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你算什么东西(修)/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衍哥哥,真的是你!”

孟莲,她怎么来了?楚云暖慢慢转过头,孟莲穿着广袖流仙裙,耳边珠翠点点,随着她微微一笑,如花美颜如画卷般缓缓铺开,带着动人心魄的美丽

楚云暖眯着眼,瞧着两人熟稔的寒暄,眼波深沉。衍哥哥,真是好亲切的称呼,也不知道这两人究竟认识了多久?

“孟七小姐,八小姐。”司徒衍淡淡首颌,算是打过招呼。

有了孟莲的衬托,往日里热情如火的孟玫就显得普通了几分。同样同往日一样,大红衣料,如含苞待放的玫瑰,明艳似火,人比花娇。

孟莲落落大方的朝司徒衍回了一礼,妙语连珠,“我今天还跟七姐说,要谢谢司徒公子几天前在聚福楼的帮助,可巧今天就遇到了。”

“举手之劳罢了。”

楚云暖看了默不作声的孟玫一眼,她真佩服孟家这群勾心斗角的女人,就连亲姐妹也可以不择手段。怕是孟玫把七分真心给了孟莲,孟莲只回了人家两分吧。

“楚云暖,你怎么在这儿?”孟玫突然尖叫起来。

楚云暖嗤笑,她这么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半天了,居然现在才注意到她,孟玫的眼睛是粘到司徒衍身上了吧?就是不知道孟莲能不能容忍自己姐姐觊觎自己未来的夫君。

楚云暖对上孟玫几乎喷火的眼睛,微微一笑,眼神慢慢从孟莲身上扫过,“孟八小姐,你的脚可还好?”

想到那天的屈辱,孟莲面色扭曲了一下,然后很快恢复过来,笑意盈盈,暗藏冷意:“还要谢谢楚大小姐关系,我很好!”

楚云暖呵的一笑,唇角勾勒起一个微微的弧度,她不再看孟莲,倨傲的扬着下颌,冷声道,“孟七你是用什么资格来质问本家主!还是,前几天我收拾你收拾的还不够?”

孟玫恨死楚云暖了,好不容易养好脸,头一次出门就又遇到了楚云暖这个煞星。

“楚云暖!”孟玫怒喝道,“你有没有教养?”

“哼,我倒是想跟孟家主请教一下你孟家家教,谁给你的胆子对我大呼小叫!”楚云暖眼神如刀,齐刷刷的朝孟玫身上飞去,吓得孟玫退了好几步。

孟玫脸色又青又白,是的,她怎么忘了。如今的楚云暖不仅仅是楚家大小姐,更是南堂四大家族之首的楚家家主,是和她父亲一样地位的人。

孟莲脚步轻移,挡在孟玫面前,语气温柔似水,“七姐被歹毒的匪人伤了脸,才养好伤不久,心头火气难免有些大。还望楚大小姐给我个面子,千万别介意。”

这不就差点指着她楚云暖的鼻子骂她狠毒了么?楚云暖眉头一挑,揣着明白装糊涂,这可是她最擅长的事情,她冷笑,“你孟家女儿敢指着我的鼻子大骂,你却要我给你面子?”

楚云暖抬眸看去,一双如墨的眸子,一瞬间却有睥睨天下的气势,“呵,给你面子,你孟莲算个什么东西!”

孟莲脸色微变,一双美丽的眸子求助似得看着司徒衍,泫然欲滴。司徒衍沉默不语,他总觉得孟莲聪慧,怎么一遇到楚云暖竟然显得初次愚蠢。司徒衍思考起来,孟莲真的适合在北堂生活么,如今北堂水深火热,内忧外患,并不是靠内宅手段就能生存下来。

“哈哈哈!”突然从低矮的民居后传来一个男子清朗的笑声。

众人吓了一跳,却见一个眉清目朗的锦衣男子缓步而来,他拍着手眼神阴鸷,“天京传闻,楚大小姐胸无点墨,蛮横霸道,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楚云暖见到他,瞳孔一深,并不生气对方无礼的话,皮笑肉不笑的道,“宁王何时来的南堂,怎么也不通知我,好让我略尽地主之宜。”

“楚大小姐这不忙着大发神威么?”宁王赵毓筠冷笑起来,“本王怎么好意思麻烦楚大小姐。”

知道赵毓筠是来找茬的,楚云暖淡淡一笑,她带着戒指的手拂过漂亮的裙摆,“宁王前来南堂,本家主就算再忙着立威,也会腾出时间来招待王爷。”

她这样说眼睛却觑着两人,只见宁王向孟莲投去一个深情的眼神,她顿时若有所思。南堂早年传闻宁王赵毓筠对孟莲一见钟情,她只当是个笑话,如今看来只怕是真的。

楚云暖冷冷站在那里,把衣袖一拂,南堂果真是个好地方,一个个的,都跑来了南堂凑热闹。

赵毓筠走到孟莲身边站定,他看着孟莲微红的眼眶,怒气顿生,立刻将炮火对准了楚云暖,“楚云暖你真当这南堂是你楚家的,让你想怎样就怎样!”

赵毓筠真是傻了,这南堂三郡,还真是她楚云暖的!在她的地盘居然敢那么嚣张,果真是仗着有唐家撑腰她不敢怎么样?唐家,好一个唐家,不听话的奴才,的确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宁王这话可不能乱说,况且楚大小姐也没这么说……”孟莲最后几个字说的跟小声,身体更是微微颤抖起来,一双美丽的眸子氤氲起雾气,透露出一种无法言说的美丽,勾人心魂。

这样的美人,这样的风姿,是个人都会觉得她楚云暖无理取闹,都会觉得她楚云暖仗势欺人。可这又如何,她就是欺负了孟莲,怎么着!

宁王最见不得心尖上的美人被人欺负,立刻口不择言起来,“楚云暖,你别忘了,你楚家如今是我大齐的一条狗!”

冲冠一怒为红颜啊,楚云暖讥讽一笑,鄙视的看了一眼司徒衍,这就是当年他精挑细选出来的女人,这就是号称孟家智囊的女人?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只不过是一个躲在男人身后耍手段的小女人。

一旁默默不语的司徒衍被楚云暖眼中的鄙视弄得莫名其妙,俊雅的脸上不自觉染上几分困惑。

“赵毓筠,宁王殿下果然有皇室风范。”楚云暖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她声音清越,如浮冰相互撞击,冰冷异常,“既然大齐皇室这么看我楚家,我楚家自然不能再舔着脸贴上去。今年楚家不景气,纳贡的事情就明年再议吧!”

“楚云暖,你这是对大齐不忠!”听到楚云暖拒绝给皇室提供钱财之后,赵毓筠怒了。南堂楚家富可敌国,每年提供给大齐的钱财,足够皇室一年花销。若是父皇知道因为他一句话,楚家就拒绝向皇室朝贡,他可没什么好果子吃,说不准就再也无法回到朝堂。

“殿下说笑了。”楚云暖面色沉静,她斜睨了赵毓筠一眼,眼中赤果果的嘲讽让赵毓筠怒火中烧。可现在他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楚云暖越过几人走下桥头。

“八哥到了南堂,楚大小姐可见过?”这是赵毓筠咬牙切齿的声音。他被赵毓璟踢下朝堂,在南堂又被他的前未婚妻摆了一道,自己果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

赵毓璟居然来了南堂?楚云暖脚步略停,心思百转千回,她并未回头,凉冰冰道,“本家主连宁王何时来的南堂都不知道,更何况他赵毓璟这个无名小卒。”

司徒衍冷俊清贵的脸上陡然划过一抹差异,他若有所思的盯着楚云暖的背影。

孟莲眉头一皱,这样桀骜不驯的楚云暖是陌生的,她这样的变化果然是因为那个八皇子?大齐八皇子赵毓璟,那个后世史书中赫赫有名的一代儒将……

赵毓筠恼怒,还以为赵毓璟和他接到父皇密旨后,到南堂后就会立刻来找楚云暖帮忙,如今看来他是问错人了。不过说起来,单凭楚云暖对赵毓璟恨之入骨的状态,赵毓璟在南堂怕是寸步难行吧。

赵毓筠再三思索,与其与楚云暖硬碰硬还不如拉拢她,于是赵毓筠扬声道,“半月后,外祖母大寿,望楚大小姐能赏光!”

------题外话------

嘴好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