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宫中争斗,未卜先知/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处理完这些琐事后,一切事情很快进入了正轨,一条从梨泉峰通往乌蒙城的道路正在修建,而索昀化名贺问活跃在南堂各处,配合着陈驷打击各小世家,从中渔利以扩大种植园规模,短短半月,贺问也算小有薄名。

随着大量人力物力的调配,十万大山一直热火朝天,能开垦种粮的山地几乎全部开垦完毕,而不能动的山林土地则种植花卉、低矮水果,一时间十万大山变了一个模样,生机勃勃。

楚云暖站在高高的山岗上,低头望着下面忙碌的人群,他们勤劳勇敢,如同一群一群辛勤的蚂蚁。

一旁,索昀将这几日南堂各处发生的动静说给楚云暖听,按照家主吩咐的,事无巨细,包括先前蚕食楚家的各小世家哭天喊地,但在陈驷强烈攻占之下纷纷散尽家财。

索昀说完后,楚云暖眯眼,微微一笑:“既然陈驷那边收网了,现在唐家有什么反应?”

“唐家最近很奇怪,本来生意一落千丈,应当开源节流,可他们偏偏购买了大量七星龙纹草。”

“购买龙纹草?”楚云暖皱起眉头,一时间思考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于是继续问,“唐祺现在在做什么?”

“唐祺一直待在兵器坊里,那段时间水千柔不停的派人来寻过唐祺,但他一直没有露面,水千柔频频与南楚联系,经宿壁查证,水千柔很可能细作。另,唐元和唐梦铃两人被唐夫人送到了山庄修养,唐梦瑶则在背后兴风作浪,推动流言蜚语中伤孟莲,说是孟八小姐与人幽会,偷偷离家出走。”

孟莲声名斐然,莲花仙子之名传遍大齐,原本就嫉妒坏了那些名门闺秀。咋一听孟莲与人相会离家之事,都高兴坏了,纷纷献上一臂之力,将先前勾结椒山土匪之事与离家之名串成一线,生生把孟莲洁白无暇的名声弄得泥泞不堪。什么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分明是同流合污的烂泥,一时间什么难听说什么。

屋漏偏逢连夜雨,恰在此时,孟莲名下四通镖局被爆出损毁太祖皇帝御赐之物的消息,天下哗然。这下子,就算太子赵毓宸想瞒也瞒不住,被永乐帝诏进宫中臭骂了一顿,赵毓宸心中那个委屈。然而,等白皇后收到消息的时候,太子已被禁足东宫闭门思过,皇贵妃孟玉兰顺势把自己抱养的九皇子推到永乐帝面前,九皇子聪慧,背靠孟家,轻轻松松在朝堂上占了一席之地。

这下子可不得了,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白皇后二话不说在后宫和孟玉兰掐上了。孟玉兰仗着身后孟家,和白皇后斗得天昏地暗,白皇后能都永乐帝元后,自然也不是吃素的,直接一道懿旨,让百花城孟家献上十来个美人,白皇后调教过后直接送给永乐帝,永乐帝龙心大悦,却说白皇后竟在背后挟持着这些美人与孟玉兰斗。孟家献上来美人在家族中各自有各自靠山,被孟玉兰陷害了几次过后,纷纷向家中哭诉。

家中老人一听自家闺女被孟玉兰给欺负了,纷纷向本家示威,这下子,几乎是堵了孟玉兰的后路。白皇后仗着帝宠,撸了孟玉兰皇贵妃的位份,直接将为贵妃,而先前的唐贵妃遭了无妄之灾,莫名其妙被降成了唐妃。

唐妃怒气冲冲又不敢得罪白皇后和孟玉兰,便把怒火发到挑起事端的孟莲头上,连降三道口谕斥责孟莲毫无大家闺秀之仪,责令孟家好生简单孟莲,偏偏此时孟莲根本不在百花城,接不了唐妃口谕,这下子把唐妃起了个七窍生烟,心里认为孟家存心跟她过不去,转头联合白皇后给孟玉兰使了无数绊子。

自然而然,后宫争斗延续到了朝堂,一时之间各家争斗不休,把朝堂搅得天昏地暗,令永乐帝应接不暇,暴怒之下一连杀了好几个肱骨之臣。

楚云暖想到了所有,就是没有料到唐梦瑶居然会对孟莲出手,她是不是知道千波湖一事出自孟莲之手,又或者单纯是为了司徒衍争风吃醋?不过管她的,唐梦瑶要怎么折腾都跟她没有多大关系,现在她有时间了,倒是想找找,孟莲躲在十万大山的哪个地方。

“孟家献上的美人中,有一个是孟家族老的内侄女,她几乎是被孟贵妃给废了。”后宫女人兵不血刃,手段狠毒的让人发指,想到被孟贵妃施以封幽之刑的美人,索昀心底对孟玉兰不由带上几分厌恶。

“哦?”楚云暖勾起唇角,脸上笑容笑得诡异而又阴险,“我猜,这一切与孟玫有莫大的干系吧?”

孟玫离开乌蒙城前,她可是在孟玫心头种了一根刺,这根刺,看似不痛不痒,但最后在嫉妒之心的浇灌下渐渐长成参天大树,不可撼动。女人啊,一旦陷入情爱,就会变得愚蠢,毫无理智,更变得爱计较,这是她曾经切骨之痛。

一群女人间的勾心斗角,索昀实在不想说,于是春熙道:“孟玫回了百花城后,先是挑起族中姐妹对孟莲的敌意,而后趁着孟莲种种流言蜚语爆发,怂恿孟家族女入宫,以争一席之位。”

“孟玉兰这段时间,手段狠厉如此,一连废了几个族亲,应当也是孟玫出的主意。呵,这下子孟玉兰是捅了马蜂窝了,得罪孟家族老,她皇贵妃的位置也是做到头了。”楚云暖摇头,叹息,语气里有些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太子被斥责,白皇后与孟玉兰斗得不可开交,唐妃莫名其妙遭到牵连,说来说去,罪魁之首就是孟莲,她们三个说不准会连手,把账都算到孟莲头上,而挑起这一切的孟玫则全身而退,不痛不痒把孟莲算计了一遍。不得不说,孟玫真是好厉害,恐怕最后也没几人知道这一切都是孟玫做的。”

身为孟莲的亲姐姐,孟玫手段高明,丝毫不比孟莲差,一系列事情做的毫无痕迹。其实若没有孟莲,孟玫说不准就是孟家这一代最出色女儿,可惜有了天命之女孟莲,孟家所有女儿只能黯然失色。孟玫这一次的计划中,不过是占了孟莲不在百花城的便宜,若是孟莲在百花城,十个孟玫都算计不了孟莲分毫,还会被孟莲毫不犹豫的丢出去顶缸。

她相信,这一切孟玫心里一清二楚。

“家主英明!”春熙由衷道,家主预料的分毫不差,就跟她亲眼看到一般,“如今孟玫一闹,孟家背后支持孟莲的几个族老,纷纷倒戈,暗地里给阻拦了孟莲不少生意,四通镖局,六合酒坊等亏了不少。”

楚云暖微笑,“百花城孟家女儿之间向来斗得不可开交,孟玫这时候应当是去染指孟莲的生意去了,她真是不怕死。”

她现在都能想到,孟莲回来以后,孟玫面对的会是怎样的滔天怒火,她想她要不要在这个时候帮孟玫一把,顺便把火烧得更旺一些,免得孟莲有事没事在自己眼前晃悠。

眼见楚云暖就要插手孟家女儿间的争夺,索昀默了默,终于忍不住开口阻止:“孟家之事可以延后再议,当务之急是关于家主您的消息,如今南堂各处均已收网,陈驷那里瞒不了多久。”

楚云暖挥手,毫不在意,她原本就没打算瞒多久:“那就不用瞒,立刻放出消息,说是有人在百花城见过我,然后派人再假扮我,到上氾郡巡视玉矿。”

“以真乱假。”索昀和春熙异口同声。

楚云暖颔首,微笑,梨泉峰新宅一旦开工,势必引发各方猜忌,她是生是死几乎能决定楚家未来走向。到时候穿出她出现在某个地方的消息,一开始会有人查探,但时间一久,假的次数太多,最后就不会有人去查,真真假假,介时谁都不会管她到底做了什么,人在哪里。

如今各小世家被打击,南堂局势混乱,不少皇室扶持的官商大显神通,大有控制南堂之势,她将贺问竖起,只能短时间缓解楚家危机。既然如今南堂乱了,那她就把南堂的水搅得更浑、更深,反正楚家身为第一世家本就如同冰上燃火,现在的情况对楚家来说更安全。

“小少爷怎么样了?”过了这么久,云扬肯定很担心她。

“乌蒙城一切都好,只是——”春熙眉宇间带上一分不解,“意儿说,少爷的乳母来了乌蒙城别院。”

楚云暖何其敏锐,楚云扬三岁以前的确有一个乳母,可这个人早早被母亲打发走了,能找到乌蒙城来,不是心怀不轨就是所图甚大——这个猜测让楚云暖一下子冷笑起来,她挑眉,“云扬乳母?什么时候到的?”

“就在家主失踪的消息传出以后。”索昀补充道。

楚云暖沉默了半天,就在两人都以为她会派人清查云扬乳母的消息的时候,她却突然道:“不用管了,云扬自己会处理。”她不可能护着楚云扬一辈子,楚家的未来是他的,他总要自己成长,自己面对外面的风风雨雨。

“可是——”少爷年纪太小。

春熙不落忍的话根本没有说出去的机会,楚云暖看了她一眼,冷淡而自制,“通知意儿,让她告诉云扬我没有死的消息,至于我的行踪,不必透露。”

几人正说着话,一只信鸽落到春熙肩上,春熙拆信,浏览,而后道:“家主,夏华在三十里外发现楚家家徽,据暗卫探查,下面应该是楚家宝库。”

------题外话------

前几天存稿丢失了,其实我在昨天晚上就更新了文文,只是现在才看见审核没通过,是在不好意思,送上三千表示歉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