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母亲 我会保护弟弟(加更)/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老夫人,唐家主,我们现在就把地契银票全部结清,免得小的来回跑。额,没银票也可以,就用老夫人今日得到的寿礼。我们家主心地善良,折旧费什么的就免了。”说着陈驷不知从哪儿摸出一个口袋,刷刷刷的把唐老夫人收到的礼物扫到口袋里,随后往背上一甩。

听到陈驷说心地善良时,众人跟吞了苍蝇似得。心地善良,要是她楚云暖善良,会当众怒打宁王,要是她楚云暖善良,会逼得唐家老太太下跪?真是笑话!

可是在目睹了楚云暖如此嚣张霸气的一面后,没有人敢说她一句不好。宴会进行到这地步,所有人笑得都有些言不由衷,目光频频落到楚云暖身上,说话也轻声细语,生怕惹到这个煞神。

这个时候,场面冷凝得很,宴会怎么也进行不下去,众人讪讪敬了酒,便都离去了。

唐家人站在门口送客,面对楚云暖时,唐家几个人都是强颜欢笑。可楚云暖不是,旗开得胜的她笑容满面的从唐家人面前走过。

周伯彦经过她身边时,微微一笑,轻声道:“楚家主果然厉害!”

楚云暖面容平静,恍若未闻,只是目光落在了他身边的侍从身上,挑眉:“周大少好大的面子。”堂堂瑞亲王做侍从,天下也只有周伯彦一个人了吧。

周伯彦摇着扇子呵呵一笑,“是楚家主好大的面子。”如果不是楚云暖,心高气傲的赵毓璟怎么可能纡尊降贵假扮侍从。

“楚大小姐请留步!”

楚云暖正要上车,听到这个声音后转身一看,来人竟然是宋奕。宋奕风度翩翩由远及近,他拱手施礼,温和谦厚,“今日之事还要谢过楚大小姐,如若今后有需要,奕定报楚大小姐今日之恩。”

“报恩?”楚云暖嗤笑起来,她站在车上俯视着宋奕,“报恩就不必了,我怕你日后说我狭恩图报!”宋奕若是真心想报恩,便不会开口闭口直说他一人,只口不提宋家,要知道这一次她救的是宋家掌上明珠的命。不过她也不需要宋家报答什么,只是看不惯宋奕用一副敦厚模样,做出小人行径。

宋奕面色一变,看着楚云暖带着不屑一顾表情扬长而去,“好一个楚大小姐。”

“三哥,你失策了。”回应宋奕的是宋茜雪温和柔美的声音,“而且,她是楚家家主!”

宋奕哑然,不是他忘了,而是年纪这么小的一个女孩执掌楚家,难免让人起了歹心,如若宋家可以吞并楚家的话……

没等宋奕想完,宋茜雪仿佛是明白他的想法,一盆冷水泼了下来,“三哥,你不要忘了南堂的来历!在大齐版图中,实际上并没有南堂这个称呼,南堂之名是由前汉天子汉武大帝亲笔赐封,并赐为舜华公主封地,舜华公主是汉武帝元后陈氏迁居长门后诞下的女儿,乃是大汉正统嫡长公主。宋家历经三百年历史,与楚家相比不相上下,但是三哥你,楚家号称南堂无冕之王,正是因为楚家第一任家主就是舜华公主!宋家忠君爱国,拥护的始终只有大汉正统皇室血脉!”

“大汉亡国三百年,更迭两朝,我们凭什么守着一个承诺?”听完宋茜雪的解释后宋奕更加不理解。

“三哥真要听实话?”宋茜雪白净的小脸迅速雪白起来,她笑的温柔静谧,“那是因为整个宋家都是舜华公主的家奴!”

马车上,楚云暖缓缓舒了一口气,陈驷连忙递上地契和袋子:“小姐。”

楚云暖随意翻了翻,从袋子掏出一只沉香木打造的盒子,在她打开盒子的瞬间,一阵流光溢彩。

原来盒子里是一只婴儿手臂大的孔雀,它头顶美丽的头冠是用一块红宝石打造,身上五彩的羽毛是用一根根细如毛发的金丝梳理而出,迎风可颤,羽毛上更是镶嵌着一颗颗米粒大小的五色宝石,雀眼豆大的绿宝石,雀爪更是镶满珍珠。整个孔雀,巧夺天工,五色宝石攒在一起散发璀璨夺目的光芒。

也不知楚云暖动了哪里,一颗颗猫眼大的宝石竟然从孔雀的肚子里掉了出来,散发着彩虹一般的光芒,“孟家好大的手笔。”

楚云扬随意捡起一颗宝石,“唐家估计快气死了,姐,你在怎么那么随意就把解药给了?”

楚云暖捏了把楚云扬白嫩嫩的脸蛋,“云扬,九香膏的解药是真的很难配制,我手里也只有两粒而已。”她给出解药不过是能暂时压制九香膏的毒性而已。

楚云扬刚想要细问,却看见楚云暖手心几个月牙儿般的伤口,他眼睛里有一瞬间的戾气,怒道:“是不是那个老太婆做的!”

“没事。”楚云暖摆摆手,一点儿也不在意,“她可比我伤的重。”

“春意,拿药来!”楚云扬按住楚云暖的手,取了药慢慢涂抹,在这个时候,他的眼睛闪过几分与年纪极为不相符的阴霾。

“云扬。”楚云暖轻声道。

楚云扬动作粗鲁的把药膏收好,转身背对着楚云暖,“你根本就不在乎自己!”

楚云暖心头微微有些震动,心中百味杂陈,又酸又软。

她其实知道云扬是个很没敏感又没安全感的孩子,尤其在当初她怪云扬害死母亲,一怒之下把他赶到乌蒙城求学以后,云扬性格就更加敏感了。

她不该怪云扬的,当初她失去了母亲,云扬也是,甚至同时失去了一个姐姐。

楚云暖吁嘘,母亲怀云扬的时候,明知胎中带毒,可依旧义无反顾把云扬生了下来。当母亲宁愿自己死,也要保全云扬的时候,她就该知道,母亲爱云扬。

母亲,你放心,这一次,我会像你保护我们一样保护云扬。这样想着,楚云暖轻轻抱住楚云扬,说:“好了,你别生气,我以后会注意的。”

楚云扬扭头,“说话算话!”说罢,他顿了顿,浓密的睫毛微颤,几次张嘴都咽了回去,“姐,我看见赵毓璟了,他一直躲在一旁偷偷看你……”

“我知道。”楚云暖透过车窗,凝望着车外闪过的风景,叹息:“从我一进唐家我就看到了他。”

明明当时赵毓璟站的位置分外偏僻,可她就是一眼看到了易容后的他。呵,十一年了,她对赵毓璟的执念还是太深,深到那一刻她都没有去注意虎视眈眈的司徒衍。

“姐,你和他……”

楚云暖打断楚云扬的话,“不可能!云扬,他现在是瑞亲王,在不日之后更是将迎娶静娴郡主。而我这一生,不会外嫁,只会招赘!”

楚云扬沉默了,这个时候楚云暖突然呵呵一笑,楚云扬先是一愣,然后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不由差异,“那是……”

------题外话------

PK中求收藏,求评价,咳咳求勾搭(* ̄3)(ε ̄*)

关于楚家起源纯属个人爱好,只是觉得陈阿娇太惨,考究党勿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