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孟莲不死,我不亡/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云暖莞尔,“瑞亲王,亲兄弟还明算账呢。”

赵毓璟深深看了楚云暖一眼,只能点头答应,因为他清楚要是不同意,他真的会被楚云暖扔在这里。

楚云暖满意的点头,她和周伯彦向来不对付,也不知道周伯彦看到她成了聚福的东家之一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想到那个场景,楚云暖心头就愉悦得很,连带着看司徒衍和孟莲都顺眼不少,“司徒世子和孟八小姐考虑得怎么样?”

司徒衍二话不说,将名下的一座温泉山庄让给楚云暖。说句实话,前世今生,司徒衍最让她看中的就是一点干脆劲儿,从不拖泥带水,就像最后逼着她要了赵毓璟的命一样。

重生以后,她想过很多很多,比如她惨死冷宫是咎由自取,比如她心头自私阴狠的本性。母亲死后,她怪云扬;赵毓璟退婚,她怨母亲去得太早;楚家灭族,她被囚冷宫,她恨司徒衍阴狠无情,恨孟莲佛口蛇心。上一辈子,她恨了所有人,怪了所有人,唯独没有恨过她自己,其实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她太偏激。这个道理她懂,可她放不下,就像她知道她不爱赵毓璟,对他的种种放不下,都是因为上辈子求而不得,都是因为——愧疚。

楚云暖心头百味陈杂,嘴里仿佛含了苦涩的黄连,是了,她楚云暖就是这么不堪,就是这么冷漠自私。

“楚家家大业大也看得上我们这些小产业?”孟莲深吸一口气,捏紧了在颤抖的手指,经过这几年的经营她手中的私产那个都日进斗金,要她让出去一个,简直就是要命。

“蚊子再小也是肉。”知道孟莲不会轻易就范,楚云暖好心提醒,“我要葡萄酒配方。”

北帝三年,西域通商,她在冷宫时听说,孟皇后靠葡萄酒成功与西域建立贸易关系,源源不断的宝石金玉运往北国,供养将士,人称颂孟莲贤德皇后,受千军恩谢。孟皇后美名传往西域,西域百姓称其为酒仙娘娘,莲花仙子二字自此成为西域对天朝美人的一种美称。

孟莲就是孟莲,一杯酒都能做出锦绣文章,再看看她,北国建立之初,她亦花真金白银无数,甚至赔上楚家来供养百万大军,最后得到的不过毒女二字,连毒后都称不上,现在想起来,果真是同人不同命。

孟莲心里头松了一口气,她语气轻快:“一言为定。”葡萄酒配方有很多种,她只需要给楚云暖其中一种就行,剩下的,还是她的。

楚云暖看着她,“我要的是所有以葡萄为原料的酿酒配方。”

孟莲猛的抬头,她看着楚云暖黑白分明的眼睛,只觉得那双眼睛深沉如山涧枯水,阴暗如妖谷鬼涧,幽光凛凛,只是一眼就让她的背上不由自主的冒了一层冷汗。

“八小姐才智过人,有孟家智囊之称,据说孟家几年生意最好的几个城郡都是八小姐经营,八小姐应当看不上这点小玩意儿吧。再说,司徒世子也赠了楚家一座温泉山庄,如果八小姐不愿意,那好说,你就在这里待着吧。”楚云暖的话格外心平气和,但听在孟莲耳朵里就是赤果果的威胁。

孟莲冷笑:“你胃口这么大,也不怕撑死。”

“你都没死,我怎么舍得死。”楚云暖微笑的看着她,眼睛里绽放着奇异的光芒。

她说的是实话,孟莲不死,她不亡!

顿时,孟莲感到一股热血涌上喉咙,她掐着手心,奋力把它咽了下去,“楚云暖,你好,你真好。”

声音很轻,却每一个字都像从是喉咙里挤出来一般。

楚云暖继续微笑,好,她当然很好。她想着现在各处传的沸沸扬扬事情,忍不住恶毒的想到,若是孟莲知道外面把她传成什么样子,说不定更得说自己好。

“拿纸笔来!”

楚云暖摇摇手,春熙立刻把纸笔递了上来,孟莲咬牙切齿的接过,刷刷刷几下写好,然后扔到春熙怀里,扭头,握拳,努力克制心头燃烧的怒火。

春熙把纸张折好,放入怀中,补充道:“还请八小姐注意,从今以后只要以葡萄酿造的酒,都属于楚家。”

“你什么意思!”孟莲几乎是大吼起来,眼里似乎要喷出火焰,她绝不承认,刚才那一瞬间她的确动过酿其他酒的心思。

春熙一笑,默默退到了楚云暖身后,楚云暖看了她一眼,璀然一笑,然后把目光转到了赵毓筠身上,“宁王殿下呢?”

赵毓筠看戏正看得开心,冷不丁的火烧到了自己头上还有点反应不过来,“什,什么?”

楚云暖挑眉,“宁王想赊账不成?”

赵毓筠勃然变色,“我堂堂皇子怎么可能赊账。”

他当下就开始盘点自己名下产业,也是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原来他抛除皇子的身份和荣耀以后,身后并没有什么丰厚的家业,这些年来他貌似都是靠自己的俸禄和母妃贴补过的日子。看看人家司徒衍出手一座温泉山庄,孟莲一本万利的酿酒方子,八哥给了什么他不知道,不过看楚云暖满意的样子应该不差,再看看他,貌似没什么拿得出手的。

故而赵毓筠先是觉得格外尴尬,然后就是愤怒,他双目圆睁,“你别得寸进尺,你们这些世家,做奴才就要有奴才的样子!”

楚云暖看着赵毓筠,冷嗤一声,“说句难听的话,你看不上世家,而你有的一切,哪样不是因为世家。”

永乐帝共有十九个皇子,夭折八位,如今只剩下十一个,嫡长子雍王赵毓珏沉迷戏曲,终日与戏子厮混,二皇子也就是太子赵毓宸,被白皇后养得刚愎自用,自狂自大,而世家之女所出皇子各自为政,其余皇子抱成一团。十四皇子,宁王赵毓筠,唐妃所出,背后唐家支持,而唐家又是由楚家扶持,曾经所有人都以为赵毓筠有楚家支持,是除了太子以外呼声最高的皇子。

这一切是在唐家寿宴之前,唐家寿宴之后楚唐两家撕破脸皮,楚家放言不再支持唐家。当然这话也有人不相信,毕竟世家女入宫诞下皇子,而世家扶持皇子登基对于世家来说是多大的容颜,所以背地里依旧有人抱着讨好赵毓筠,讨好楚家的念头给了赵毓筠无数便利,否则就他的猪脑子哪儿有本事在朝堂站稳脚跟。

“赵毓筠,少了十万金你休想从桃花山出去!”

赵毓筠勃然变色,而楚云暖分毫不让,他不由气结:“楚云暖,你真好!”十万金,那就是一百万白银,这里哪一个人能轻轻松松拿出一百万白银来。

孟莲冷笑,见缝插针,“楚云暖你发疯了,一百万白银,宁王封地就算拿出三年赋税也不见得给得起你。”赵毓筠的封地,是除了南堂以外,全大齐最富饶的地方,每年的赋税足够让诸多皇子眼馋。

这时候听到孟莲为他说话,赵毓筠抬头看着孟莲,眸子里流露出感谢、温柔之色。记吃不记打,这般愚蠢的模样让赵毓璟不忍直视。

见楚云暖没有任何反应,孟莲蹙眉,抿唇,表情沉痛,“楚家主这般逼迫,难道要宁王抬高赋税?你身为世家女,每日享受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你无法想象,那些百姓过得是怎样颠沛流离的生活。楚家主,您高抬贵手,放天下百姓一条活路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