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诽谤太子/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家情报系统其实一分为二,一分由家主指挥,一分由楚家暗阁阁主掌握,两个系统相辅相成,以确保消息的可靠性。

书房内,楚云暖敲了敲桌子,她思考了半天,道,“陈驷,把陇西两座矿山给天京送去。”

自从她派人通知楚老这边的事情以后,楚老派了暗卫首领林宿壁过来处理,陈驷和索昀也跟着过来,听她使唤。

陈驷眼珠子转了转,啪啪的拨了几下手里的算盘,“这样皇家也太占便宜了,家主就不担心下次皇家用同样手段再来一次?换个什么其他皇子娶您?”

“哼,真以为我的东西那么好拿?”楚云暖挑眉,身体往后一靠,“陇西的确是大齐最大的矿山,可经过这么多年的开采,最多两年就要枯竭。现在不送出去,难道还等两年后我花钱养护一座空山?”

“再说了,我送了这么一份大礼,皇家怎么也得把上汜郡那片土地给我送过来。别说,上汜郡那地方虽然偏了一点,土地也贫瘠了一点,没想到下头还有宝贝。”

陈驷贼笑道,“家主英明!”用两座快要枯竭的矿山换一座大型玉矿,实在是值,太值。尤其打着皇家御赐的名号,以后开采起来也不怕有人眼红,这可是金字招牌,正宗的皇家御赐。

“损失了两座快枯竭矿山,还能得到点其他的,这生意,值。”楚云暖翻出十万大山的地图,目光落在其中一座山峰上,“我记得这次的事情,好像也有唐家那个贤妃的手笔,果然枕头风的魅力是强大的。唐家啊,果然越来越不听话了,怎么能把皇家的爪子引到南堂来呢?”

“三个月后是唐家老夫人的寿辰。”一直默默坐在角落的索昀道。

“寿辰哦。”楚云暖声音拖得很长,满脸意味深长。

“家主又想到什么好主意了?”陈驷狗腿的凑到了楚云暖跟前,他家这个家主啊,看着文文静静的,可一肚子坏水,蔫坏儿。

“我总感觉我们楚家的矿山少了点。”楚云暖指着地图上的某一点,“索昀,楚家有没有制作古法琉璃的方子?”

自前朝灭亡以后,琉璃的制作工艺就已经失传,现在仅存的几件琉璃被各大家族当宝贝一样藏着。

“家主找到琉璃石了?”索昀冷淡道。琉璃的失传不仅因为工艺失传,更是因为大齐已经没了琉璃石。

“这不就是吗?”楚云暖点着那一处,“索昀,准备准备,等这座山拿到手了就开始烧琉璃。”

索昀站起身答了声“是”就走了出去。

自古以来十万大山物产丰富,尤其发现矿脉以后,里面的各个山峰几乎都被四大家族瓜分。楚云暖指的那一处叫做梨泉峰,经勘探并无矿脉,这让陈驷不得不好奇。“家主,这是唐家的地盘,你怎么知道这里有琉璃石?”

楚云暖哼了一声,道,“秘密。”不是她知道,而是孟莲知道。记得当年孟莲不知道怎么拿到了唐家这座山峰的所有权,然后开始烧制琉璃,从而让孟家入了北堂权贵的眼。

“家主~”

楚云暖一巴掌扇开陈驷,“我吩咐你的事,记得好好办。要大张旗鼓的去送,最好人尽皆知。就说我楚云暖因为守孝,不能入东宫为妾,所以送上两座矿山给太子的赔罪。另外——”楚云暖停顿了一下,整理了一下措辞,“记得说明八皇子当初退婚是被太子逼的,嗯,尽量把八皇子说得好听点。”

“是。”陈驷挤眉弄眼,“小的这就去办,一定把尽力突出八皇子忠孝两难全的痛苦和无奈。”

楚云暖没理会他的调笑,挥手道,“滚吧。”

陈驷下去后,楚云暖又翻开一副大齐地图看了起来,大齐天下一共分为十三郡,北堂五郡,南堂三郡。其中北堂兵力最为强大,南堂最为富庶,皇家不敢妄动北堂,只好先拿南堂来刀,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没了楚明玥的楚家,可惜皇家也要看她楚云暖愿不愿意。

流言蜚语这种东西,用得好了,比一头老虎还要厉害。这一次,她就是要把皇家伸到南堂的爪子给砍了,她到要看看,这次赵毓宸能有什么好下场。

“家主家主,不好了,天京传来消息,八皇子赐封瑞亲王……”春熙气喘吁吁的冲进书房。

“亲王?这可是比王爷还高一级的,好消息呀。”楚云暖把地图卷起来放到一边,面带笑意,“对了,派人给他送个礼去,就送我私藏的那一套翡翠棋盘和冷暖玉棋子。”

“不是家主,皇上还赐婚了,八皇子即将迎静娴郡主为妃!”

“平南王独女,静娴郡主霍清华?”楚云暖动作顿了一下,心口微微有些堵塞,她沉默了半天才实事求是道,“平南王掌握了天下一半的兵权,八皇子这一步棋走得十分妙。”

春熙急了,“家主!”

“哦,对了,礼物就先不用送了,等他大婚的时候再送一份大礼就好。”楚云暖最上说的风轻云淡,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心口是怎样的疼。

那种疼不剧烈,就像一根早就被习惯了的刺,在心头一下又一下的戳。

楚云暖站起来,迤逦的长裙拖过地面,发髻上扭金丝步摇泠泠,她望向窗外随风而动的枝叶,喃喃道,“楚云暖,你有什么好难过的。”

她已经过了为爱要死要活的年纪……就算当初那个时候,她以死相逼,赵毓璟不是同样头也不回。

他们,都不是那种为了爱放弃一切的人。

至于嘉陵老家的五年之约,楚云暖淡淡一笑,这曾经是她等了十一年的答案,是她少女时代最美好的回忆。无论如何,她都由衷感谢赵毓璟能给她答案。

五年会有多少变化,她不知道,但她懂,就算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也是物是人非,或许那个时候他们都会淡忘曾经的约定。毕竟,她和赵毓璟谁都不会在原地不动。

世界上情深缘浅的人那么多,不同样开开心心的活了下去。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只有爱情,还有责任,和权利。

她,不怪赵毓璟。

------题外话------

有木有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