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泪痣妖冶,声东击西/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云暖不曾叫停,林宿壁当然不会管,眼看就要割破洛天离的喉咙时,那个男人终于赶到几人面前。

夏华等人严阵以待。

“楚家主在下没有其他恶意,就是希望您饶他一命。”来人穿着一身简单的麻布长衫,算的上温润的气质却因为眼角的泪痣变得妖冶,他拱手施礼,“在下玉湖里。”

杏林堂堂主玉湖里?楚云暖挑眉,然后嗤笑,“玉湖里你不要忘了,杏林堂还差我一个交代!”

玉湖里不恼不怒,反而笑得风度翩翩,他从袖子里拿出一封信来,捧上:“家主请看。”

楚云暖结过信,打开扫一眼,瞳孔顿时一缩,“消息属实?”

“在下怎敢糊弄楚家主。”

楚云暖沉默,手指摩擦着信封,良久,“人你可以带走,但是——”顿了顿,“帮我做一件事。”一个消息,换一条人命未免太过便宜他了。

早知道会是这样,玉湖里一点儿也不生气,他摊手,“请说。”

楚云暖一字一句,“灭椒山,诽孟莲。”

来而不往非礼也,孟莲竟然敢设下连环计要她性命,她就毁了孟莲最珍视的名声。善良美丽莲花仙子与穷凶极恶的椒山土匪有关系,这一盆脏水,够她洗很久了。

听到孟莲的名字,洛天离瞬间激动起来,林宿壁皱眉,死死压制住他。

“这恐怕不是一件事情吧?”灭椒山,说的简单。也不想想曾经朝廷派多少人来剿匪都没有成功,她也太高看他们了吧。

楚云暖在高怀远愤怒的目光的款款上前,“要不椒山灭,要不洛天离去死,你自己选。至于诽孟莲,不过是顺手而已,就当做是你杏林堂无故刺杀本家主的谢罪礼。”

玉湖里咬牙,人都说他是只狡猾的狐狸,可他现在才见识到什么叫做狡猾。

“楚家主好算计!”不费一兵一卒,就轻松扼杀了一个对她造成威胁的椒山。

“客气。”楚云暖坦然接受他的夸奖。

条件明显不能做任何变化,玉湖里无奈只能接受,两人达成共识以后,楚云暖立刻放了洛天离。

玉湖里拖着不甘心的洛天离离开以后,楚云暖方才把信递给不明所以的春熙,春熙看了一眼:“三分之一的小世家居然都投奔了太子!”她实在不知道,那些小世家是哪里来的勇气居然去沾惹皇室。如果是太平年间也就罢了,可如今朝堂上明显风起云涌,夺嫡之争愈加白热化。

“拉拢世家夺嫡是假,就怕……”楚云暖没有明说,她摆了赵毓宸一道,依他睚眦必报的性格给她使绊子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让我想想,我要好好想想……”楚云暖捏紧双手在千波湖前来回走动,这段时间她实在是太浮躁了——对重生掌握先机的事情沾沾自喜,巧胜几次后变得得意洋洋,忘了一山还有一山高的道理。

春熙吃惊的望着她,这半年多以来,她从没见过运筹帷幄的家主如此失态,“家主,高怀远等人如何处理……”

对了,还有高怀远!楚云暖猛的站住脚步,回过头神情骇然的盯着高怀远。

高怀远一震,他看到楚云暖的面容变得异常鲜艳残酷,不安和恐惧袭上心头,“你不能杀我!我对你们母女有救命之恩,楚明玥说过,有朝一日,落到楚家手里,她会放过我!你不能让楚明玥言而无信。”说话的同时,高怀远眼底的狠辣若隐若现。

正是他这个表情让楚云暖下定决心,与其放虎归山,不如斩草除根。

“你擅闯嘉陵城楚宅的时候,我母亲就还了你的救命之恩!椒山我要灭,你的命我也要!你就用你的命来成全楚家安宁!”

说完后,她拔出夏华的剑一剑刺穿高怀远的胸膛,他两眼一翻,倒了下去,血流了一地。

楚云暖脸色煞白,有些不敢相信跟她作对大半辈子的高怀远就那么容易死在她手里。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把消息放出去,楚家家主遭椒山土匪围攻,遇袭失踪,生死未卜,高怀远被楚家就地诛杀。这段时间,楚家就暂时交给云扬,春意你好好照顾少爷。”她倒要借此机会看看,谁想要对楚家出手,楚家内部又有多少内奸。

楚云暖在千波湖遇袭并且失踪的消息一下子传遍了南堂,各大世家几乎蠢蠢欲动,派出不少人前往楚家别院探听消息,人人得到的结果都是楚云暖生死未卜,刺杀她的高怀远被就地诛杀。

这个消息得到证实以后,一瞬间把唐梦瑶青楼卖身的香艳消息压了下去,只有小部分把注意力投到唐梦瑶身上,大多数人一直默默关注着楚云暖的生死。

一时间外面穿得沸沸扬扬,不少赌坊居然开盘,赌楚云暖到底是生是死,对于这件事,楚家不甚在意,从头到尾一直保持沉默。

赵毓璟在收到消息后,第一时间点齐瑞亲王府私兵,正准备前往千波湖寻找楚云暖时,却收到一封来自楚家的信。没人知道信里写了什么,只知道素来温和的瑞亲王陡然暴怒,接下来寻找楚云暖的事情就不了了之。

------题外话------

玉湖里,玉狐狸,谐音谐音,我比较懒,反正是外号,人家还有个响亮的大名,想不想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