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桃花如荼,云扬彪悍/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水千柔?”楚云暖收到消息的时候感觉很惊讶,在她记忆里,水千柔是个软弱到极致的女人,不仅保不住地位,更护不住自己的儿子。

如果这一切都是她的伪装的话,她又是为了什么,又是在为谁做事?一个又一个的疑问浮上心头。重生以后,她突然发现有些事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比如——司徒衍。前世在求娶她以后司徒衍很快就返回了北堂,直到次年八月的时候才陪她回到嘉陵城。

现在,司徒衍在南堂待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远远超出她的预料,她心里有些不安。

这个时候,乱七八糟想着事情的楚云暖突然回头:“谁?!”

随后她猛的站起来,拔出防身的匕首横在来人的脖子上,来人神色怡然,“是我。”

楚云暖十分惊讶:“赵毓璟?”

赵毓璟从窗户外跳了进来,“我给你送药来了。”说着他邀功似得摇了摇手里的玉盒子,“西北草原进贡的鸽子霜。”

楚云暖失笑,“堂堂瑞亲王居然翻窗户。”这是自他和霍清华定亲的后,她第一次清清楚楚的认识到,赵毓璟不属于她!她心里头顿时百味陈杂,忍不住抬头去看赵毓璟的表情,似乎想要他一个解释。

微弱的灯光下,楚云暖看到他漆黑的眸子折射着星光,黑白分明,仿佛从未被这红尘沾染,无垢无浊,脸部线条柔和,身上白色衣袍飞扬,温润得像是画中仙人。

她从来都知道赵毓璟容貌俊郎,但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有潋滟生辉的感觉。楚云暖坐到窗边,偏过头,“你怎么来了,我还没跟你说恭喜——”她本来想说恭喜你抱得美人归的,但话到嘴边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女人啊,真是奇怪的生物,总是口是心非。明明是嫉妒霍清华,可非得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样,楚云暖似乎都能看见自己灵魂分成两半,一半叫嚣着要质问赵毓璟,一半冷静克制:“椒山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赵毓璟坐到她身边,打开玉盒子,食指沾了些晶莹的膏药往楚云暖脖子上抹,温热的气息突兀的钻进她的鼻子里,她有些不自在。

“说起来这件事我还得谢谢你,不过,阿暖,下次你要记得,不要拿命去拼。”赵毓璟十分专心的上药,楚云暖脖子上深浅不一伤口让他心疼不已,他不敢想象当时是怎样的凶险。

楚云暖不由皱眉,没有说话。楚家的命运担负在她肩上,容不得她停下来喘息。

赵毓璟抬头,伸手摸摸少女柔软的头发,“你不用这么拼,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我会保护你。”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这句话以后,一颗冰冷的泪珠突兀的落到赵毓璟手心,明明那么冰冷,却在一瞬间灼热了他的心脏。赵毓璟抬头看着她,楚云暖眉眼弯弯,眼睛里没有任何泪水,却有莫名的哀伤,这一刻,赵毓璟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

十一年了,从来没有人跟她说“我会保护你”这句话,从前司徒衍总觉得她无比强大,从来不会关心她,问问她怕不怕,只会一味的索取,在最后还嫌弃她太过狠厉。只有赵毓璟,从来只有和她一起长大的毓璟哥哥会关心她,而她的毓璟哥哥最后却死在她手里,死无全尸。

“怎么了?伤口疼?不怕,你看我带来了什么。”赵毓璟笑得格外温柔,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碟桃花糕来,献宝似得递到楚云暖眼前,“以前我生病的时候,你不是总跟我说吃了桃花糕就不难受了么?来,你尝尝,还是四方斋的。”

四四方方糕点上一朵桃花如火如荼,楚云暖的眼在一瞬间也映得通红,她扬起笑脸,咬了一口,唇齿留香:“真的不疼了。”

这个世界上,除了母亲,也只有赵毓璟能记住她的厌和恶。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自私的希望,一辈子都不要变。

整整一个月,楚云暖宛若人间蒸发一般,在楚家几次声势浩大的寻找的活动中,各个小世家蠢蠢欲动。

楚云扬绷小脸,面无表情的看着一群叽叽喳喳的人,什么楚家垄断产业众多,理应放弃,更甚者说楚家不配再当第一世家……耳边声音还在继续,楚云扬思绪渐渐飘远,宿壁说他带着人去找姐姐,也不知道找到没有。高怀远,一个高家余孽居然胆大包天,还有孟莲,别当他傻,听着这几天的传言,说不准就是孟莲和高怀远合谋!

孟家,好一个孟家!

“啪”的一声,楚云扬捧着的茶杯径直往孟家派来的人头上砸去,那人莫名其妙,顶着满头茶水站起来质问:“你什么意思!”

喧闹的人声戛然而止,楚云扬伸手重新端起一杯茶,“手滑了一下,各位不用介意,继续。林家人吧?你们几个意思,是欺负我年纪小不懂事,所以一张口就想要了楚家全部漕运的生意,你们也不怕撑死!还有你,对,就你,张家的,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要楚家交出名下土地,还矿山?哼,楚家土地真金白银买的,你说交就交,你算个什么东西!”

说到最后,楚云扬冷笑起来,尚且年幼的小脸带着满满的讥讽和不屑:“本少爷再不济也堂堂楚家少爷,你们不过一群狗奴才,让你们进门也是看在同为世家的面子上,你们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本少爷!回去告诉你们家主,不要再派一群狗奴才来污染我楚家门楣,滚!”

楚云扬连说带贬叫几个人怒容满面甩袖就走,当然也有人叽叽歪歪半天说什么也不走,其中就有被楚云扬泼了一脸茶,想要找公道的孟家人,楚云扬早就看他不顺眼,一怒之下直接叫人把他扔出去。

那人走时一瘸一拐,似讽刺起楚云扬来:“说好听了你是楚家少爷,难听点说你也只是楚大小姐养在身边傀儡!楚小少爷,你听听外面怎么说的?你身为楚家男儿,让一个女人压在你头上作威作福,你居然还洋洋得意,简直是可笑!”

闻言,楚云扬面色阴沉,当下叫人把他打了一顿后扔到孟家别院门前。

------题外话------

这里有一个伏笔哦,表达了……

嘿嘿,表示不剧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