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八王之乱,唐家内鬼/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头风言风语传的愈发厉害,所有人以为失踪的楚云暖颇有兴趣地听着,脸上始终保持着淡然。

任何人看了,绝对想不到所有的事情都是她她一手推动的。只是春熙不明白,为何楚云暖会采用这么温和的手段,孟莲名声是毁了,不过却动不到她根本,她照样是孟家最受宠的女儿。这样想着,春熙不自觉的问了出来:“家主怎么那么容易就放过孟莲?”

楚云暖挑眉,唇角带笑:“容易?熙儿,以后你会明白名声这种东西,比刀子还要锐利三分!你觉得这件事传得那么快,只是我和玉湖里两人的手笔?不,还有孟家那群人。”

春熙道:“这就是家主派人给孟玫透露消息的原因?”

“孟莲风头太盛,又自视甚高,连亲姐姐都敢算计!我不信看到信以后孟玫会无动于衷,她对司徒衍心思可不纯呢……”什么姐妹情深,只要牵扯到男人,再深的感情都能反目成仇,更何况是孟家自小在勾心斗角着长大的女儿。

说的好好的,怎么又扯到了司徒衍身上,春熙有些糊涂了,“司徒世子?”

“不然椒山的财宝去哪里了?都被高怀远神不知鬼不觉的送去了北堂。孟莲不差钱,但是北堂差,所以孟莲是在为她的世子哥哥背黑锅!而且椒山存在十多年,只是在近三年来大肆烧杀抢掠,你不觉得奇怪?因为啊,椒山是司徒衍放置在南堂的棋子,一用于敛财,二用于——里应外合!”

这是她见到高怀远后想到的事情,当初北堂能攻下大齐半壁江山,一是因为楚家财力的支持,二是因为扎根南堂高怀远如同一柄利刃直插大齐心脏,是以后来高怀远才能够成为一品护国将军。司徒衍很厉害,够隐忍也够果决,若是换了其他人不一定有他当年做的那么好。只是可惜,这一次她会拼了命的阻止他,曾经北国江山饮了楚家多少血,她都要他一一偿还!

“这就是家主通知瑞亲王荡平椒山的用意?”春熙突然觉得心惊肉跳,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家主的心思变得格外深沉,就连做事也是一步看百步。

“椒山打家劫舍多年,本来就是毒瘤,可以让赵毓璟立功,可以毁了孟莲名声,毁了司徒衍一步好棋,可以让我从世家斗争的漩涡里脱身一段时间,也算死得其所!”说完后,楚云暖突然站起来,道:“走吧,我们去看看唐祺。”

唐祺被她关了整整三天,要是再不去见他的话,难保他狗急跳墙。

关了三天小黑屋,终于再次见到阳光,唐祺都忍不住热泪盈眶,这几天他一直在想,他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莫名其妙就被楚云暖给关了起来。

唐祺一肚子的火正准备往外撒的时候,突然就被楚云暖扔在面前的千机弩给弄蒙了,他瞪眼:“你给我看千机弩干嘛?”这东西他对着整整好几个月,就连做梦都是它的模样。

楚云暖看了他一眼,眼中波光绵绵如冬日雨,温柔与冰冷共存:“这是我被人追杀的时候,从杀手手里抢过来的。唐祺,你什么时候和南楚有交易了?”

那天夜里,要她命的黑衣人是高怀远的属下,而后来拿着千机弩的灰衣人则是南楚死士。那些死士就在被抓的当天就中毒身亡,直到今天她都没查出来他们到底是中了什么毒,只是辛毅在最后检查的时候发现,那些人的锁骨上都刻有南楚皇室的印记。

十几年前,南楚经历八王之乱,最后肃王李世均取得最后胜利,力排众议,推举懿和太子遗孤时年六岁李璃茉为女帝,自己晋封摄政王,在女帝未成年之前摄政。人人都说李世均重情重义,都道李璃茉运气好,有这么一个好叔父在,以女儿身轻轻松松问鼎帝位。

如今南楚,除了一个摄政王李世均和其子女,加上没有实权的小皇帝李璃茉,再也没有其他皇室宗亲,所以说能指使死士的就那么几个。她很好奇,到底是谁这么大费周章的跟她作对,要她的命!

唐祺目瞪口呆:“你说什么!”什么南楚,他长这么大,连南堂都没有出过!

“鲁班门灭门以后,千机弩的图纸只有我有,我前脚才把图纸交给你,我后脚就被人拿着千机弩追杀,换做是你,你怎么想?还是说——”楚云暖顿了顿,语气里肃杀一片,混杂着冰冷的杀意扑向唐祺,“你想杀我!”

“怎么——怎么可能!”如果可以,他真的想大呼冤枉,他是疯了不成,惹谁不好,偏去惹楚云暖。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楚云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一清二楚,奸诈如狐,狠毒如蛇,整个心肠都是黑的。就像现在,她莫名其妙放出消息说她生死不明,自己躲在阴暗里窥视南堂世家动向,伺机而动。

楚云暖冷眼看着唐祺,不是她非得怀疑唐祺的用心,而是千机弩图纸在被拿出来之前,一直存放在嘉陵城老宅的古楼里——整个楚家最安全的地方。除了唐祺,她实在想不到有谁能再看到图纸。当然,图纸流出她不在意,她真正在意的是,谁想要她命!

被楚云暖这么盯着,绕是唐祺定力再强也忍不住脸色发白,额头冷汗滚滚落下,就连在呼吸的时候他都觉得空气是粘稠的。

突然间,唐祺灵光一闪,一个念头突然蹦上心头……

------题外话------

能想到吧,是谁是谁是谁?

感谢北北堇的评价和鲜花,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