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天京消息/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她看到周伯彦的第一眼开始,她就知道,周伯彦和聚福楼交情斐浅。卓伯彦所在的雅间看起来的确是在二楼,单若再仔细一些就会发现,那其实是传言里从不接待外人的聚福三楼。

聚福三楼是一个独立的空间,青丝绣罗幔,沉香扑鼻,雪貂铺地,布置十分雅致,透露出一种低调的奢华。

楚云暖站在一座填漆雕花的紫檀架下,饶有兴致的一一看过上面陈列的瓷器,看到高兴处还随手拿下一个在手里把玩。

“不愧是楚大小姐,果然慧眼如炬。”周伯彦神出鬼没的出现在楚云暖身后。

闻言,楚云暖神情慵懒,淡嘲冷讽起来,“呵,我就说嘛,全大齐也只有你周伯彦一人才会这么无聊,一个千年紫檀架上放那么多假货。”

“哎,你可真误会我了,我那是真的穷,又得强撑门面,没办法才弄那么多假货放着。”周伯彦风度翩翩的坐下,他随意支起一只腿,“里头好歹有个真的,喏,就是被你捏手里头那个。你可轻点儿,这是我的宝贝。”

楚云暖嗤笑一声,把玩着手里的青花江东王簪缨压手杯,“珍珠白沁就烟雨孔雀蓝映着月光……画工精绝,细腻如玉。”她抚摸着杯角不起眼的一点朱红,“这件东西,果然是真品,你从哪儿淘来的?”

周伯彦泡了茶,舒爽惬意的喝了一口。虽说楚云暖的母亲把他们周家踢下了四大家族,可是他倒不讨厌楚家人,总觉得没人的见识能和楚家人比。就好像这个压手杯,听说过的人不多,可就在那几个屈指可数的人里,每个人看到这杯上的瑕疵时又说一口咬定是假货。

殊不知当年江东王为博得美人虞姬的欢心,亲自去烧了一套瓷器,一共八只。当时江东王不小心割破了手,在瓷丕上染了血,有朱红的才是真品。

“怎的?还看上了?”周伯彦挑了挑眉,“不过这可是本公子的宝贝,谁也不给。”

楚云暖冷哼一声,坏心眼道,“本小姐只差这一只,八个就全了。”

周伯彦眼睛都直了,他这个人没什么爱好,就喜欢收集点瓷器,尤其是这一套见证了江东王和虞姬爱情的传说瓷器,更是馋的不行。

“楚大小姐,你行行好,反正那玩意儿你也多的是。您看,您今天也砸了我这儿小地方,是不是……”

“原来在这儿等着宰我呢。”楚云暖坐下,倒了杯茶,品了一口,嗤道,“我就说,怎么我在聚福闹得这么凶,也没个人下来阻止,原来老板是你周伯彦呀。”

周伯彦连忙摆摆手,“唉,这话不能乱说,我只是一个帮人干活赚点辛苦费的。”

楚云暖放下茶杯,眉头微凝,意味深长,“这么说聚福老板另有其人,你就是一掌柜的?”

“当然。”虽然掌柜的的三个字十分不符合他的气度,可为了那套瓷器,他忍了。

楚云暖看了周伯彦半天,似乎是在确定他话的真实性。在她认知里,周伯彦那就是一只披着谦谦君子皮的老狐狸。

“得,我也不多说了,今天聚福楼损失的钱算我的,一会儿让人给你送来,再给你加个压惊的礼物。”楚云暖大方的摆手。

周伯彦眉开眼笑,“哟,既然大小姐这么给面子,我就卖你个好,顺带告诉你个坏消息。”他顿了顿,坏笑起来,“天京传来可靠消息,太子在打你的主意,想纳你为良娣,已经求得了皇上的圣旨。楚大小姐,恭喜哟!”

楚云暖一楞,随即哼了一声,“逼着一个孝期没过世家家主给他儿子做妾,皇上他不要脸,我楚家可还要脸!”这段时间太忙,她倒是把赵毓宸给忘了。

周伯彦干咳几下,要说前几年楚云暖是南堂小霸王让人害怕的话,如今的楚云暖就是一柄寒光凌凌的利剑,锋芒毕露,一个不小心就是鲜血横流的下场。

“感谢你给我提供这个消息,告辞。”楚云暖施施然走到门口,突然她停了一下,冷笑道,“对了,周掌柜的,江东王瓷器放我哪儿,虽然我也没什么用,但我就是听个脆响也不会给你!”

周伯彦老血都快喷了,他不就是嘴贱的说了句恭喜么,至于这么记仇么?

楚云暖前脚才走出房门,山水屏风后就走出来一名飘逸俊秀的男子,他唇角微扬,压淡了浑身淡漠的气度,幽静的眸子一直盯着紧闭的房门,一颗心仿佛随那人而去。

“哟,八皇子这么舍不得你那小未婚妻,何不跟着去?”

赵毓璟冷淡的看了周伯彦一眼,“你话太多了。”

周伯彦无奈耸肩,他叹息道,“你既然那么关心她,当初就不该退婚,何至于现在借我的手通知她。”

“我必须保护她。”赵毓璟面无表情道。

“你的前路充满腥风血雨,她的又何尝不是满路荆棘?”周伯彦修长的手指抚摸着白壁无暇的茶杯,余晖下越发修长,玲珑剔透。

赵毓璟默了默,“世家对于大齐犹如毒瘤,大齐需要他们,可同时也想毁了他们。她一旦插手天京,她将要面对的,太可怕……比南堂风云更可怕百倍。”

“我真不懂你们,我看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跟她解释静娴郡主的事吧,女人的嫉妒心是很可怕。”周伯彦挥一挥衣袖,走得风轻云淡,“我走了。”

赵毓璟在先前楚云暖坐过的地方坐了半天,才缓缓站起身子,步伐优雅的走到了窗棂边,负手而立,低头俯视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薄唇一抿,缱绻温柔道,“阿暖……”

------题外话------

我觉得都是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