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大逆不道/重生之世家毒妻好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云暖呵了一声,她不过要点银子,怎么从孟莲嘴里说出来就跟她要做了天怒人怨的事情一样。什么同情百姓,放一条生路,孟莲装什么好人,谁不知道谁的底细,她一件衣服,一盒胭脂水粉,花的就是五口之家三年的银子,在这里跟她装什么大尾巴狼。

赵毓筠仿似也反应过来,他义正言辞的开口,“楚家宝库千千万万,你只要从中拿出一丁点儿足够百姓安居乐业,楚云暖,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自私。我们来寻宝,就是为了天下百姓,那么多珍宝何必长埋地下。”

一番话合情合理,赵毓璟都忍不住高看他一眼,怎么说呢,涉及自身利益的时候,他这个弟弟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安居乐业那不是你们皇室的事情?宁王是要我越俎代庖,还是要我楚家——”楚云暖顿了顿,似笑非笑的轻声道,“称帝!”

大逆不道!

这是所有人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除了司徒衍,他早知道,楚云暖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却不知道她这么——有胆色。

楚云暖粉黛未施的脸上不带半点情绪,眼睛里却始终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嘲讽的,抿起的唇瓣也有那么几分不屑的意味。这一幕映入司徒衍眼中,忽然间,就让他的心头荡起了那么点异样。

白皇后把持后宫排除异己,永乐帝心狠刚愎,各皇子斗得不可开交,如今的大齐千疮百孔,他有心在这个时候让北堂从大齐天下中分离出来。可惜在北堂兵强民壮,可粮草不足,简单说就是北堂空有身强体壮的臣民,但没有让他们吃饱饭的能力。正是因为如此,他迟迟没有跟大齐撕破脸皮,每年都得依靠大齐送来大量粮草救济。

大齐富饶靠的就是各大世家支撑,楚家号称南堂第一,而楚云暖似乎对大齐皇室有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敌意,或许他可以和楚云暖联手。这样的女人,这样的家世,足以成为他的正妻。

孟莲还不知道司徒衍的想法,只是看楚云暖高高在上的模样愈发不顺眼,冷笑一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楚云暖你居然想造反?”

闻言,赵毓筠脸色又青又白,他指着楚云暖,厉声道:“你竟敢谋反!”

跟愚蠢的人说话,多说一句都让人生不如死。楚云暖不想理会赵毓筠白痴一样的话,她扬起下颌,高傲而自信,“楚家宝库千万,那也是楚家的,跟你赵家皇室有什么关系?!要我拿出来救济百姓,呵,你皇室怎么不大开皇陵?太祖皇帝南征北战,敛财无数,陪葬玉甬金银百万,以十万活人吞金殉葬封守墓穴,夜明珠为穹,宝石为江川湖海。如此大的手笔,哪里还需要我楚家宝库?”

赵毓璟说不出话来,楚云暖看了他一眼,甩袖:“既然宁王殿下不想出去,那本家主也爱莫能助。”

“你——”

楚云暖不想跟他多说,挥了挥衣袖,朝入口处而去。春熙拂去楚家家徽上的尘土后,退后两步,以守护的姿态站在楚云暖身后。

楚家三百年,家徽变化数次,但基本大同小异,而所谓九宫绝杀阵的破解之发就藏在家徽的脉络之中。楚云暖的手指抚摸着家徽脉络,洛天机哑着嗓子开口,“在下愿意帮忙。”

“帮忙是假,偷学是真吧?”楚云暖侧头,挑眉,“教你可以,把斗篷拿下来。”先不说洛天机给她的感觉太熟悉,且说他玄门门主的身份就足够让她好奇。百年来,玄剑门一直都是双人成一派,隐世不出,绝不参与世间争斗,但是现在洛家两兄弟居然投奔孟莲。

“或者你告诉我,你是谁?”楚云暖的声音轻飘飘的落在他耳边。

或许是楚云暖眼中探究与熟悉的意味太重,洛天机突然笑了起来,他现在这个样子,连他洛天离都不一定认识他,难得楚云暖还能认出他。

洛天机的笑声一如既往的难听,偏偏孟莲听出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想起唐祺被楚云暖拉拢的事,她心里头不由自主的染上些许恐慌,于是她当下开口:“洛天机不过无名之辈,不劳烦楚家主费心,还是请楚家主尽快解阵。”

“堂堂玄门之主在八小姐眼里就只是无名之辈,八小姐的眼界也太高了。”楚云暖偏过头看着孟莲,手指却如同飞舞的蝴蝶一般在石壁上跳动,圆盘状的家徽缓缓转动,最后竟变成了一对阴阳双纹鱼,两条鱼头尾相交。

见状,洛天机不由自主上前一步,春熙伸出手臂挡住,冷淡道:“洛门主,请退后。”

“楚家家徽居然是阴阳双纹鱼——”洛天机猛的回头定定的看着孟莲,孟莲不明所以,心头发麻,反射条件的捏紧手心金色的令牌。

“你,你想做什么?”孟莲声音有些颤抖,她有幸见过洛天机斗篷下的容貌,就像她曾经见过的干枯的木乃伊一样,风干的皮肉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体上,就像一具穿了的人皮的骸骨,那样恐怖的场景她不敢看第二次。

“金鲤——”洛天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洛天离掐住了脖子,洛天离仍旧是那一副生人勿近的死样,“住口!”

“是你?”这下子洛天离哪里不明白,金鲤令牌,能号令玄剑门的金鲤令牌居然是他好弟弟给孟莲找的,洛天离嘎嘎嘎的笑了起来,他应该知道,应该早就知道。

洛天离他是要害死他啊,洛家是为了什么存在他难道忘了?自从前汉亡国之后,玄剑门隐世不出,但他们身为汉武大帝麾下精锐之师,效忠的就应当是汉武大帝后人,舜华公主后嗣,楚家才是玄剑门应该效忠的人!

洛天离红色的眸子一片冰冷,“你该死!”所有给她造成麻烦的人都该死,任何人!

洛天机呼吸不顺,挣扎中斗篷下枯朽的脸庞露了出来,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如风干的橘子皮一样,一下子叫众人惊讶、恐惧的退了好几步。洛天机没工夫管别人的行为想法,他瞪着一双漆黑的眼睛看着洛天离,带着不可思议光芒,没想到,洛天离是真的要杀他,他们兄弟那么多年的情意,居然比不上一个虚情假意的孟莲?孟莲,这个心机深沉的女人是在利用他啊。

“弟弟——”洛天机声音断断续续,企图唤醒洛天离心底跟他的情意,然而,至始至终洛天离红色的眸子保持着冷静的冷光,如山顶白雪,经年不化,冷入骨髓。

这一瞬间,洛天机心冷一片,他费尽心机救了洛天离一命,而自己却要死在他手里。

生死一线间,楚云暖呵道:“住手!”

------题外话------

实在是不好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