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波涛暗涌/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老夫人乐呵呵像没有听到楚云暖的话一样,依旧一副弥勒佛的样子,慈眉善目,“毓筠,别这么大声,当心吓到楚丫头。”说着,唐老夫人招招手,“来,丫头,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记得你刚出生的时候还小小一个,没想到这么多年都长成大姑娘了。”

唐老夫人适时插话,让整个气氛缓和下来,楚云暖也收敛了身上的戾气,含蓄而笑,“老夫人您说笑了。”

唐老夫人哈哈一笑,捏着楚云暖的手微微用力一掐,“丫头啊,你既然是来给我贺寿的,那我这个老太婆可要舔着脸给你要礼物了。”

楚云暖笑眯眯的反握住唐老夫人的手,暗中重重一掐,“老夫人放心,我送的一定是一份大礼。”

唐老夫人疼得直冒冷汗,她默默收回手,暗自咬牙,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真想发怒。可是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她也只能努力维持脸上虚假的笑容。

楚云暖松手,招手让春熙送上礼物,转头手接过春意递上来罗帕,一根一根慢慢擦拭着手指,她的动作让唐老夫人面色阵阵扭曲。

春熙上前几步,当着所有人的面打开锦匣,露出里面的东西。众人看得一阵莫名,原来那贵重的匣子里孤零零的躺着一只小小的瓶子。这样的礼物,价值还不如外面那个锦匣。

楚云暖拿起瓶子,解释道,“九香膏的解药,不知老夫人觉得我这礼如何?”

楚云暖的话让在场的人大惊失色,九香膏,这几乎是属于传说中的东西,居然出现了。

据说九香膏是百年前一些世家制作出来控制下属的秘药,这种药药性霸道,发作起来几乎让人痛不欲生。但据说九香膏不会对第一个中毒的人产生任何影响,只会随着女人孕育子孙的过程把毒流到胎儿身上,期限是三代。

楚云暖把玩着手上的瓶子,她母亲多么精明的人,早就知道唐家在将来会背叛她,所以早在当年扶持唐家的时候就对他们下了九香膏。如今唐家第二代中,哪个人身上没有九香膏的毒,就连赵毓筠身上都有!

九香膏三个字让唐老夫人顿时变了脸,她自诩聪明,当年一手促成了唐家和楚明玥的合作,使唐家一跃成为四大家族。没想到,最后却被楚明玥居然摆了一道。

想到九香膏的可怕,唐老夫人再也无法维持脸上的慈祥,她嘴脸顿时刻薄起来,“既然楚小姐是来贺寿的,按照规矩——”

“娘!”唐镇打断了老夫人的话,他不赞同的表母亲使眼色,“一切以今天寿宴为重!”

好像想到了什么,唐老夫人不得不忍气吞声,她缓和了脸色,皮笑肉不笑:“楚大小姐入席吧。”

这是楚云暖第一次认认真真的观察唐镇,这个时候她才突然发现,平日里无能到懦弱的唐镇眼底的精明不比任何人少。南堂这一亩三分地里,聪明人果然不少。

只是唐镇为什么要隐瞒,她总觉得他和唐老夫人说的话似乎话里有话。楚云暖压下心头疑问,带着弟弟入座。

宋茜雪崇拜的望着楚云暖,她的目光太过直白,楚云暖无法忽略。

见她抬头,宋茜雪赶忙一笑。宋茜雪身材和中,鼻腻额脂,鹅蛋脸儿略白,温柔静默。

楚云暖清楚看到宋茜雪眼中并无恶意,只有深深的好奇,面对她那样玲珑剔透的人儿,饶是楚云暖也不忍摆着张冷脸,于是她冲宋茜雪微微一笑。

宋茜雪笑了笑,注意到这一幕的宋奕“呵”了一声:“楚大小姐和我们想的不一样呢。”

“四哥。”宋茜雪难得正色道,“她是楚家主。”

宋奕呆了一下,哈哈笑起来,“对,我忘了。”不是他忘了,而是十五岁的女家主实在不够格让人记住。

司徒衍的目光越过艳丽夺目的唐梦瑶,落到一身素衣的楚云暖身上。说真的,他真是越来越欣赏楚云暖了,她这样女人背景够硬,人也够聪明。

周伯彦和赵毓璟就坐在楚云暖对面,周伯彦束着高高的玉冠,如往常一样穿一袭嵌银丝的白袍,白袍散发出玉一样的光泽,令他风姿无双。他遥遥冲楚云暖举杯,整个人风流不羁。

人群中的赵毓璟是最不起眼的,只是他自从落座后目光就未曾离开楚云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