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金樽对月,红眸天离/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怀远面有愧色,当年他年少轻狂,硬闯嘉陵城楚宅时,楚明玥就跟她说过这样的话,没想到十多年过去了,楚明玥的女儿却跟她说了同样的话。这样想着,他手上的匕首慢慢放了下去,楚云暖终于能放下心来,她退了几步,远远避来高怀远,谁知道他会不会一个抽风又冲了上来她这条命,她可珍惜得很。

高怀远面庞刚毅,这个时候罕见流露出一抹脆弱和怀念,“我曾经见过你,你在楚明玥怀里哭得伤心,闹着要爹爹,她抱着你一边哄你一边躲避追杀,是我救了你们。我永远也忘不了她当时的笑容,那么温暖,仿佛能驱散人心底的阴霾,我是真的感谢她。直到后来有一天,高家灭族,我怒闯嘉陵楚宅,我看到了她,他们叫她家主,她是楚明玥,她居然会是楚明玥,我心心念念的仇人!她明明知道我是谁,却不愿意认我,只是让人将我从楚宅里送出来……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

楚云暖对他真情流露的话一点儿也不感兴趣,她俏脸冷凝,“我对高大当家的过往没有任何兴趣。”

面对这样一个油盐不进的女孩子,高怀远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般人听到这件是,不是会好奇的么?

“仔细说来,你我无冤无仇。当年高家之事,你应该去找白皇后或者永乐帝,而不是在南堂跟我死磕到底。再者说,你投奔司徒衍,他就没许诺你任何好处吗?”

他跟定边王世子的交易向来是秘密进行,楚云暖怎么会知道,要是被旁人知道,那就是谋反大罪!高怀远不由自主的上前一步,目露杀意,磨刀霍霍。

在这个紧张的时候,田田荷叶的呱呱呱的蛙叫声愈发明显。

楚云暖紧紧盯着高怀远的眼,声音冷冷的:“要是我将椒山是北堂暗棋的消息放出去,你觉得你能活多久?哼,高怀远你当我三岁小孩子,说什么我母亲救过你的鬼话,你难道以为跟我母亲有那么一点点交情我就会相信你?你不要忘了,高怀远你是孟莲和司徒衍的人!南堂事南堂了,你投奔北堂在先,派人杀我再后,我绝对容不下你!”

高怀远咬牙,匕首一瞬间挥了下去,冰冷的刀锋紧贴着楚云暖的额发,她纹丝不动,嘴角的笑意愈发冰冷。

不妙!高怀远的心咯噔一下,他正想后退的时候,居然发现他动不了了!在他面前,楚云暖不屑的晃了晃手上的镯子,挑眉,“金樽对月,一瓶千金的迷药,好东西吧?”

高怀远死都想不到,他居然栽在一个黄毛丫头手里。可是不管再怎么不甘心,他还是一动不动的瘫软在地上,任人宰割。

春熙最先按耐不住的跳了出来,她暴躁不已的踹了高怀远一脚,然后把预先准备好的衣服赶紧裹在楚云暖身上,“家主,您还好吧?”

楚云暖点头,“十三和夏妆怎么样了?”

“还好,两人都送回了别院修养。”春熙说着一边挪了一步,夏华压着的两人就那么出现在楚云暖眼前。

楚云暖端详了他半天,嘴角绽放出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笑意,“吴勇,好久不见。”她最后一次见吴勇还是在金銮殿上,吴勇大声嘲讽她阴狠毒辣,不配母仪天下。

吴勇抬头,第一眼看见的是毫无反抗之力的老大,然后是楚云暖阴森森的笑容,他开口想说些什么,却突然被人从后面拎起来,紧接着一蓬暗器射到脚边,吴勇顿时一头冷汗。

“什么人!”林宿壁立刻护到楚云暖跟前。

回应林宿壁的是久久的寂静,楚云暖拔起地上的暗器,暗器呈鳞刺形,其间暗钩无数,制作精良,她看了半天:“洛天离!”孟莲身边最出色的护卫,人称红眸天离。

洛天离鬼魅般的身影出现在她十步之外,楚云暖笑了,“你这么大胆的出现在这里,就不怕我找上门对付孟莲?她现在在孟家的地位,恐怕不值得孟家跟我翻脸吧。”

洛天离深邃的红眸动了一下,他认真的看着楚云暖,平静的陈述一个事实,“死人不会威胁到她。”

把玩着暗器,楚云暖含笑道:“以你的能力,最多能同时对付一百多个普通护卫,而你估计我身边最多只有十多人,你稳稳能杀了我……洛天离,你真是太狂妄,也太小瞧本家主了。”

当年洛天离武功鼎盛之际都死在她手里,更何况是如今初出茅庐、武功中上的他。

在楚云暖故意停顿的时候,洛天离以为她会说她插翅难飞,没想到她居然说自己狂妄!很多年了,除了孟莲她是第二个搅动他心绪的人。洛天离很不高兴,手腕一转,朝楚云暖攻了过去,林宿壁一跃而出。

这是楚云暖第一次看见林宿壁动用武器,那是一柄若有若无的长剑,月光下华光凛凛,带着雷霆之势横扫八方。

洛天离高举宝刀,向林宿壁小腹砍去。林宿壁轻轻一跃,跳到他的身后,就着落地时的缓冲蹲下,挥刀向洛天离的小腿刺去。洛天离持刀由下往上一挑,挑开林宿壁的剑,趁着他后退的功夫,刀锋忽地转而对方的脖颈。林宿壁不慌不忙,横剑挡住大刀后,顺势将剑划向洛天离的喉咙。

胜负已定。

楚云暖含笑而立,对于要她命的人她从来不会手软。林宿壁手腕用力,锋利的剑芒几乎透进洛天离的皮肤里。

“楚家主刀下留人!”那是一个清润的男声。

------题外话------

这个人前面出现过,就一幕,有木有人能想起来?

求评价,求收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