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美人如玉,贱嘴唐祺/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突然间,唐祺灵光一闪,一个念头突然蹦上心头,他立刻惊恐的睁大眼睛。

一架千机弩,一个人亲力亲为的话,从选材到制作至少需要一个月,满打满算,他拿到图纸不过三个月而已,据楚云暖所说,刺杀她的人至少有二十多个,也就是二十多架千机弩。换句话说,有能工巧匠在拿到图纸以后夜以继日的制作。如果真的有这个人存在的话……唐祺想不到其他人,只有他,他曾经见过千机弩,教导过自己机关术,也是当年鲁班门灭门后和姨娘一起活下来的人——严师傅。可是姨娘明明说过,他已经死了!

唐祺脑子很乱,各种各样的念头在脑子里翻腾,他什么也没说,扭头猛的跑了出去。

楚云暖没有阻止,望着他的背影,淡淡吩咐:“派人看着他。”直觉告诉她唐祺不会做这种事,那么只能另有其人了。

唐祺离开兵器坊以后哪儿都没有去,直接跑回了唐家。“砰”的一声,他猛的推开门,屋子里坐着的水姨娘吓了一跳,手里的笔不自觉的掉在地上。

“你怎么来了?”水千柔皱眉,唐祺从来没有在这个时间段来看过她。

唐祺不说话,他上前,用力抽出水千柔压手底下的纸条。看清楚上面画得什么以后,唐祺身体忍不住幌了幌,“这是什么!”这分明是前几天,楚云暖刚给他的图纸。

水千柔目光闪了闪,笑得十分温柔,“祺儿,你这是怎么了?我不就是临摹了几张图纸。”

唐祺努力克制着脸上的表情,扯嘴笑道:“姨娘,你不是对机关术不感兴趣么?”

水千柔眼睛黯然,有泪水滴落:“我是想把这些图纸烧给你严师父,当初他也是痴迷机关术的很。还记得当年,要不是他救我,我早就死了……现在我什么也不能做,也只能对画些图纸烧给他。”

唐祺笑了笑:“是儿子疏忽了,日后有图纸儿子一定先烧给严师父。”

那个烧字,唐祺咬得格外重,水千柔心头一跳,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唐祺突然又问道:“对了,姨娘你知道严师父葬在哪里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么多年我没去给他上柱香,真是不孝。”

水千柔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唐祺心中凄凄然,甩袖就走:“等姨娘想起来的时候,派人去跟儿子说一声。”

水千柔拧起眉头,透过窗户,她一直看着唐祺,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后,她取下挂在屋檐下的鸟笼子,将先前画好的几张图纸折叠起来,塞进绿嘴鸟儿的脚踝环,然后放飞。

围墙后,唐祺凝望着展翅高飞的鸟儿,久久沉默,直到绿嘴鸟儿快飞出唐家大宅的时候,他才一跃而起。打开鸟儿脚环,看到里面的东西,唐祺说不清楚心头的感觉,像是愤怒,又像是失望,酸涩感慢慢在嘴里蔓延。

这么些年来,唐祺不是不懂,他也曾怨过姨娘不疼爱他。但是他也告诉自己,姨娘身体不好,不能像其他母亲一样爱他护他。还记得小时候,他看见四妹妹私下里叫六姨娘为娘,他也试过这么叫,却被姨娘骂了一通,从此以后,他再没有那样喊过。他曾经怀疑,姨娘真的是他母亲么,为什么他感觉不到半点温暖。

唐祺心里正难受着,突然远远地传来一个呵斥声:“唐祺你在哪里做什么!老夫人不是说了,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西院!”

唐祺远远望过去,一个顾盼神飞、俊眼修眉的美人从栏杆那边施施然走过来。唐梦瑶似乎没有收到外面传闻的影响,穿了身淡绿色的罗裙,裙上是灿若烟霞的海棠花,明艳的火红压不住她美丽的容颜,此时此刻,她依旧是唐家骄傲美丽的明珠。

要说在唐家他最讨厌的人,当然是唐梦瑶,心狠手辣,装模作样,还真当她是天上星星,谁都要捧着她。唐祺完全没有掩饰自己厌恶的意思,在唐梦瑶靠近他的时候,立刻捂住鼻子退得远远的:“我说大小姐,你这是从青楼出来以后没沐浴啊,一股子狐媚味儿。”

唐梦瑶勃然变色,这几天被楚云暖和孟莲的事情一搅和,基本没什么人记得她出现在青楼卖身那么丢脸的事情,可没人记得不代表没有发生过!

楚云暖,要不是她,自己怎么会变成现在这种样子!唐梦瑶咬牙切齿,那一夜凄惨的遭遇不停在脑子里翻滚,一瞬间她对楚云暖得恨意达到一个新的高度,几欲喷薄。

感受到唐梦瑶的怒气,唐祺笑得吊儿郎当,根本在意,嘴贱的说道:“哟,大小姐这么含羞带怯,娇艳欲滴的,是想到那个恩客了?”

唐梦瑶又气又怒,脸色发红,“你胡说八道什么!”

唐祺无所谓的耸肩:“我只是想提醒大小姐一句,不要莫名其妙得罪了人还不知道。”

唐梦瑶敏锐的察觉到唐祺话外的意思,她美眸微眯,听着唐祺继续往下说,只听他风马牛不相及的说了一句:“大小姐可知道司徒世子和孟莲的关系?”

这两人能有什么关系,唐梦瑶皱眉,甩袖就走,可唐祺接下来的话让她硬生生停下脚步。

“听说大小姐收到一盆月下美人?据我所知,月下美人的香气能和一种叫浣溪沙的熏香作用,最后变成烈性催情药。我这么说,大小姐可懂?”

有的事情就是那么巧合,他恰巧看到孟莲替司徒衍选礼物,又恰巧看到被搬进唐梦铃院子的花再次被送到唐梦瑶身边。

------题外话------

小唐童鞋嘴是不是太毒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