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司徒心机/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乌蒙城地处十万大山腹地,属于交通极不便利的几个城池之一。可因为三十多年唐家在此定居,已慢慢发展成南堂首屈一指的几个城镇之一。

午后的乌蒙城阳光惬意,离开楚宅后的楚云暖独自一人漫步在乌蒙城的街头巷尾。十年腥风血雨的生活,她已经不记得上次这样毫无顾虑的走在街头是什么时候。

好像是十三岁那一年的元宵,赵毓璟从天京赶来,带着她穿行在嘉陵城的灯海里。那一夜的花灯好亮好美,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花灯。

她记得华灯下他顾盼生辉,眉眼璀璨,竟比满街灯火还要明亮。她也记得他说,等下一次再见面,他会送她一盏他亲手制作的花灯。可是最后她没等来花灯,却等来了他说退婚。

楚云暖倚在一株茂盛的树下,愁绪万千。赵毓璟,原来不知不觉中我把你记得那么清楚,清楚到我都觉得心口酸疼。

但是,从今天起,毓璟哥哥,我就只能在心里想你了……楚云暖左手按着胸口,逼退眼睛里的晶莹,她低头就见一方帕子放在眼前。

楚云暖心思微动,眼底有七分苦笑。真没想到,她两次被赵毓璟所伤都遇到了同一个人——司徒衍。

一切惊人的相似。

当年,司徒衍手执一柄青色的油纸伞,在嘉陵老家的二十四桥上冲她微笑,刹那间她仿佛看到了太阳,她以为司徒衍是她生命里的太阳。到最后,是司徒衍亲手结束了她的光明和温暖!

如今两人面对面而站,她感受不到当年的温暖,只觉得浑身上下像是有千万把刀子在凌迟着她,一片又一片,血肉模糊。那是恨,刻骨铭心的恨,恨司徒衍对她绝情,对楚家绝意,对雅儿毫无父女之情!

楚云暖胸膛里,仿佛有火山在喷发,一股一股滚烫的岩浆顺着她的经脉流淌、崩腾。她突然想起雅儿,她的眼睛有些湿润,她知道她不是个好母亲,这几个月来,她竟一次都没有想起过那个孩子。若不是今天遇到司徒衍,她想,她这辈子恐怕都不会想起她。

她从来不怪司徒衍对她太狠,只怪司徒衍对那个孩子太毒。当年就算她心里十二分的念着赵毓璟,可她到底是给了他七分真心……豆大的泪珠突然从楚云暖眼眶中落下,她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刽子手,可同时她也是个希望孩子健康成长的母亲。

司徒衍的笑容亦如记忆里那样温暖,暖的像太阳,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三分关切,“姑娘可还好?”

明知道她这样的女人浑身尖锐,不能靠近,鬼使神差的,他还是走了过来。或许是那日在聚福楼,她的果决聪慧给他留下了深刻的映像,让他不由自主的想靠近。

司徒衍没想到她居然哭了,他带着不可思议的心情把一方帕子递到楚云暖跟前:“你还好吧?”

楚云暖擦干眼泪,盯着他看了半天,平心而论,司徒衍长得十分俊郎,眉疏目朗,俊秀飘逸,一双丹凤眼精致漂亮,鲜衣怒放如火,如诗如画。这样的男儿,无疑是最惹姑娘喜欢的。

司徒衍分明不喜欢别人盯着他看,可当楚云暖看他的时候,他竟然生不出半点反感,反而隐隐有些欢喜。

“司徒世子,果然是有心人。”楚云暖幽幽道,不是她太过谨慎,非要去怀疑司徒衍的用心,而是她实在是太了解他无利不早起的性格。

“你认识我?”司徒衍十分意外楚云暖认识自己,这是他成年以后第一次来到南堂,按理说没几个人会认识他。

“人人都道大齐三公子中,八皇子温雅如玉,周家大少周伯彦俊逸风流,北堂定边王世子谦谦君子,果不欺我!”楚云暖摒弃了身上颓然的气息,精神抖擞的朝司徒衍一笑,明艳自信,光彩照人,“早就听过北堂第一公子司徒衍的大名,今日得见,还真是三生有幸。”

司徒衍的眸子顿时变得深沉,“楚家主说笑了。跟楚家主相识八皇子和周伯彦相比,在下可就弱多了。”

这个时候提到这两个人……楚云暖警惕起来,司徒衍可不是什么妄自菲薄的人,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脑子又在打什么主意?

司徒衍的眉眼里露出几分赞赏,“周伯彦年纪轻轻,不靠家族势力,如今就是天下首屈一指的聚福楼幕后东家。”

楚云暖不会天真的以为司徒衍真的是在夸周伯彦,她看着司徒衍,试探道,“哦,那周伯彦居然是聚福东家?”

“楚家主不是几天前就知道了?”司徒衍脸上的还是那样温暖,嘴里的话就冷得多了,“当时你们可是在聚福见过的。周伯彦是两个月前来到乌蒙,也就是令弟落马的前一天……他和楚绮见过面。”

果然是司徒衍,玩算人心的手段还是那么炉火纯青。若不是她了解得早,此时此刻,她怕是会动手朝周伯彦报复了吧?

楚云暖面沉如水,“连我都不知道周伯彦和楚绮见过面……真浪费了我送出去的那套玫瑰紫的钧瓷。不过——”楚云暖白皙的手指抚过她漂亮的裙摆,似笑非笑,“世子爷对南堂了如指掌,真叫我……”忍不住想动手砍了你伸进南堂的爪子。

------题外话------

重新调整了一下,感觉不太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