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破财消灾,谈钱伤感情/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衍说着就把手中的玉杯送了过去,孟莲定睛一看,恨不得咬碎银牙,司徒衍拿的分明就是他们先前得到的九转夜光杯。

要说其他夜光杯孟莲也看不上,可这个不一样,是一百年前玉器大师无花无果的作品,做工精妙绝伦,可以说是有市无价的珍品。还记得后世,这个夜光杯被拍出了天价!

楚云暖纤细的一双玉手捧着夜光杯,那夜光杯巴掌大小通体一色,九只蜷缩在一起夔龙巧妙的连在一起,其中四只龙首伸出于杯外,并以猫眼碧玺点睛。余下五只以合抱之势形成杯腹,并坠以深海黑珍珠,两侧饰有美丽的长冠凤纹,圈足上是蕉叶纹。

刹那间楚云暖仿佛明白了什么,她的笑容仿佛是春天里最绚烂的花朵,她好像知道宝库里收藏的是什么了。

其实所谓的无花无果正是楚家的某一位家主,他极为爱好玉石便给自己取了那么一个雅号。照这么说的话,桃花山的宝库应该就是属于这位先代家主的。黄金有价玉无价,楚云暖摇头唏嘘,可惜了孟莲他们因贪图这一个夜光杯,放弃了里面价值连城的玉器。

“我楚云暖是最好说话不过,既然司徒世子都拿出诚意,我自然不会让你们失望,只是……”楚云暖唇角上挑,“离开可以,那就要你们出什么样的价钱了。”

孟莲爱财如命,要从她手心里扣出钱来,跟要了她的命没什么两样。楚云暖虽不愿意跟孟莲正面起冲突,可不代表她可以任由孟莲在她头上撒野,这一次她定要孟莲蜕一层皮。

果然,得到楚云暖的承诺后司徒衍松了一口气,若是在北堂他一定不会如此轻易的低头,可如今他孤身一人身处南堂,周围又有大齐皇室虎视眈眈,这种情况下得罪楚云暖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既然钱能消灾,他自然不会死扣着不放。司徒衍想得开,可孟莲就不乐意了。她猛的扭头,耳间的红宝石耳坠凉凉的弹在腮上,孟莲几乎是想掐死楚云暖,“你什么意思?九转夜光杯你都拿走了!”

从她手里抢走了九转夜光杯不说,现在还想要她的私产,楚云暖真以为她是唐家那些蠢材不成。

“那东西本来就属于楚家!”楚云暖不想再理会孟莲,孟莲这人向来自诩聪明,可只要是在钱财的事情上她就一定会犯糊涂。

孟莲突然回头,满眼泪光,哀求的望着司徒衍,司徒衍眉头不由一拧。

楚云暖脸上不自觉的出现一丝嘲讽,她懒得再看孟莲泫然欲滴的模样,转而将目光投向赵毓璟。

站在赵毓璟身后的赵毓筠身上不由一抖,默默退后了好几步,殊不知楚云暖根本就没将他放在眼中。

“瑞亲王想要离开,考虑用什么交换?”楚云暖看着赵毓璟,面孔中流露出一丝冷淡。

赵毓璟转过眼睛,定定的望着楚云暖。

这是自从楚云暖以死相逼后,他第一次认认真真的去看她。楚姑姑在世时,她是天之骄女,霸道蛮横,只有在他面前才会流露出少女天真;楚姑姑死后,她歇斯底里,行为举动疯狂到令人发指;如今的她沉静果决而又冷淡克制,仿佛身体里涌动着无数力量。

她变了,真的变了,如今的她是南堂楚氏家主,再也不是当年在他身后娇憨美丽的少女。

“不知道楚家主想多少钱?”他算是看明白了,现在的楚云暖可是谁都要坑的。

“毓璟哥哥,谈钱多伤感情。”楚云暖单手抚在赵毓璟的胸膛,眼睛低垂,浓密的睫毛如颤动的蝶翅。

赵毓璟顺势低头,笑容温雅,如月如玉,眸色深沉似滔滔江水:“那阿暖想要什么?”

楚云暖微笑的看着他,眉睫深深,凑在他耳边,轻声道:“我要聚福楼的三分之一。”

聚福楼作为大齐首屈一指的酒楼,自然也是大齐消息最大的集散地。她要求掌握聚福楼的三分之一,为的也就是那些似真似假的消息,楚家太过庞大,情报系统也会有疏忽,她要最准确消息就需要和聚福楼合作。

再说,流言蜚语猛于虎,一件事情经过多人口耳相传就会变得沸沸扬扬。正如当时,她在南堂利用孟莲四通镖局算计太子,一石二鸟,而后来消息居然传得那么离谱,惹得永乐帝暴怒,前朝后宫震动之时,她就知道赵毓璟在里面推波助澜。

赵毓璟淡淡看了楚云暖一眼,唇畔微启:“你都知道了?”她比他想象的还要聪明,那么快就知道他的打算。

“知道什么?”楚云暖推开赵毓璟,她退后几步,好整以暇,“要是瑞亲王出的价码我不满意的话,就待在这里陪我楚家先祖吧!”

赵毓璟建立聚福楼——那样庞大的一个信息网,为此甚至把周伯彦都拉了进去,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她不管,抛开青梅竹马的情意,其实两人之间就是单纯的合作者。

她要的是楚家兴盛,而他要的——是九五至尊的位置。

赵毓璟唇畔微凉,他的面孔在桃花中绚烂异常,白衣飘飘,让人移不开目光。

天京贵女无数,他见过不少,高贵如皇后妩媚如孟皇贵妃,冷艳如孟贵妃,温雅如叶丞相之女……却从来没见过像楚云暖这样翻脸不认人的狡黠女人。她很辣之余又存有几分善良,明明如此矛盾,却浑然天成般的集中在她身上。

众人都愣住了,原以为楚云暖对赵毓璟还是有几分情意的,没想到她居然也逼着赵毓璟大出血!

孟莲看着这一幕,不由皱起眉头来。若是跟楚云暖曾是未婚夫的赵毓璟都得一分不少的出,那她一定逃不过。

该死的楚云暖!

一想到她得把钱白白送给楚云暖,她心里头那口气就不上不下的咽在胸口……

------题外话------

孟莲:我很穷,不要压榨我!

我觉得最适合孟莲的一句话是这个:孟家成就了我,同时也毁了我的一生。

有木有感觉到点什么?(*^__^*)嘻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