小心思!”

“凭她和八皇子的关系,拉拢真的有用?”回应司徒的衍的是孟莲笑语嫣然的面庞,她十指如葱,眉眼弯弯如新月,“或者说,衍哥哥就不想吞了楚家?”

司徒衍呵了一声:“如今,谁不想这么做,可又有谁第一个做?楚家,楚家——南堂最肥硕的果实,近在咫尺,可没人敢动。”说道最后,司徒衍都忍不住遗憾起来。

孟莲笑了笑,洁白无暇的面庞如同八月清晨的荷花,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朦胧美态。司徒衍眼睛里有一瞬间的惊艳,美人常有,但如此倾国倾城又有头脑的美人却是少有。

“要个第一还不简单!衍哥哥不妨去唐家拜访一番,说不定有不一样的收获。”

“唐家。”司徒衍咀嚼着这两个字。

“唐家明面上是四大家族之一,实际上是楚家附庸家族。自楚明玥离世后,唐家蠢蠢欲动,附庸家族的协议如同白纸!唐家,早就有了反抗之心!”

司徒衍定定看着孟莲,自他和孟莲相识至今,孟莲多少次帮助他铲除障碍,使得他稳坐世子之位。他不止一次怀疑,有孟家智囊之称的孟莲就是孟家传说中的天命之女,可怀疑仅仅是怀疑。孟莲聪慧,甚至极其懂她的心思,可是偏偏是庶女出生,太过卑贱,不堪为正妃!

孟莲被司徒衍看得心头发毛,她轻声问道:“衍哥哥?”

孟莲容颜娇美,如芙蓉亭亭,司徒衍下意识的抓住孟莲的手腕,目光温柔如水,“回北堂以后,我会像父王禀明,纳你为妃!”

这是司徒衍给她的答案,却不是孟莲想要的结果,她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那么容易迷失在司徒衍编织的温柔中,她挣开手腕,俏皮一笑,“衍哥哥,我说了我帮你不是为了男女之情。”

司徒衍怔了一下,很快恢复过来,继续笑得温柔谦和,“是我唐突了。”

孟莲继续微笑,司徒衍能够提出纳她为妃已经是她成功的第一步,可她要的不是一个妾的位置。她坚信,只要她继续努力,司徒衍一定会心甘情愿的娶她为妃!

司徒衍不是很懂孟莲,从她往日做的一切来看,她多多少少都对自己有点意思。可现在看来,她似乎没有那个心思?

孟莲注意着司徒的表情,恰到好处的提醒:“衍哥哥,你该去唐家了,说不准能遇到唐家的玉美人。”

司徒衍哑然失笑,他揉了揉孟莲的头发,“你小脑袋瓜里想什么呢。”

孟莲歪着头,一直看着司徒衍走出聚福楼。

司徒衍,他真人比挂在故宫的画像还要俊郎一万倍。曾几何时,这个名字对她而言只是书本上的一个符号。

北帝司徒衍,十岁被立世子,十六岁掌北堂大权,攘外安内,二十岁兵反大齐,历经十年金戈铁马,建立北国江山……当然,最让一个女人关注的是,司徒衍称帝后并未充盈后宫,而是与发妻共度一生,真正做到六宫无妃。

她曾经就是因为六宫无妃四个字,疯狂的查阅这一段历史,后来更是发疯一样的迷恋上北帝。但是由于很多原因,关于大齐和北国的历史正史不多,也不详细,而野史却不能够真实反应当时的事件。唯一记得的就是司徒衍的皇后,是当时南堂一个世家女儿,叫做孟莲。

天知道,当她车祸后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大齐朝的南堂孟家时有多激动,尤其在她知道自己就是孟莲以后。

醒来以后,她努力在孟家站稳脚跟,努力将自己的美名散播出去。更是在后来花了好大功夫与司徒衍相识,也终于在他心里占据了一席之地,但是不够,远远不够,她要的是能够与他一同统治天下。

她不要做菟丝花,她要在这个时代给是活出自己的精彩,哪怕,不择手段!

------题外话------

第一章说过孟莲是穿来的,这张更明确一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