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楚绮之死/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阴暗潮湿的地牢,阳光明媚,透过狭小的天窗照到地牢各处,光影斑驳。

楚绮衣衫褴褛的坐在阴暗里,她低着头,把玩着手指头,“没想到来的是你?”

在楚绮对面站着一个黑衣劲装的男子,他半边脸掩在面具下,一双眼睛黑如点漆,“楚绮,你可知错?”

他的声音十分生硬难听,就像锯子锯东西一样沙哑。

“错?哈,哈哈……我哪儿错了?”楚绮猛的站了起来,目光偏执疯狂,“林宿壁你想杀我?你一个狗奴才有什么资格杀我?我楚绮是楚家大小姐,是楚家未来家主……哈,我心机手段一样不差,我哪里比不过楚云暖那个贱人!就是因为她母亲是上任家主么?”

“凭什么我生来就要当奴做婢的伺候他们,我也是楚家的血脉!我凭什么不能得到我该得的,爷爷他傻,可我不傻!宿壁,你帮我,你帮帮我。”楚绮抓住林宿壁的袖子,眼中包含希冀,“你帮我去把楚云暖杀了!只要她死了,我就是家主,我可以给你很多钱……”

“执迷不悟。”林宿壁冷眼瞧着陷入疯狂的楚绮,冷硬的心不见波动,他甩开楚绮,“楚绮你本不配姓楚!当年楚老见你可怜,才允许你姓楚,你对不起这个姓氏,对不起楚老对你的关爱。”

“你什么意思?”楚绮的手竟然颤抖起来,脑子里闪过一副又一副熟悉而陌生的画面。

“宿壁的意思就是——”林宿壁身后走出一个绿衣侍女,“你不是楚老的亲孙女!”

“你骗我!”楚绮尖叫起来,“春熙是楚云暖让你来骗我的?她这个贱人,想独霸楚家,没门!”

“楚家如何跟你没有半点关系。”春熙掐住楚绮的脖子,将她整个人抵在墙上,“楚老一生高洁,临老却因为你晚节不保,楚绮你怎么不去死!”

楚绮被掐得脸色通红,她手脚乱蹬,企图让春熙松开,“贱婢,放开……放手……宿壁,宿壁,救我……”

漠然置之的林宿壁眼神一晃,他上前一步拉开春熙,反手把楚绮抱在怀中。

得以呼吸的楚绮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她剧烈的喘着粗气,一双眼狠狠瞪着春熙,“宿壁,杀了她!”

林宿壁抱着她的手一僵,最后慢慢的松开,走远。楚绮心头慌乱,她抬头去看对方,一眼看去是一个冰冷的面具,“宿壁,你别忘了爷爷说过什么!我可是爷爷唯一的孙女。”

“楚老一生无儿无女,怎么可能有孙女,楚绮是你妄想了!楚老当初培养你,就是希望你日后能帮助大小姐,可你太让他失望了。”林宿壁背对着楚绮声音沙哑,眼睛里流露出一种浓郁的悲哀。

春熙悄然握住的手臂,林宿壁默默摇头,无数次的失望的以后,他发现他终于能坦然的面对楚绮。

无儿无女……楚绮默默念了一遍又一遍,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她踉跄后退几步,原来这么多年她坚持的一切都是笑话,是她恩将仇报,不忠不义!

春熙面无表情,林宿壁更是冷眼相看,他从怀里掏出一只瓷瓶,往楚绮脚下一扔,“你自裁吧。”

楚绮颤抖着捡起地上的瓶子,她对着走出去的两人呢喃道,“对不起,宿壁,哥哥……”

林宿壁脚步微停,一抹苦涩从眼睛深处划过。

楚绮泪流满面,整个人瘫软在地上,她想起来了,她什么都想起来了,可惜一切都晚了。宿壁,那是她的哥哥啊,是当年那个被她烧死在家中的哥哥。

“宿壁,你就不心疼你妹妹?”

林宿壁抱剑而立,午后的阳光消散他心底的寒冷,“留她全尸,是我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

楚绮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不假,但是他们谁都不知道,楚绮同时也是他的仇人。当年楚绮的母亲害死了他的母亲,而她又想活活烧死他,要不是他命大,遇到了夫人,他怕是连尸体也没人收。

楚绮跟她的母亲一样,都是一条不会感恩的毒蛇,所以她心安理得的催眠自己,告诉自己是楚家小姐。她这种人,能给她留全尸也是看在死去父亲的面子上。

春熙踮脚摸了摸林宿壁露在外面的半张脸,笑靥如花,“木头,别伤心,没关系的,你还有我呢。”

林宿壁不语,但脸上的表情很明显柔和下来。

两人含情脉脉,却在分别收到一份来自天京的消息后同时震惊。春熙和林宿壁对视一眼,得到林宿壁的肯定后春熙脸色大变,匆匆忙忙朝书房跑去。

------题外话------

作为一个菜鸟,只希望有人看……好伤心,居然木有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