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挟持,高家灭门案/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千波湖的另一头,楚云暖气喘吁吁的从湖水里爬上来,沾了冷水以后身上的伤口疼得要命。

突然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小路上响起,楚云暖一怔,随即警铃大作,踉跄着站起来。

她才站稳,就有一柄冰凉的匕首抵住了她的喉咙。

“楚大小姐想去哪里?”那是一个人冷酷而理智的声音。

楚云暖保持着冷静,目光慢慢落到眼前锦袍男人身上,“你是什么人?”

锦袍男人双目炯炯有神,带着杀意,他没有蒙面,显然是不怕楚云暖报复,但是他这张脸,让楚云暖死都忘不了!

“高怀远!”北国一品护国将军高怀远,孟莲封后的最大支持者。刹那间楚云暖脑子里翻腾起来,高怀远出现在这里,吴勇也出现了,很显然那些训练有素的黑衣人是他们的手下,而他们和孟莲是一伙的!

“楚大小姐好生聪慧,不愧是楚明玥的女儿!”被识破身份高怀远一点儿也不意外,楚明玥的女儿就应当这样聪慧,而且临危不惧。

楚云暖抿唇,为什么他的夸奖会让她感觉到深深的寒意,他似乎是在恨她们。楚云暖盯着他身上的锦袍,脑子里有一丝念头闪过,可是那念头太快,让她一时无法捉摸。

楚云暖完全没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自觉,她冷冷一哼,“我自认跟椒山没有任何仇怨,高大当家的这是什么意思?”

现场顿时陷入诡异的安静中,高怀远恨极了楚云暖风轻云淡的样子,这样总让他忍不住想起惨死的亲人。

“没有仇怨!我高家一百三十条性命不是仇不是怨吗?!”高怀远的怒火仿佛能凝成实质,楚云暖几乎能感觉到脖子上的匕首划破她的肌肤,温热的鲜血流了出来。

楚云暖脸上没有一分痛苦,灵光一闪,她突然想起一件被南堂人遗忘许久的事情。永乐十三年,宁远县高家灭门案,高怀远,高怀远……他就是传言里,唯一没有死去的嫡子。

“宁远县,高家!”楚云暖说的十分肯定。

高怀远冷笑,“怎么,楚大小姐终于想起来了?哼,要不是当年你们楚家咄咄逼人,楚明玥手段恶毒垄断南堂田地,我高家何必灭族!”

楚云暖淡淡笑了,“因为楚家,高怀远你还真敢说。”

高怀远压不住心头的怒气,沉声喝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他的声音十分大,震得楚云暖耳朵嗡嗡响,她很不雅的挖了挖耳朵,“我说错了吗?楚家的田地可是真金白银买的,你高家翻脸不认人,收了钱财却不给地契,能怪我楚家?再者说,南堂世家谁不知道不要去沾惹朝廷的生意,而你们贪图胭脂米的名声,把高家硬生生往皇室的铡刀下送,怪得了谁?”

高怀远怒急交加:“楚云暖,你胡说什么!”

楚云暖笑容明媚,眼睛里冰冷得可怕,“高怀远,我不允许任何人坏我母亲的名声!高家不自量力,妄想染指后宫争斗,纯孝恭良皇后薨了以后,白皇后能封后踩下雍王扶持自己儿子成为太子,又岂是心慈手软之人,你们高家第一错,错在沾惹皇室生意,第二错,错在惹怒白皇后!”

高怀远不由自主后退一步,多年的信仰在这一刻崩塌,他握拳,“你胡说八道!”

“高家灭族是咎由自取,当年白皇后封后不久,羽翼不丰,最怕失了帝宠。而张婕妤深受帝宠,不过短短三月就升至婕妤之位,白皇后嫉妒在心,偏偏张婕妤又恰好怀龙种,白皇后怎能不怒!你高家蠢,在那个敏感的时候,不去巴结白皇后,却把胭脂米供给张婕妤,活该白皇后用你们做筏子,毁了张婕妤,灭了高家……”

高怀远被楚云暖的的气势压住,瞠目结舌的看着侃侃而谈的少女。

怎么可能,他怎么会被一个十五岁呢少女给压住?为什么他觉得,她身上有一种让他觉得害怕的东西,为什么他觉得楚云暖说的都是实话,高怀远不想承认。

心知高怀远阵脚以乱,楚云暖心里轻轻一松,却始终不敢掉以轻心,她看了高怀远一眼,轻声说,“高大当家是想找我报仇,还是受孟莲所托要我的命!”

猛的听到孟莲的名字,高怀远瞳孔缩在一起,他大惊失色,“你说什么!?”

“在南堂还没有什么事情瞒得过我。”楚云暖笑得自信张扬,“我想,应该是孟莲救了你一命,而你允诺她一个条件。”

孟莲最擅长的事情就是雪中送炭,然后在对方感激涕零中趁火打劫,她坚信高怀远也是这样被她收服。

楚云暖猜的七七八八,高怀远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

楚云暖字字珠玑,“高大当家,恕我说句不好听的话,土匪始终是土匪,就算被人称为绿林好汉,你这样做,是在为高家列祖列宗蒙羞!”

------题外话------

感谢若若菇凉每天的评论,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